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2.立军令状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由此可以想见,既然是解毒方,那就证明虎师的重患绝非疾病,而是被人下了毒。ZIyouge.com能有这般本事潜入虎师下毒的,绝非泛泛之辈。而对方又将药方置于她手中,仿佛早就料到,耶律楚会让她前来诊治。

这么费尽心机的,到底所谓为何?

是为了成全她,得到虎师的军士的认同?还是别有目的?这药方,确实是对症之药,但也是虎狼之药,药性极烈,一个不慎她就会成为荼毒的对象。

到底该不该用,叶贞必须善加斟酌。

“怎么了?”耶律辰走进帐内,“你研究这药方都许久了,可是有什么困难之处?贞儿,若你吃不准的,我们现在就可以走。”

叶贞摇着头,“我的方子都是缓缓而治,未必能见效。然这个方子药效极烈,乃虎狼之药,说不定才是真正的治本之法。”

耶律辰愣了愣,“你这个从何处得来?”

“早年遇见个高人,得了这么一个方子,说是来日能用着。谁知今日倒真的用得上。”叶贞胡乱搪塞着。

闻言,耶律辰也不多问,反正叶贞的事情,若她不肯相告,任谁都无法从她嘴里套出只言片语。转了话锋,耶律辰道,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叶贞看一眼自己手中的解毒方,眸色一沉,“十三爷,你敢不敢与我赌一把?”

“赌什么?”耶律辰一怔。

叶贞轻笑,“赌命!”

执笔挥毫,叶贞在药方的最后一行写了一个字,却让耶律辰心惊胆战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“十三爷莫要惊慌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虎师军士不是重患,而是中毒。这解毒方确实对症下药,我已经细细的琢磨过,除了这方子,其余的方子未必能对症。所以如果不能治愈,军士还是会死,那我就白来了这一趟。”叶贞凝眸,“我要试一试。”

这药方,她细细的研究过,确实可用,就是药性太猛,她有些吃不准。

“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支持你!”耶律辰笑了笑。

叶贞颔首,“烦劳十三爷,带一个重患的军士过来试药。”

耶律辰垂了眉目,显然有些为难,但还是答应,“好!”

见着耶律辰出去,叶贞心里却是明白的。这是虎师,她与耶律辰本就是外人。何况她还是大彦女子,在戎国视为异族。

都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是故所有人都对她有所防备,心生芥蒂。

说是试药,如果这药不灵,或是吃死人,她的麻烦绝对会源源不断的而来。

但她找不到毒源,所以也没办法拿动物之类的试药,否则何至于冒这样的大不韪。

耶律辰出去良久,叶贞看了看药罐子里的药,已然煎好,便倾倒在药碗里。外头有些嘈杂的响声,伴随着几名虎师军官进来,一个个都怒目圆睁,仿佛要将叶贞生吞活剥。

叶贞早知会有这样的后果,反倒不慌不忙的坐在那里,“我只让十三爷请一人来试药,怎么各位将军都想身先士卒?”

“混账,竟然让我们的军士试药?若是死伤,你拿命来赔吗?”其中一人乃是虎师的最高执行者,木塔其将军。

耶律辰冷然,“放肆,你们敢这般无礼!”

“十三爷莫要动怒,这事换做谁都会觉得愤怒。都是血染疆场的兄弟,谁能舍得,左不过这场重患,若没有人试药,如何能根治?我也不妨直说,我这里有一张方子,算是治本之法,但药性如虎狼之烈,所以我不能轻易下药。”叶贞慢条斯理的说着,眼底的光锐利的扫过众人。

她便往那里一坐,自信从容的淡定,足以让人惊心。

一个女人,面对凶神恶煞还能淡然处之,可见非同一般!

听得这话,诸军士面面相觑。

见状,叶贞抿一口茶继续道,“我说得这般清楚,诸位将军可还有什么异议?”

木塔其上前一步,“我绝对不会让你草菅人命!”

“草菅人命?”叶贞挑眉,“没有药,他们照样会死?何来的草菅人命?将军执意不肯,可是因为我身为大彦女子,是故已异族之人视之?这也不能怪你们,但我敢保证,不出三日,那些重患的军士就会接二连三的死去。”

“虎师的军士渐渐的死去,你们这些将军会成为无兵之将,到时候整个虎师都会成为空壳子。久而久之,虎师将会从戎国的地界上,彻底消失。你们若不信,只管拖着。反正我是奉了狼主与太后的旨意而来,治得好治不好是我的事,但肯不肯治却是你们的事。”

“大不了来日虎师覆灭,狼主与太后怪罪下来,你们自己去抵罪。我这厢并非不作为,而是你们不允我试药,可怪不得我。我本着医德仁心,你们却是好心当作驴肝肺,那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语罢,叶贞睨一眼沉默不语的众人,“要不要让虎师继续存在,就看你们自己的。”

“你莫要危言耸听,动摇军心!”木塔其怒然。

耶律辰上前一步,“早前不是已经死了不少人吗?何为危言耸听?到底是将军别有居心,还是我们动摇军心,大家都有眼睛。”

早前叶贞赠医施药,想必不少人都知道。如今看着叶贞如此淡定从容的神色,这些虎师将领也跟着有些蠢蠢欲动,虽然不知该不该信任叶贞,但……她的医术在百姓口中还是口口相传的。

所谓三人成虎,无论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,用在这里都是最好不过的。

木塔其握紧手中的弯刀,“若然治不好呢?”

语罢,他的弯刀啪的一声放在叶贞跟前,“我要你以命抵命!”

耶律辰冷然,“你这是要贞儿立军令状!她是本王未来的王妃,身份何其尊贵,岂能与一介士兵相抵命?木塔其,你别太过分!”

“敢不敢!”木塔其咄咄逼人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起身,嘴角微扬,眼底眸光利利,“好!”

“贞儿!”耶律辰错愕,一把拽住她的手,“你疯了?”

别说耶律辰,就是木塔其都愣住。戎国的女子,何曾有这样刚毅的一面。叶贞不惊不躁,竟然敢跟他立军令状。便是这份气度,就足以让他们刮目相看。军中男子多豪迈,如今遇见如此铁骨铮铮的女子,不免也有些肃然起敬。

木塔其打量了叶贞一眼,眸中流淌着赞许的颜色,“有胆色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