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0.叔王府心慌慌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着耶律楚与轩辕墨急速赶到时,原本繁华无比的叔王府,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,许多物什都化为灰烬。ZiYouGe.com

原本耶律德被杀,所有家眷全部流放,叔王府内早就没有人烟。

谁成想,一夕之间大火横行。

耶律楚走在被烧得漆黑的回廊里,顶上屋瓦碎裂,光束不断从上头落下。当时耶律德被杀,查没家产,贵重的物什全部归入国库,但一些书籍典籍之类的,却还是原封不动的锁在叔王府内。

如今……都没了。

奴才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,“启禀狼主,当时火势来得突然,而且十分猛烈,是故等人发现走水了,已经来不及。这厢匆匆灭了火,书房和库房早已烧得面目全非。连德王爷早前的卧房,也跟着烧了个精光。”

耶律楚冷眸,“书房?”

轩辕墨摆手,“你们都下去。”

见着所有人都退下,轩辕墨这才道,“狼主不觉得这火来得蹊跷?昨儿个夜里狼主才惊现耶律德的印章符咒,今儿个叔王府就被火烧得面目全非。这显然是有人不想让狼主调查耶律德之死。”

顿了顿,轩辕墨又道,“又或者……是指印我们去调查死因,挖出更多的东西,比如……耶律德的空棺,死而复生的无稽之谈。”

“你信吗?”耶律楚心下一颤。

轩辕墨笑而不答,只是看了看天空,良久才道,“朗朗乾坤,又何惧之?”

话音刚落,顶上却飘来无数的白色,二人定睛一看,竟然是漫天的冥币,纷纷扬扬的何其壮观。

这就是所谓的朗朗乾坤!

耶律楚瞪大眸子,一下子冲到院子里,整个人都慌了神。

轩辕墨依旧站在原地,顺手抓住一张飘落的冥币,眼底的光掠过一丝肃杀之气。嘴角微微牵起,勾勒出迷人的冷笑,轩辕墨转头去看慌乱的耶律楚。

不怕杀人,却怕有鬼,不知这算不算一种自作孽的表现?

“谁?是谁?”耶律楚的声音稍稍颤抖。

因为先前屏退了奴才们,故而此刻除了轩辕墨,耶律楚的身边并无二人。

一道人影站在回廊尽处的黑暗中,染血的眸子,斑驳的血色囚衣,披散的发髻,与耶律德死前一模一样。他便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黑暗中分辨不清是人是鬼。

“这是……”耶律楚身子一颤,险些跌倒,所幸被轩辕墨箭步上前,一把搀住。

“耶律德?”轩辕墨冷喝一声,“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?我倒不信,若你真的冤魂不去,那只管来找我!”

这话刚说完,那人仿佛身子一颤,他站在黑暗里,有血从眼眶里流下来,慢慢的滴落在地。死寂般的氛围里,只听得见鲜血吧嗒吧嗒落在地上的声音。

“狼主快走!”轩辕墨看了耶律楚一眼,二人快速离开。

身后如冷风拂过,有阴风不断的从衣领子里灌入。二人刚踏上回廊,脚下却吧嗒一声,从上头落下一滴鲜血。

一抬头,却见耶律德就贴在回廊顶上,眼珠子里的血不断的涌出来。

耶律楚惊得撒腿就跑,边跑边急忙扭头。原本黑暗的角落里早已没了耶律德的身影,而此刻就悬在他们的头顶上方,不断淌着血。

轩辕墨紧跟在耶律楚身后,听得耶律楚大声高喊,“来人!来人!”

下一刻,前方假山下头就站着耶律德,依旧是那副凄惨的模样,乱刃砍过的伤痕,还不断的流着血。他用一双染血的眼睛,死死盯着耶律楚与轩辕墨,而后嘴角慢慢咧开一丝诡异的笑,染血的唇齿惊悚至绝。

这种移动速度绝对不是人可以做到的,眨眼即逝,眨眼再现。

眼看着外头有奴才蜂拥而至,耶律楚总算放慢了脚步,谁知身后的轩辕墨却厉声惊喝,“狼主小心!”

耶律楚一转头,那张惊悚至绝的笑容就近在咫尺,眼珠子吧嗒滚在地上,血液喷溅,几乎染红了耶律楚的脸。

“啊!”一声惊呼,耶律楚脚下一歪,顿时瘫软在地。如此近在咫尺的接触,就算是七尺男儿,也该魂飞魄散。

“狼主?”远处奴才们快速跑来救驾。

轩辕墨急忙扑上去,只感觉一道冷风拂过,耶律德已经消失不见。

速度之快,快如闪电。

“狼主,没事了。”轩辕墨凝眸,声音嗤冷。

耶律楚大口大口喘着气,方才眼前一黑,险些就厥过去了。如惊弓之鸟般起身,耶律楚急忙环视四周,“人呢?耶律德?耶律德呢?”

“狼主看错了,哪里有什么耶律德?”轩辕墨淡然自若,“这朗朗乾坤,狼主你怕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”

“你不曾看见……”耶律楚的身子止不住颤抖,“就在我跟前,耶律德的脸……”

“狼主大抵是看错了,方才微臣确实看见有人在后头,但狼主说近距离看见,这倒有些奇怪。微臣方才见着狼主跨台阶,还想着让狼主小心,许是这样就惊着狼主了,还望狼主恕罪。”轩辕墨说得真假难辨。

有人追,那是事实,但方才陡然出现在耶律楚跟前的耶律德,轩辕墨竟然没看见?这是什么缘故?难道是……是耶律德要来找耶律楚索命,所以轩辕墨无法看见做了鬼的耶律德?

想到这里,耶律楚整个人都毛骨悚然,眼神都有些涣散,“没、没事就好。没看见,那就是我多心,自己吓着自己了。”

“大概这里阴气太重,狼主还是先行回石国!”轩辕墨冷了眉目,环顾四周。

耶律楚被这一吓,面色都铁青,只能颔首,“你好生调查清楚,若是有人纵火,宁可错杀绝不放过。若是有人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,我一定要那人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轩辕墨行礼,“微臣明白!”

语罢,耶律楚转身便走,脚下飞速,不做半刻停留。

及至外头的銮驾全部撤离,轩辕墨眼底的光寸寸冰冷。站在叔王府的门口,轩辕墨眸色素冷,却淡淡的开口,“怎么样?扮鬼吓唬人,是不是很有趣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