403.没有办法 祝基尉迟沁儿生日快乐,每年今日都萌萌哒~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消息一下子传回石国,叶贞进不去虎师,耶律楚也是想过的,但想着太后如今病着,朝中唯有自己才是唯一的君。ZIYOUGE.COM却忘了,先帝的军令如山。

虎师本就隶属萧太后,没有萧太后的懿旨或是令牌,就算损兵折将之一兵一卒,也不会让叶贞进去。

“狼主?”奴才惊悚的跪在那里,低低喊着。

“让丞相入宫。”耶律楚冷然。

奴才急忙退下,事到如今,也只有轩辕墨能妥善处置此事。

不多时,轩辕墨走进赤峰殿,十九公主耶律绮就站在他身后,那寸步不离的模样,让耶律楚放心不少。

“参见狼主。”轩辕墨恭敬行礼。

“参见皇兄!”耶律绮也跟着行礼。

“到底是嫁了人,这厢倒是识礼不少。”耶律楚满意的笑了笑。

耶律绮看一眼二人,“你们有事相商,我便出去走走。”

耶律楚颔首,便看着耶律绮走出了赤峰殿。

“来的路上,微臣已经听说了。狼主焦灼召唤,想来是为了虎师之事。”轩辕墨眉目微垂,一副顺和模样。

耶律楚轻叹一声,“如今虎师不肯纵人,叶贞进不去,再过些时候,只怕虎师会一败涂地。你可知现在局势不容乐观,使团失踪的消息虽然被我封锁,但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。大彦朝早晚会知道,一旦知道,势必会兴兵来犯。”

轩辕墨点头,“微臣明白!”

“你可有什么办法?”耶律楚忙问。

“没有。”轩辕墨摇头。

“连你都没有办法?”耶律楚心惊。

轩辕墨长叹一声,“好不容易控制了萧太后,想来狼主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太后的境况。但如今国家利益为上,狼主不妨退一步,允准叶贞去朝见太后。太后与狼主不予信任,是故不会给狼主懿旨或者令牌,但叶贞却不同。”

“萧太后的病还是叶贞给治的,对于叶贞的信任,会更高一些。由叶贞出面去找太后,确实是明智之举,狼主没有选择。微臣听说,这病来得诡异而迅速,再拖下去,只怕还等不到大彦朝出兵,虎师已经折损殆尽。”

闻言,耶律楚点了点头,“此话有理。”冲着身边的奴才道,“你去安排一下让十三王妃去见太后。”

奴才急急忙忙的退去。

见状,耶律楚才起身,缓步走出赤峰殿,“新婚燕尔,感觉如何?”洞房之后,那张染血的巾绢便已经被偷偷送入石国,耶律楚见着了处子之血,才算对轩辕墨彻底消除了戒心。

如果不是已经行了夫妻事,耶律绮那性子,岂能容得下轩辕墨。早就闹开来,哪里像今日这般服服帖帖。

轩辕墨行礼,“谢狼主关心,公主很好!”

耶律楚笑了笑,“鱼水之欢,人之常情,丞相可要悠着点。来日让老十九给你怀上孩子,便算是圆满了。”

闻言,轩辕墨笑了笑,却没有说什么。

及至门外,耶律楚道,“待会叶贞去见萧太后,你便跟着去,你这份心思缜密足够能看清两个女人的一举一动。有你在,太后不敢轻举妄动。一旦有异常,你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

轩辕墨凝了眉目,“微臣明白!”

“明白就好,不要心慈手软,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。”耶律楚拂袖而去。

身后,轩辕墨直起身子,定定的看着耶律楚的背影良久。

一步一顿朝着后宫走去,轩辕墨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,一双幽暗深邃的眸子里,只有至绝的冰冷无温。

萧太后……虎师……

轩辕墨低低的咳嗽着,一眼便看见了不远处的身影。那是耶律绮,却转瞬消失在拐角处,嘴角微扬,带着一丝释然的轻笑。

还是先去后宫等着叶贞吧……等着就好。

耶律绮退开身后的人,在宫中快速走着。只一眼就走进了石国的禁地,看似简单的殿宇,其实底下大有乾坤。

外头高墙耸立,重兵防守。

“公主!”守门的都是耶律楚的心腹还有死士,用死士守卫,可见非同一般。

耶律绮刁蛮任性,宫里的人基本都认得她。乍见公主降临禁地,所有人便有些头皮发麻,但皇命在身,他们也不能违抗。

“我要进去!”耶律绮挑眉。

“狼主有命,任何人不得擅入,否则杀无赦!”守门卫士不肯放人。

耶律绮冷笑两声,忽然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那人脸上,“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,我是谁?我是十九公主,你敢拦我,我随时能让皇兄摘了你的脑袋!你信不信?”

所有人扑通扑通的跪地,“公主恕罪!皇命如山,恕我等不能放公主进去!”

“里头有什么东西?”耶律绮问。

没有人作答,所有人只是跪在她跟前。

耶律绮轻笑两声,看着没有上锁的正门,“没事,就算你们不让我进去,我也能进去。若是皇兄怪罪下来,只管让他来找我。这里头如此好玩,我岂能错过?”

音落,她竟然如鬼怪一般,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。

门开了,从里头传来低冷的声音,“任何人不得擅入,违者杀无赦!”

一语既出,便已经知晓耶律绮进了禁地。而这里的所有人,没有一人敢轻易进去。这话一出来,便有人急急忙忙的朝着外头跑去,必须尽快告诉耶律楚,否则……不管是公主有所损伤,还是禁地之内的东西有所损伤,任谁都吃罪不起。

耶律绮长袖轻拂,眸色陡然冷戾至极。

她快速奔跑在禁地的回廊里,长裙在身后翻飞,脚下直奔宗庙。

这里头虽说是耶律一族的宗庙,但有个暗道,可以直通地宫。

及至宗庙之前,耶律绮环顾四周,除了祖宗牌位以及长明灯,并无他物。眼珠子转动了一下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耶律绮快速走到位于正中央的牌位之前,看一眼前头的贡品盘子,伸手便转动了一下。

只听得吱呀一声,地上陡然裂开一道口子,有阶梯绵延而下,底下黑漆漆的一片。

顺手抓起一盏灯,耶律绮沿着阶梯地道缓缓走下去,不多时,咔嘣一声,地道口瞬时关闭。

底下,伸手不见五指。

唯有一盏明灯,在耶律绮的手中,散着微弱的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