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7.抢簪子,危险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站在那里,看着他俊朗熟悉的面庞,犹记得他第一次吻了她,她却附在他的耳边,低低的说了一句“我恨你”,他也说了同样的话。ZIYOUGE.COM

这样也好!

可是墨轩,这样真的好吗?

敛了眸中月华,叶贞笑意清浅,轩辕墨看了她一眼,与她擦肩而过。

叶贞嘴角微扬,握紧了手中的懿旨,大步流星的离开。

一个向左走,回去赤峰殿复命,一个向前走,朝着正门而去。

阳光下,背影颀长,谁都没有回头。

叶贞出了太后寝殿,马车就在宫道上停着,耶律辰还在虎师营地外头候着她。思及此处,叶贞便快速上了马车,放下帘子,“去虎师营地。”

外头没人搭腔,叶贞眉头微挑,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袖。

车轱辘发出清脆的声响,青石板上的撞击声像心头狂跳的记号,叶贞微微挑开车窗帘子,车子已经出了石国,但并非原路返回,而是……

“停车!停车!”叶贞想要出去,谁知马车急速奔跑,摇晃得十分厉害。石子路上,颠簸得叶贞几乎连站都站不稳。

双手用力的攀住车身,叶贞终于撩开了车帘子,却发现外头的人根本不是原来的车夫。也怪自己大意,一心想着快些回到虎师营地,却没想到反而中了人家的圈套。

“什么人?停车!”叶贞愠怒。

车子快速朝着山上奔去,在这样下去,叶贞很难想象,自己会面临什么。当下一怔,忽然拔出了自己发髻上的簪子,狠狠的扎入那人脊背。许是不防备,这一记狠扎,直接让那人摔下了马车去。

谁知那人一鞭子下去,马儿受惊,越发不可控制的向前奔去。

叶贞身形一颤,只看见那人咕噜噜滚下车。

马车在崎岖的山道上呈现无人驾驶的状态,叶贞心下一慌,便想爬出颠簸的马车去勒住马缰。车后马蹄声阵阵而来,不知是敌是友。但叶贞以无暇顾及这些,她只想着让马车赶紧停下来,否则……

前方万丈悬崖,失控的马车突然就朝悬崖冲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叶贞一咬牙,不顾一切的跳下马车。

马车哗啦一声冲下悬崖,叶贞因为跳车时的惯性,整个人如同滚沙包一般朝着悬崖边滚去。身子一滑,眼看就要落下悬崖,叶贞眼疾手快,抓住了崖壁上的矮松树,身子已经悬在了下面。

身上到处都是刮伤痕迹,斑驳的血迹混着泥沙,让叶贞整个人显得极为狼狈。

死死抓着松树,叶贞企图登上去,但是脚下没有落脚点,气力根本用不上。胳膊被拉得生疼,叶贞咬着牙,听着马蹄声消失不见,一群黑衣人慢慢汇聚在悬崖边。

一双双冷厉的眸子,死死盯着崖底下的她。

“把东西叫出来!”为首的俯身蹲下,一双肃杀的眸子在叶贞的身上游走,视线最后落在了叶贞的发髻上。

打从一开始叶贞就明白,他们是冲着她的簪子来了。

萧太后给的赤金如意宝簪,如今成了她的催命符。

“你们要我的东西,也得问问我的人答不答应!”叶贞冷笑两声。便是深处崖底,她依旧从容安然,冰冷的眸子,溢出让人惊惧的颜色。

那人稍稍一怔,随即眯起危险的眸子盯着她。

身后一阵马蹄声,伴随着另一批黑衣人火速下了马,只听得一声冷喝,“保护贵妃。”霎时,后来者随即将前一批黑衣人团团围住。

叶贞依旧悬在松树下头,泥沙窸窣往下掉,松树太小,根本承受不了太久。叶贞尝试着攀上去,但每次都失败。及至最后她已不敢轻举妄动,因为再用力,松树会整个拔离,到那时她必死无疑。

底下是万丈深渊,叶贞咬着牙坚持,“杀了他们!决不能放过一人!”

“是!”回应她的,是异口同声的肯定回答。

眼见着被包围,黑衣人忽然俯身拔走了叶贞头上的赤金如意宝簪,紧接着也跟着下令,“无论如何,不辱使命!”

音落,随即响起兵戈相见之音。

不用看也知道,鬼卫只服从命令,不计后果。这些,叶贞在国公府造反时就已经亲眼目睹。她不怕鬼卫输,她只担心,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

费力的腾出手,叶贞摸了摸自己的怀里,所幸懿旨还在。要簪子不要懿旨,除了耶律楚,她想不出第二个人。但自己得了簪子的事情,只有轩辕墨知道,所以……这个消息一定是轩辕墨知会耶律楚的。

思及此处,叶贞唇瓣都几乎咬出血来。

松树不断松动,叶贞不敢在动弹。

但……

蓦地,松树被连根拔起。

叶贞一声惊叫,身子急速下坠,手上一紧,却是一双手已经死死拽住了叶贞的手腕。叶贞快速抬头,只看见那张遮脸布下,一双锐利如刃的眸子。

心下一怔,叶贞不由自主的将另一只手伸上去,费力的握住了那人的手。

“贵妃抓紧,属下这就带您上来。”那声音略带焦灼。

叶贞点头,“好!”

蓦地,叶贞一声惊叫,“小心后面!”

电闪火石间,黑衣人的冷剑陡然来了个回马枪,反刺入身后之人的咽喉,快准狠,没有丝毫犹豫。冷剑拔出来的时候,鲜血喷溅,叶贞心下一沉,已经被他拽上悬崖。

松一口气,叶贞面色微白。

望着眼前厮杀的场面,叶贞凝了眉目,却见自己的簪子就在此人手中握着,不由心下一紧。叶贞摊开手,“把簪子给我吧!”

那人退后一步,睨一眼既然被斩杀殆尽的死士,而后用一种极为诡谲的眼神盯着叶贞。

“把簪子给我!”叶贞忽然意识到不对劲,再次开口。

“得罪了!”那人陡然窜上马背,瞬时马声嘶鸣。

叶贞立刻上前,一声怒斥,“拦住他!”

然……为时已晚。那人已经拿着如意簪子策马而去,等鬼卫杀死所有的死士,早已不见了那人踪迹。

“耶律楚!”叶贞冷了眉目。

“属下该死!护主不力!”鬼卫齐刷刷跪在叶贞身前,事发突然,谁都没有想到。

叶贞却缓了面色,如释重负的松一口气,说着不着边际的话,“但愿能瞒过他们。”语罢,唇角微微勾勒出一丝浅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