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6.赐簪子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看着桌案上的如意簪子,而后看一眼棋盘,别有深意的笑了笑,“那贞儿可就却之不恭了。ziyouge.com”

“拿出本事来吧!”萧太后说这话的时候,眼神烁烁,宛若凝了无数光芒。

“是!”叶贞颔首,黑子落定。

轩辕墨站在门口,转身注视着两个女人,一个个容色镇定,仿佛并无异样。他的视线牢牢锁定在桌案上那枚如意簪子上,眼底的光瞬间冷了不少。

但此刻,他什么都不能做。

既不能让叶贞看出明显的破绽,又不能让萧太后有太多的暗示,这确实是个吃力的活。

轩辕墨冷笑,他便要看看,萧太后这个自诩聪明的女人,此刻还能做什么。彼时在朝堂上,他一句牝鸡司晨,让萧太后铩羽而归,如今……只怕她也不会安分。

刚才那番话,分明就是在暗示叶贞。

什么叫肝火旺盛,什么叫夜里不安生,不就是暗示自己被人软禁吗?叶贞是个聪明人,萧太后这么一说,必定会心里起疑。人,只要有了疑心,就会不断的试探,或多或少会挖出点东西,然这才是耶律楚所不能容忍的。

轩辕墨之所以不吭声,就是等着萧太后的下一步举动。如今……那枚簪子……只怕是个关窍,所以他料定叶贞一定能拿到簪子。

棋子落定,叶贞眉目清浅,竟似寻常聊天般淡定从容,“母后这棋落得极好,稳中求进,乃是初品。”

“哦?可还有上品?”萧太后浅笑。

叶贞点头,“自然。所谓棋如人生,稳中求进,到底难以突破,也只能是固步自封。一着不慎,满盘皆落索。贞儿喜欢险中求胜,这火中取栗的滋味,想来母后也是知道的。虽然险是险了点,然一旦生效就是满盘皆赢。”

“你这话委实有几分道理,只是险中取胜,又有几人堪与为之?”萧太后摇头,有些不予苟同。

见状,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便道,“母后可听过釜底抽薪,背水一战吗?”

萧太后一怔,“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“棋局之所以精妙,是因为极好的掩饰了死门。人所观所想皆有限,所以无法顾及全局。一旦找到缺口,势必造成重患,人若逼到了死角,兔子也咬人啊!”叶贞隐晦的说着,听着是说棋局,其实说了什么,萧太后心里清楚。

睨一眼棋局,萧太后轻叹一声,“你这棋局果然精妙,我已四面楚歌,怕是难逃你这一劫。罢了罢了,这簪子就给你,来日可要好好向你讨教一二。”

叶贞低低的笑着,“母后说哪里的话,什么讨教。来日贞儿得空,一定来与母后切磋。”

“你这丫头,就是嘴甜。”萧太后会心一笑,仿佛眼底的疑虑打消了不少。

叶贞的棋子落地,而后笑语,“母后,您输了。”

棋盘上,白子被黑子重重围困,根本无路可逃。

萧太后稍稍一怔,略带不可思议的看着叶贞,良久才吐出两个字,“好棋!”

轩辕墨凝了眉目走来,冷厉的眸光冷飕飕的扫过二人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收拾了黑子,不觉笑道,“丞相大人的棋艺想必更为高超,若是哪日得了空,能与丞相大人一局输赢,说不定还是人间快事。”

“十三王妃既然有此心愿,来日我一定奉陪。”轩辕墨走上来的时候,棋面上的棋子早已该了方向,黑白分明,早被叶贞收拾了围困之局。黑白棋子错落有序,看上去是真的厮杀了一场,白子落败,黑子完胜。

轩辕墨眸色一沉,也不作甚。

萧太后则极为满意的笑着,手持赤金如意宝簪道,“贞儿你过来。”

闻言,叶贞颔首,下了软榻走到萧太后跟前。

“这簪子还是当年先帝所曾,你看这簪子上的缠枝荷花雕刻,都是先帝自己所铸。可惜先帝都不在了,我这睹物思人也是平添忧愁。如今与了你,就权当是给你与老十三的成亲贺礼。”说着,萧太后便将簪子簪在叶贞的发髻上,“好看!果然有我当年的风范。”

叶贞嫣然轻笑,“贞儿可不敢与母后相提并论。”

萧太后微凉的手拂过叶贞的眉心,而后轻轻挑起她的下颚,眼底的光泛着异样的颜色,“这簪子配你,宛若清水芙蓉,更似荷池莲开,愈发的清新动人。”

听得这话,叶贞低低的笑着,面色微微泛红,“多谢母后。贞儿一定好生保管,也替十三爷谢过母后的恩典。”

“是个懂事的。”萧太后垂了眉目,转而冲阿木尔道,“去把我的懿旨取来,备笔墨。”

叶贞行礼,“多谢母后。”

萧太后轻叹一声,“不必谢我,诚然如丞相所言,我是顾全大局。虎师一旦出事,这戎国天下,也算完了。”

不多时,阿木尔便将笔墨备下,萧太后执笔写下了懿旨,恩准叶贞踏入虎师营地救治。

落笔的那一瞬,萧太后看一眼叶贞,这一身的绛紫色罗裙,本就是大彦朝的服饰。嘴角轻笑,萧太后不得不承认,叶贞委实不简单!

若不是她穿成这样,许是拿着耶律楚的圣旨,多多少少还有机会踏入虎师营地。

但她以大彦朝的服饰前往营地,就算虎师死绝了,那种国与国之间交战多年累积的仇恨,也不会让叶贞踏入半步。

进不去营地,耶律楚就不得不让叶贞来找太后要懿旨抑或令牌。

令牌何其珍贵,萧太后定然不肯相付,但懿旨一道却是有可能的。唯有叶贞去,才能博得萧太后的信任。

这丫头,什么都算到了。

跪接懿旨,叶贞低眉,“贞儿必不负母后重托,一定只好虎师重患。”

萧太后搀起她,在她的胳膊处用力按了一下,“母后的希望,戎国的希望,就寄托在你身上了!”

叶贞颔首,“母后放心。”

“有你这句放心,我便真的放了心!”萧太后深吸一口气,“去吧!”

语罢,叶贞握住懿旨,一步一顿走向轩辕墨,“丞相大人可要看一看这懿旨?否则,怕你无法向狼主交代!”

轩辕墨定神看她,嘴角有一抹似笑非笑,“这样也好!”

叶贞的眉睫陡然扬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