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4.军令如山,岂容儿戏 为尉迟沁儿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木塔其一声怒喝,“来人,拿下!”

“谁敢!”耶律辰怒斥,外头随行的护卫立刻冲进来,如同两军对垒,小小的营帐内剑拔弩张,气氛紧张得无与伦比。ziyoUge.com

双方对峙,局面一发不可收拾。

叶贞依旧坐在那里,不慌不忙的喝着茶,那副气定神闲竟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。谁家女子敢这般恣意?眼瞧着都要人头落地,还有心思在这里喝茶?

“十三爷莫要冲动,这人还没死绝呢,木塔其将军不敢将我怎样。都说是以命抵命,这命还没丢呢,我拿什么去抵?”叶贞慢条斯理的说着,徐徐起身,缓步走向担架上的伤员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叶贞扣住那人腕脉,眉目微扬,“等着吧,还没死透呢!”

说着,叶贞继续走回去,慢慢悠悠的坐着。

环顾四周刀剑相向,叶贞挑眉,“都给我放下!有本事上阵杀敌,没本事玩什么自相残杀?怎么,自己人杀自己人,便如此痛快吗?”

一番话,说得众人略带赧颜。

“放下!”叶贞一声冷喝,众人收了各自的刀剑。

这份威严,如一国之母,口吻凌厉不容置喙。

收了刀剑,叶贞这才望着木塔其道,“将军不必惊慌,药效才刚刚开始,他不过是吐了些秽物,过些时候就能缓过气来。你若不信,只管给我一盏茶的时间,若还没有好转,你再杀我也不迟。就算要我死,你也该让我死得瞑目才是。”

木塔其颔首,“好!我就再信你一次!”

叶贞轻笑,“多谢!”

果不然,一盏茶过后,担架上的军士又是一口黑血吐出,但眼睛却缓缓睁开,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少许。

见状,所有人都瞪大眸子,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士兵从担架上坐起来。

“吐了血,体内的秽物就算清理了干净,回去后再吃上几服调理的汤药,就会痊愈。”叶贞不紧不慢的开口,那口吻,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。她说得云淡风轻,什么刀剑相向,什么军令状,仿佛都不曾上过她的心。

她就是她,从容不迫,任云卷云舒,她仍是无波无澜。

虎师的将领们面面相觑,一时间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叶贞冷笑,“怎么,还想让我死吗?”

那士兵从地上爬起来,扑通就跪在叶贞跟前,“多谢神医救命之恩。”

“不必谢我,要谢就谢木塔其将军,若是不他同意让你试药,也许你已经死了。”语罢,叶贞扭头望着木塔其,“将军觉得如何?”

木塔其挥手,所有的虎师退出营帐。

于是乎,耶律辰也让护卫退出去,拥挤的房内随即空了下来,只剩下叶贞、耶律辰与木塔其三人。

“将军还有何吩咐?”叶贞笑问,全然没有经历波澜后的慌乱。

“我倒是小看了你!”木塔其终于开口,“叶贞,好样的!”

说完,木塔其持了弯刀,大步走出营帐。

及至众人全部撤离营帐,帐内只剩下叶贞与耶律辰,叶贞的容色才缓和下来,渐渐泛着微白的颜色。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倦怠的垂下眉目。

“你没事吗?”耶律辰忙问。

叶贞摇头,“我没事,总算有惊无险。”

耶律辰这才明白,方才她也不过是佯装镇定,其实药效如何,叶贞自己也没有把握。但越危险,她越要笑,笑得所有人都以为她自信十足,让所有人都觉得她胜券在握。唯有让自己镇定,才能让对方麻痹。

但事实证明,她是对的。

因为,她赢了。

“还疼吗?”耶律辰望着她手心染血的纱布。

叶贞浅笑,“没事,我是故意这么做的。”

耶律辰一怔,“不是因为你先前吃过七星丹的缘故吗?”

闻言,叶贞忍俊不禁,莞尔一笑,“我骗他们的,你也信?”

“这是为何?”耶律辰不解,“骗归骗,何苦伤了自己?”

“人血处处可寻,若不这样说,哪里显得我这药引子的珍贵?何况若不如此,他们怎么会感谢我的大恩呢?我可是用自己的血做药引子救了人,这份人情,只怕谁都还不清。”叶贞笑着,“那七星丹我倒是真的吃了不少,但世间除了毒能蚀骨长留。其他的药物,一旦入体,慢慢就会被身体吸收消化,哪有这么久还能产生药效的道理。”

耶律辰点了点头,“我倒是没你想的这般仔细。”

“我当着所有人的面以血喂药,现下成功了,你觉得后果会怎样?”叶贞笑问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耶律辰一怔,“如此,虎师的将领和士兵们都会接纳你,那母后的懿旨,就能发挥最大的功效。”

叶贞颔首,“没错。”

提到这个,叶贞一声轻叹,“我也是没办法,否则就凭这样一纸黄娟,人家凭什么听我的?凭什么相信你我?但动了军心,就另当别论。”

“你委实拿命在赌,好险。”耶律辰依旧心有余悸,“你可知,如果那人死了,连我都保不了你!军令如山,岂容儿戏。”

叶贞笑了笑,“我不是没有想过,当时想着,若是不行,好歹还有太后娘娘的懿旨在手。既然是任我处置,那就是免死金牌,想必也能救我一命。所以,我只能放手去试。所幸上天眷顾,你我还是闯过了一劫。”

“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做?”耶律辰问。

凝了眸,叶贞思虑了一会,这才道,“这本是投毒事件,所以我必须找出毒源。否则就算我现下治好了,也只是暂时的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耶律辰抿紧唇,“只是何人如此大胆,能在虎师下毒?”

外头有细碎的响声,叶贞眉头微蹙。

耶律辰刚要出去,却被叶贞一把拽住,她示意他莫要轻举妄动。

眸色微转,叶贞忽然道,“其实这一次虎师重患,并不是什么病,而是被人投毒。但我想着莫要轻举妄动,否则教有心人知道,势必要惹来军心不稳。唉……只可惜我没能找到毒源,无法彻底根治。”

“那这可如何是好?”耶律辰也打开了嗓门轻叹。“这下毒之人,还不知道在不在军营呢!”

“虎师没有死绝,那细作肯定不会轻易罢休,说不定下一次就该换一种毒了。罢了罢了,反正你我也不被人信任,只当解了这次的劫难,就赶紧回去吧,免得早晚被军法处置。”叶贞说着,看着外头有人影闪过。眸色一沉,叶贞快速朝着帐外奔去。

那人影一闪即逝,看样子是营内之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