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5.谁才是手握大局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眯起美丽的眸子,死死盯着影子消失的地方,心下开始盘算,到底是谁?

“什么人?”耶律辰心惊。ziyouge.com

“能躲开你我的护卫,肯定是熟悉营地之人。不外乎两种,一则细作,二则木塔其的人!”叶贞冷了眉目,“算了,不管怎样,对方听了你我的话,都会有所行动。”

既然叶贞想要寻找毒源,细作是不会让叶贞得逞,会千方百计的遮掩。而木塔其则会千方百计的要找出这个细作和毒源,所以无论是谁在偷听,都会有下一步的举动。

耶律辰不语,只是重重点头。

一个士兵快速进入木塔其的营帐,扑通跪在木塔其跟前,“将军。”

“如何?”木塔其忙问。

“属下听得叶贞与十三爷说,这次的重患乃是中毒所致,说什么要找到毒源,否则解了这一次的毒,还会有下一次。”士兵一五一十的回答。

木塔其陡然凝眉,“什么?”

好在他留了个心眼,离开营帐时,让人偷偷转回去偷听。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惊悚的消息,顿时有些怒不可遏。

一掌将桌案击碎,木塔其怒然,“谁敢在我虎师营内如此猖狂?竟敢下毒害我军士?”

“这个……他们没说,大抵也没找到毒源。”士兵慌了一下。

木塔其冷然,“还听到什么?”

“没了,就这些。”士兵战战兢兢,此事非同小可,若然外泄引起军心不稳,便会被军法处置,谁敢大意。

“管好自己的嘴,若然让我听见外头有分毫流言蜚语,我就杀了你!”木塔其低斥,“去把哲别叫来。”

“是是是!”士兵急急忙忙的退出去。

不多时,便进来木塔其的副将哲别。

哲别早年习文,而后习武入伍,故而较之军中诸将有勇无谋,哲别的脑子还算可用。

听得木塔其这一番话,哲别的面色也变了,“将军是说……军中有细作,所以军士不是生病,是中毒?”

“是!”木塔其颔首,“如今我才知道,事情如此严重。”

哲别摇着头,“若说是中毒,何以早前御医无法诊断出来?既然是中毒,也该有中毒的症状,身为御医,不是该明了吗?难道其中还有隐情?”

这话一出,木塔其瞬间瞪大眼睛,“你是说,御医故意隐瞒实情?”

“如果真是故意的,那狼主是不是早已知情?否则何以让十三王妃前来诊治?要知道,十三王妃的身份何其尊贵,哪有纡尊降贵来给人治病的道理?”哲别这样一说,愈发印证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的道理。

“先下毒,而后又派人来治病,狼主这是要夺军心啊!”木塔其阴寒的开口,“想不到狼主也会如此工于心计,这般草菅人命,还有何仁义道德可言?”

哲别轻叹,“许是我过虑了,也许事情并非如此,不过凑巧罢了!”

“哼,你不说我倒是忘了,狼主可是心心念念要从太后娘娘那里收回虎师的大权。如今虎师重患,十三王妃如此费尽心机的治病救人,一旦解了大家的毒,所有人都会视十三王妃为恩人,间接的就会感恩狼主之德。长此以往,军心难稳。”木塔其轻叹一声,“好歹毒的心肠!”

“其实将军不必惊慌,只要你我找到毒源,彻底根除军中重患。等着十三王妃治病归去,一切不都还在将军的掌控之中吗?”哲别忙道。

木塔其颔首,“没错,所以这事必须要快,决不能让十三爷抢先。”

“恩!”哲别道,“只要毒源找到,将士病愈,他们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。只要他们离开虎师营地,所有的恩德也只能化为乌有。”

“你立刻着手去办!”木塔其道,“记着不许让任何知道,否则闹得人心惶惶,势必会让人有机可乘。”

哲别会意一笑,“属下明白。”顿了顿,又问,“那十三爷和十三王妃该如何处置?一旦旁人问起,属下又该如何解释?”

“先让十三爷他们诊治病患,至于旁人问起,你便说是我丢了东西。想来有我坐镇,谁也不敢多问。”木塔其思虑道。

“好!”哲别快速下去。

不多时,哲别便组织了自己的心腹,开始对虎师营地展开地毯式的搜查。表面上是说木塔其丢了东西,实际上是在找细作和毒源。要下毒,必须随身带着毒药,所以挨个营帐的搜查,虽然费力费时,但效果还是最直接的。

看一眼外头开始喧嚣与嘈杂,耶律辰冷了眉目,“看样子,木塔其开始行动了。”

叶贞看一眼自己受伤的手,却是漫不经心的问道,“那药可都让人去煎了吗?服药的时候,让人盯着点,莫要出了岔子。”

耶律辰扭头看她,“你就不着急吗?万一他们找到毒源,你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。”

闻言,叶贞笑了笑,“你觉得这事会如此简单就解决了吗?能轻而易举的毒倒虎师众人,没有那么点刷子,可行吗?只管让他们折腾吧,他们是找不到毒源的。”

“为何?”耶律辰不解,定定的看着叶贞好久,好似她早已了然于胸。

叶贞笑而不答,心里却有了盘算。

这毒……好熟悉……

叶贞抚了抚自己的伤口处的纱布,上头隐隐透着血迹,“十三爷稍安勿躁,随他们去吧!”

耶律辰坐了下来,“你好似对什么都了若指掌。”

“是吗?”叶贞抬头看他,清浅一笑,“这倒不尽然,只是看得人多了,知道什么人说什么话,什么人做什么事,不过尔尔罢了。”

她忽然想起了轩辕墨,那个喜欢什么都掌控在手里的男人。

不自觉的,叶贞的嘴角扬起一丝浅笑,很浅,但是很真实。

她这点本事,还是他手把手教的,对自己狠,才能对别人更狠。

“你好像在等什么?”耶律辰凝眸。

叶贞莞尔一笑,“十三爷,你说我们主动送上门,与人家亲自来请我们去找毒源,哪一种比较划得来?”

耶律辰一怔,“你是说他们会来找你?”

“天知道。”叶贞眉目微垂,遮去眼底的所有精芒。

较之早年入宫时的战战兢兢,如今的她早已脱胎换骨,跟着轩辕墨学会了如何掌控大局。一个人,不能总是怀着算计,而是应该运筹帷幄。算计只是小人心肠,大局才是真正的手握生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