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4.最高机密 为树上童鞋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狭窄的巷道,耶律绮凝眸前行,仿佛熟门熟路,轻巧的避开了所有的机关。ziyouge.com越往里走,越发的宽敞,及至里头,便豁然开朗。

一闪石门堵住了去路,听说禁地里有魑魅魍魉,生吃人肉,茹毛饮血,甚是恐怖。但这也只是传说,因为看见的人都死了,没看见的人更不敢轻易靠近。

耶律绮用手中的灯盏,点燃了门前的火台,明亮的光瞬时燃起。

终于,她伸手推开了石门。

门开的瞬间,石屋两侧的火炬霎时全部燃起,一盏连着一盏,让视线陡然变得清亮无比。

耶律绮缓步走入石屋,偌大的石屋,足足有一个足球场这么大,正中央是一个污血池,里头咕咚咕咚的不断冒着泡。为了这一个血池,不知道死了多少人。多少鲜血才能汇成一个血池,加上剧毒的药材,可谓邪恶至极。

一条半米宽的正道穿过血池,可抵达对岸。

正道两侧,皆矗立着惊悚的石柱,上面盘着飞禽猛兽,一张张诡异的符咒贴在上头,一眼看去格外的惊悚。

耶律绮低头看一眼下面的血池,缓步走上去。

每走一步都格外小心翼翼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

突然,身后轰然巨响,石门被紧紧关闭,耶律绮的眼底陡然杀气毕现。视线急速掠过四下,那种凌然锐利,非常人可比。

蓦地,她骤然抬头,却见一道黑影突然急速而下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耶律绮脚下移动,瞬时甩去累赘的外衣,一掌迎上去。掌风之烈,如同开天劈山,必全力以赴,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。

掌风相接的瞬间,耶律绮看见眼前的黑影其实是一名死士,双目通赤如血,如同鬼怪般锐利无比。

一声巨响,两人分别退开数步远。

耶律绮的手缓缓垂下,掌心一团黑雾。

该死的东西,竟然身上带毒!

那死士死死盯着耶律绮,没想到耶律绮竟然还没死?寻常人,接下他一掌就会死于非命,抑或毒发身亡,但耶律绮竟然还能安然伫立,当下让此人诧异而愤怒。

耶律绮冷笑,“怎么,就这么点手段,也敢来守血池?不自量力!你以为你这点毒,便是所向无敌吗?你可听过有一种功夫叫做推宫过血?”

音落,只见耶律绮的指尖不断冒出黑血,将体内的毒悉数逼了出来。

嘴角微扬,耶律绮齿寒,“你的招数用完了吗?用完了就该轮到我了!”

顷刻间长袖轻拂,血池如浪一般席卷而来,直扑黑衣人而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黑衣人急忙抽身飞离,最后稳稳落在石柱顶端方才避开耶律绮的杀招。通红的眼睛,此刻只想吃人,他死死盯着耶律绮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耶律绮冷笑两声,“见过你的人都死了,而我呢……见过我的人,也该死!”

随即飞身,立于他对面的石柱上。

两厢对立,耶律绮一掌推出,顿时平底起风,如有万钧之势。

便是这样一掌,让黑衣人顿时心惊,随即迎上去,却还是被耶律绮的掌风震飞出去。若不是他功力深厚,一定会坠入血池之中。但见黑衣人脚下飞旋,总算站在了对岸,一声怒喝,“巫师大人何在?”

耶律绮稳稳站在正道上,收了功,不紧不慢的走向他,“这句话你该去阎王殿问。说吧,祁连花在哪里?说出来,我就饶你不死!否则,我有一千一万种办法,能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你要祁连花?”黑衣人倒退一步,显然已经受了伤。

“没错,我要祁连花!”耶律绮冷了眉目,一身肃杀。

黑衣人冷笑两声,“祁连花是在我的手里,想来你没能从巫师大人手中拿到,所以才会硬闯禁地。不过……硬闯禁地的人,都死无葬身之地,你也不例外。这祁连花乃是戎国秘药,想要拿,除非我死!”

“便是一样死物,也值得你送命吗?”耶律绮冷然。

“护池人世世代代都活在这里,誓死保卫血池和祁连花!我不会给你,而你,也休想再出得出!”黑衣人步步后退,在他身后是一个白玉石壁,上头雕刻着诡异的花纹。

耶律绮看见他眼底的杀气,却看见那人陡然在石壁上碰了一下。心下一怔,随即环顾四周,那石柱上突然开了无数个小孔,浓郁的黑烟从孔内快速涌出。

是毒气!

黑衣人大笑几声,“我是百毒不侵之人,但你却不是!你不是能推宫过血吗?现在,看你怎么推!”语罢,一掌袭向耶律绮。

周围顷刻间被黑烟笼罩,模糊的视线表明,她已经中了毒,而且……越来越深。

耶律绮冷笑两声,“我活不成,你也休想!”

霎时凝了全力,耶律绮快速击向黑衣人。浓浓黑雾中,她忍着毒入骨髓的疼痛,一掌拍碎了黑衣人的头盖骨,将一切彻底终结。

然……勉力撑着身子,耶律绮开始在室内寻找,但黑雾弥漫,她已经支撑不住。

敏锐的听觉告诉她,外头传来脚步声。

她想着,一定是自己那句话生了效用,耶律楚还是来了。但……拼着最后一口气,耶律绮手呈鹰爪,快准狠掐断黑衣人的颈骨。陡然用力,将黑衣人甩入血池。

只见得咕咚一声,黑衣人的尸体便彻底没入血池中。

“我……尽力了……”眼前一黑,耶律绮一头栽倒在地,毒气迅速窜上面颊,顿时整张脸黑沉如墨。

门,轰然打开。

叶贞如愿以偿回到石国,那一身明艳的绛紫色出现在太后寝殿外头时,她知道自己赢了先机。轩辕墨就站在门口,看着那个脱胎换骨般的女子,带着一身的凌然傲气,一步一顿走到他跟前。

“丞相大人,久等了!”她浅笑如花,如熟稔的朋友一般打着招呼,却早已料到他会在此等候。

“看样子,十三王妃早已料到我会在此。”轩辕墨报之一笑。

叶贞眸色微冷,“狼主身边最心思细密的,不就是丞相大人吗?丞相不来,我这出戏……狼主哪里舍得让我唱啊?”

语罢,两人对视一眼,分明各有所图,却笑得何其默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