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9.到底是谁躲在暗处? 为尉迟沁儿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比任何人都清楚,她之所以能活着回来,是因为他尚且有几分利用价值。ziyouge.com至少目前这个局势,耶律楚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钳制。他自以为耶律绮会成为彼此牵连的桥梁,殊不知早已成为毒瘤。

轻叹一声,轩辕墨眸色沉冷。

想来叶贞已经进来虎师营地,虎师的重患短期内是无法克制的,他推算了时间,估摸着至少十天半月药效才能发作。

十天半月,就算好了也该是下月初。

凝了眸子,仿佛想起了什么,轩辕墨转身看一眼昏迷不醒的耶律绮,突然朝着外头走去。

管家迎了上来,“大人。”

轩辕墨眉目微凉,“何事?”

“有消息了。”管家说这话的时候,明显眉目有些惊惧之色。

眸色微转,轩辕墨知道,定然是有了耶律德的消息。拂了袖,轩辕墨转身朝着书房走去,“跟着来。”

管家快速跟着轩辕墨走进书房,有些慌张的关闭房门,“大人,查清楚了。”

“怎样?”轩辕墨端坐太师椅,面色有些冷。

“十里八方的义庄都不曾发现过无名尸体,昨儿个还有人看见了德王爷,想必……德王爷是真的从墓里爬出来……”

“胡言乱语什么?”轩辕墨冷喝一声,“造谣生事,就不怕我杀了你吗?你可知这样一说,对如今的局势会有何影响?我现今执掌鹰师,耶律德却死而复活,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军心动摇!”

管家扑通跪地,瑟瑟发抖,“奴才不敢!”

“管好自己的嘴,就是管好自己的脑袋。”轩辕墨冷厉无温,“此事尽快向狼主汇报,不许二人知晓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管家额头满是冷汗。

缓了口吻,轩辕墨道,“去叔王府查过没有?”

“王府被查封,里头的东西奴才派人清点过,旁的一件不少,除了……除了……”管家吞吞吐吐。

轩辕墨陡然起身,眯起危险的眸子,“除了什么?”

“除了德王爷的私有印章。”管家说这话的时候,整个人伏跪在地,大气都不敢出。

“私有印章?”轩辕墨冷喝,“废物!”

语罢,却急忙从袖中取出巾绢,又开始低低的咳嗽。

巾绢上染着血,轩辕墨面色青白,“继续去找,找到印章,若是教有心人得之,势必要惹下祸端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管家声音沙哑。

“下去!”轩辕墨无力的坐在椅子上,略显虚弱的喘着气。

管家焦灼的下去,不敢作一丝一毫的停留。

不多时,玄武转回,见着轩辕墨这副样子,便急忙上前一步,“爷?”

“没事。”轩辕墨摆了摆手,“交给狼主了吗?”

玄武颔首,“是。”

“他怎么说?”轩辕墨支起身子。

闻言,玄武抿紧唇,“狼主什么都没说。”

轩辕墨点了点头,“我料他也不会说。”下意识握紧手中染血的巾绢,轩辕墨忽然道,“去办件事,要快!”

玄武急忙凑到轩辕墨身边,两人耳语一番,玄武随即颔首,“明白!”

“记着,从书房开始,不能留一丝痕迹。”轩辕墨眸色冷戾。

“好!”玄武心领神会,转身便走。

“慢着。”仿佛想起了什么,轩辕墨喊了一声,“解毒丹可有效?”

玄武点头,“这是临行前九千岁特意吩咐带上的,绝对有效。”

轩辕墨继续咳嗽着,“那便最好!吩咐下去,留意虎师营地,计划照旧,不容有变。”

“是!”玄武抽身退去。

睨一眼手中染血的巾绢,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缓步走到窗口处,望着外头黯淡下去的天空,一如往昔的负手而立。

这戎国,可是愈发热闹了。

想必耶律德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耶律楚的耳朵里,一次两次尚且不信,但三人成虎,三次四次就会深信不疑了。

这消息不该通过他的口转述,到底轩辕墨是个隐忍睿智之人,若是相信了鬼神之说才是真正的可疑。但交由管家传递,管家本就是耶律楚的眼线,这个消息经过这样的途径,半分真假就成了九分真,一份假。

果不其然,耶律楚对于在这个消息是心存恐慌的,虽然面上不信,但是那一夜寝殿的灯火昼夜不息,便是最好的见证。

杀人的不怕见血,就怕有鬼。

翌日天未亮,轩辕墨就被急急忙忙的找进了石国。

踏入寝殿的那一刻,轩辕墨愣了半晌,地上满目的白色冥币,一眼望去让人毛骨悚然。耶律楚就坐在床沿上,殿内的奴才已经被砍死好几个,有一个正躺在血泊里,大口大口喘着气,就等着血尽而死。

在耶律楚的手上,还握着那柄血淋淋的剑。

轩辕墨稍稍一怔,“狼主?”

一见轩辕墨,耶律楚手中的剑咣当一声落地,“你过来!”

听着这话,耶律楚显然是底气不足的,那种惊慌失措过后的紧张,一览无余。

轩辕墨摆了手,所有奴才退下去,连带着死尸都拖了下去,空荡荡的寝殿内只剩下被风吹起的白色冥币,以及一滩滩刺眼的血迹。

“这是何故?”轩辕墨眸色微沉,心里却已经明白了大概。

冥币……跟耶律德坟前一模一样!

“你看看这个!”耶律德撕下床榻上贴着一张符纸,上头印着一个朱砂印,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“惟吾德馨?”这是耶律德的私人印章,轩辕墨垂下眉目,“想不到这么快,就闹到狼主这里了。”

耶律楚恨得咬牙切齿,“该死的东西,竟敢来作祟!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,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,永堕十八层地狱。”

轩辕墨沉默不语,只是盯着手心里的符纸。

“你为何不说话?”耶律楚一怔,连轩辕墨都不说话,那这事就说明,确实是严重了。

还不待轩辕墨开口,外头有奴才急急忙忙的跑来。

下一刻,那奴才几乎带着哭腔跪在了耶律楚跟前,“狼主不好了,叔王府大火,什么都没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耶律楚一脚踹在奴才肩头,勃然大怒,“为何不早早来报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