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5.哑谜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跟在轩辕墨身后进去,眼角的余光快速掠过四周,看似无意实则小心至极。ZiYouGe.com这太后寝殿她出入过多回,对四周的环境自然也是清楚的。然如今看着风平浪静,实则……暗潮涌动。

也不作声,叶贞进去的时候,阿木尔就等在殿内。

“太后娘娘刚起,二位还是在外稍候。”阿木尔说得极为客气,只是视线掠过叶贞的时候,稍稍停顿了一下,似乎是欲言又止。但这种表情,在触及轩辕墨时,瞬间消失无踪。

叶贞也不说话,只是含笑道,“母后随意,我等候着便是。”

阿木尔点个头,便进了内阁。

见状,叶贞扭头看着轩辕墨,“丞相大人第一次来太后娘娘的寝殿?”

轩辕墨含笑不语。

睨一眼叶贞眼底的清浅,仿佛不含一丝情愫,轩辕墨这才道,“你这话问得有些奇怪,不知有何用意?”

“不过随便问问罢了,丞相大人不必往心里去。这里我来过多回,自然比丞相熟悉一些,若是丞相有什么不解,我这厢还能答上一二。”叶贞漫不经心的说着,容颜镇定。

“哦?”轩辕墨面不改色,依旧无波无澜的淡定,“太后娘娘这里,我自不敢造次。”

门外有些细微的脚步声,好似有人悄然退开一些距离。

叶贞眉目微垂,笑了笑,“丞相大人谨守本分,果然可佩可敬。”

这些话看似不着边际,其实叶贞只是想借轩辕墨的嘴,让外头的人,撤得远点。人多眼杂,人多耳杂。

轩辕墨也不是傻子,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用意,他心如明镜。不过就算所有人都撤离,只要他在这里,叶贞与萧太后就很难接上头。

他之所以让叶贞如愿,只是有些事确实不必太多人知道。

知道得人多了,反倒显得他无用。

不多时萧太后从内阁出来,脸色微白,但眼底的光依旧凌厉无比。只一眼叶贞与轩辕墨,萧太后的嘴角便勾勒出一丝冷意,“我这宫里,何时一下子热闹了?”

“参见母后。”叶贞浅浅行礼。

轩辕墨眸色一沉,“参见太后娘娘!”

“起吧!”萧太后依旧是萧太后,稳稳坐在那里,容色不改威严。

叶贞笑了笑,“母后气色渐好,想必过不了多久,就能痊愈。”

萧太后拦了手,“贞儿,你过来。”

语罢,叶贞与萧太后同时睨了轩辕墨一眼,轩辕墨不语,只是站在那里。

见状,叶贞缓步上前,握住了萧太后的手,“母后可是哪里不舒服,贞儿为你把把脉吧!”

萧太后颔首,“也好。近日无聊,便学着你们大彦人开始下棋,但总是不得精髓,思来想去,便有些上火。又逢着这些夜里不安生,便也睡不太安稳。唉……”

叶贞莞尔,“母后近日是有些肝火旺盛,但没有什么大碍,须臾贞儿给您开一副药,吃一吃就没事了。”说着,又道,“其实叶贞今日来,是有事相求,不知母后可否允准?”

这话一说,轩辕墨的眼皮子终于抬了起来。

仿佛每个人都松了口气,总算是切入正题了。

“说吧!”萧太后定定的看着叶贞良久。

叶贞眸色微恙,一字一语的说得清楚,“虎师内部重患,狼主下旨,意欲让贞儿前往救治。母后是知道的,没有您的命令,任何人都无法进入虎师营地。更何况,贞儿本是大彦人,原就不得虎师信任。”

说到这里,萧太后凝了眉目,“你想进虎师营地救人?”

轩辕墨道,“虎师现下重患无数,若是不抓紧救治,想必过不了多久,虎师就会覆灭殆尽。还请太后娘娘以大事为重,许十三王妃入虎师营地。”

萧太后的面色陡然一沉,“狼主已经下旨?”

叶贞点了头,视线直勾勾盯着萧太后,“是。如今圣旨已经在贞儿的手里,就等着太后娘娘的懿旨,许贞儿入营地救治伤员。”

很明显,萧太后开始犹豫,开始怀疑叶贞与轩辕墨的用心,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耶律楚的阴谋。要知道,救治虎师本来无可厚非,但如今……一个女人能做到今日的地步,小心谨慎是必不可少的,顾全大局也是情理之中。

原先萧太后料定耶律楚会自己来讨令牌或是懿旨,但她没想到,来的竟然是叶贞。对于叶贞,萧太后原也有过怀疑,否则不会与阿木尔互换身份前去试探。但叶贞到底救治了自己,这一身的毒若不是叶贞,只怕……

到底该不该给,确实是个问题。

若是叶贞图谋不轨,抑或被人劫了令牌,自己最后的权力就会转移。彼时,她定然自身难保。耶律楚不是善类,一旦她失势,自然会成为耶律楚的俎上鱼肉。

“贞儿,这事……容我考虑一下。既然你来了,就陪我下下棋吧。”萧太后轻叹一声。

叶贞羽睫微扬,“好!”转而看着轩辕墨,“丞相大人要一起吗?”

轩辕墨缓步走到门口站着,阳光从外头落进来,刚好铺了他一身。他负手而立,冷然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其实每次他有这样的举动,叶贞便明白他已经开始了怀疑,甚至于开始了谋划。

每次他有了心事,总会保持沉默,许是与他隐忍的性子有关。

轩辕墨不笑则已,一笑则是动了杀机,那才是真正的危险信号。

叶贞愣了半晌,却见阿木尔已经奉上了棋盘。坐上软榻,叶贞看一眼棋盒,“不知母后喜欢黑子还是白子?”

“贞儿以为呢?”萧太后轻笑,全然不将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。

而叶贞似乎也早已将虎师的事情抛诸脑后,反倒一门心思的与萧太后开始下棋,“贞儿喜欢黑子。”

萧太后便取过白子,落在棋盘上,“可有什么典故?”

叶贞眸色一沉,“因为有个故人,惯来喜欢黑子。好博弈,擅黑子,得全局,定输赢。”她没有去看轩辕墨,只是落了一枚黑子,“若然无法光明,便只能永堕黑暗。”

“这话说得何其凄凉。”萧太后浅笑。

“便是有感而发,倒让太后娘娘见笑了。”叶贞眉目微垂,做娇羞状。

萧太后从自己的发髻中,抽出一枚赤金如意宝簪置于案上,眸光熠熠,“若你赢了我,这就是奖赏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