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3.以血喂药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扭头望着焦灼不安的耶律辰,清浅的笑着,缓缓抽回手,“十三爷只管放心,太后娘娘的隐疾不也是我治的吗?既然太后娘娘信重与我,我必不能辜负。ziyoUge.com”她刻意提及太后,到底虎师的军士都是跟着太后多年的。

语罢,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十三爷一会就在旁边看着,若是……若是我没能治好重患,就算死了也是应该。太后娘娘交付重任,未能完成,叶贞无颜见人。若是治得好,那这虎师这戎国的天下,便也算尚存一线希望,我便是虽死犹荣。”

这话说得何其大义凛然,反倒让木塔其有些汗颜。

一个女子尚且如此深明大义,而他身为虎师之首,竟然心存芥蒂,让一介女子立下军令状。但军法如山,岂容违背。否则他如何还能在自己的属下面前立威?

思及此处,木塔其冷了眉目,“既然如此,你我一言为定!治得好,你便是虎师的恩人,治不好你就是我刀下亡魂!”

叶贞眉目微扬,傲然天成,“好!”

看着桌案上渐温的汤药,叶贞道,“烦劳将军把人带来,诸位将军都在,那就都当个见证吧!”

已经到了这一步,她必须赌。

用自己的命,也用太后的命!

不过,要想杀她,也要看木塔其的刀,够不够硬!

不多时,便有一名重患的军士躺在担架上被抬进营帐。叶贞上前为其把脉,确定与自己所料的毒发症状无异,这才慢慢走回桌案前。

睨一眼桌案上的汤药,叶贞环顾众人,“这便是我所说的虎狼之药,但还少了一味药引子。”

“什么药引?”木塔其一怔。

叶贞笑着,“将军可听过大彦朝朝的九千岁慕青,有一样宝物?名为七星丹,有疗伤驱毒的妙用?七星丹本是至毒之物,然许多时候,以毒克毒才是治本之法。所以……”

“我们这里没有什么七星丹!”木塔其冷眼,“你是不是想耍什么花样?”

“我若想耍花样,就不必跟你们立军令状。”叶贞嗤冷,一句话就让木塔其哑口无言。见状,叶贞继续道,“不过我也没有七星丹,但……早年我吃过不少七星丹,所以我的体内,有你们想要的药引子。”

闻言,木塔其一愣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叶贞望着桌案上的弯刀,“意思很简单,难道木塔其将军连这个都听不懂?”

“你!”木塔其一怔,却见叶贞已经抽出了弯刀。

明晃晃的弯刀,锐口锋利,绽放着烁烁寒光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木塔其冷喝,身后的军士瞬时全部拔刀相向。

“放肆!”耶律辰挡在叶贞跟前,“你们敢动她,就不怕狼主与太后杀了你们吗?要知道,贞儿救了太后娘娘,便是这一条,你们就不能动她!”

叶贞推开了耶律辰,“十三爷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继而又看着面色铁青的木塔其,笑得何其从容,“将军就算要杀我,也会名正言顺,岂会这般处置了我。否则,如何对得起将军的声明?太后娘娘与狼主那里,只怕也是没办法交代的。更何况,我什么都没做,不是吗?”

木塔其扬手,所有人都把弯刀收了回去,唯独叶贞手中的弯刀,依旧寒光利利。

“你到底要怎样?”木塔其冷问。

叶贞挑眉,“不怎么样,治病救人而已!”

音落,叶贞忽然用弯刀划破自己的手掌,鲜血快速涌出,滚入汤碗之中。

“你!”木塔其愣在当场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慌了神。

叶贞冷了脸,“没事。”

以血喂药,闻所未闻。

缩回手,叶贞紧握成拳,免得伤口的血再次涌出。耶律辰急忙取了绷带为叶贞缠上,眸色焦灼而疼惜。

转头,耶律辰冷冷的注视着众人,“现下你们满意了吗?”

叶贞面不改色,“十三爷,帮我把药给他喂进去。”

耶律辰恨然,拿着药碗走到重患军士跟前,小心的将汤药慢慢灌入那人口中。那人半合着眼,看上去处于半昏迷状态,只有一口没一口的吞咽着汤药。

四下安静得出奇,只听见咽喉里咕咚咕咚的喝水之音。

不多时,耶律辰才放下那人,将空药碗放在桌案上。

叶贞眉睫微垂,但眼底的精芒却毫不掩饰。

如今,就等着药效发作,才能一决输赢。

不慌不忙的坐下,叶贞还是那一副慢条斯理的模样。

她忽然想着,自己的这种状态是不是被轩辕墨感染的?彼时宫变,他也是这样的从容镇定。大抵夫妻就是这样的,渐渐的,都分不清到底是谁感染了谁,性格脾性哪怕行事作风,都愈发接近相似。

挑眉看一眼面色铁青的众人,叶贞道,“你们不必紧张,若是不成,该死的是我,不是吗?我都不急,你们急什么?”

木塔其没料想,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,竟然有此胆色,便是临危而没有半分变色。当下心里有些敬服,这样的女子,他前所未见。

“将军们若是累得慌,不妨坐下来等等。药效虽烈,但产生药效尚需一段时间。病入骨髓,并非转瞬即可见效。”叶贞抿一口茶,仿佛她才是虎师之首。

“好!”木塔其坐了下来,诸位将军也跟着坐下来。

静待结果!

耶律辰手心濡湿,却不似叶贞这般淡定。军令状,可不是闹着玩的,就算是皇帝……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,都是常事。

突然,担架上重患的军士“哇”的一口黑血吐出,双目圆睁,而后手脚抽搐。眨眼间厥了过去,便没了动静。

诸军士陡然暴怒,弯刀齐刷刷的抽出,锐利的刀刃顷刻间直指叶贞。明晃晃的锋芒,将叶贞团团围住。耶律辰慌了神,陡然觉得力不从心。

叶贞嘴角微扬,手中的杯盏重重落在桌案上。

耳边传来木塔其冰冷无温的声音,“如今你还有何话说?”

闻言,叶贞眉眼微挑,锐利的眸光冷飕飕的落在木塔其的脸上,嘴角微扬,却拉长了语音,“我,无话可说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