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6.为她求药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虎师营地里,哲别不断的查找着毒源,叶贞却是清清冷冷,照旧治她的病,救她的人。ZiYouGe.com那一贯从容的脸上,似乎根本就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。

搜吧,搜得越乱越好。

这毒……来自大彦,这戎国的人想要弄个明白,也要看有没有这本事。

这头虎师营地里热闹得紧,鹰师营地里却安静得出奇。

轩辕墨望着下属忽云递上来的新入伍名册,微微眯起了狭长的眸子,“都在这里吗?”

“是。”忽云颔首。

在轩辕墨未接手鹰师之前,一直都是忽云主事。

看了看手中的名册,轩辕墨道,“忽将军,原先是你主事,但如今狼主已将鹰师交付于我,我必不负狼主厚恩。所以这改编入册之事,容我好生考虑。现下的鹰师不同以往,不但归入了豹师,还有新入伍的军士,是故不可小觑。”

忽云颔首,“属下自然听丞相大人的。”

“这就好,你我通力合作,想来这鹰师早晚能更强大。军强则国强,还望忽将军能助我一臂之力。”轩辕墨说着官面上的话,随手翻了翻册子,“这人员调配,我要带回去看看,等着明日再与你答复。”

“是。”忽云行礼。

轩辕墨低咳几声,“如今新兵营安置何处?”

忽云指着不远处新建的营帐道,“都在那里。”

“新兵如今已经收容了多少?”轩辕墨问。

“陆陆续续已经有五万有余。”忽云凝了一下眉目,“不知是否还继续收兵?”

闻言,轩辕墨犹豫了一下,“这事还得狼主做主,待我去问问再说。没有新的指令之前,一切照旧。带我去新兵营看看。”

语罢,忽云便领着轩辕墨挨个的走过新兵营。

每到一个营地,轩辕墨锐利的眸子总会快速的掠过内里,仿佛在找什么。及至出来,才算笑了笑,“看样子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。”

说着,便将手中的册子递给身后的玄武,“这里就交给忽将军,我这厢回去处置编排问题。”

忽云行礼,“是。”

轩辕墨拂袖离开,及至出了营地上了马车,才算敛了眉目,一脸的黑沉,“都进去了吗?”

玄武压低声音,“是。”

点了点头,轩辕墨倦怠的靠在车内,“那就好。”

“爷,现在回丞相府吗?”玄武问。

轩辕墨眸色微恙,“去石国吧!”

“爷要去见狼主?”玄武心惊。

“家里有人中了毒,如今还昏迷不醒,身为丈夫,是不是该去求药呢?”轩辕墨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
玄武眉目微凝,“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去吧!”轩辕墨没有回答。

“是。”玄武驾着马车,直接带着轩辕墨朝着石国而去。

马车飞奔,轩辕墨撩开了帘子,望着外头的玄武,“临行前,你们主子爷是怎么吩咐你的?”

玄武垂了眉目,“千岁爷吩咐过,若是皇上问起,必须实话实说。青龙追随少主子,而属下必须以性命担保皇上周全。务必将皇上与贵妃带回大彦朝!其余的,一概不问。”

“带回去?”轩辕墨放下了帘子,“他倒是自信的很!”

敌对那么多年的人,一下子成了相互扶助,一时间倒还真的不习惯。

轩辕墨也不再问,及至石国之前,才下了马车。

天色渐暗,轩辕墨轻轻吐出一口气,“在这里等我,我很快就会出来。”

玄武颔首。

踩着暮色进了石国,轩辕墨面无表情,脚步略显沉重。

他抬头看了看宫灯,嘴角扯出一丝艰难的笑意。以往他并不知道为何她那么喜欢看宫灯,如今一个人站在回廊里,当你觉得累或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时候,看着那摇晃着的黄光,你会忘了疼忘了心里的伤。

及至赤峰殿前,轩辕墨听着里头传来男男女女的嬉笑声,好一派风流景象,真是难得。君不见风雨飘摇,却只闻丝竹声声。

一声轻叹,轩辕墨缓步走进去。

他本有特权,不必通报。

进去的时候,正好看见耶律楚压衣衫不整的压着一名宫婢,身旁还围着不少娈童面首。轩辕墨仿佛司空见惯,走到屏风后头行了礼,“参见狼主。”

稍稍一怔,耶律楚只是抬了一下头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轩辕墨也不上前,只是隔着屏风道,“公主中毒已深,尚未苏醒,微臣想求狼主,赐予解药。公主擅闯禁地确实有违祖制,然也是年少好玩,倒也没什么恶意,还请狼主放公主一命!”

“擅闯禁地本就是死罪,我这厢放她一马,让御医前往诊治,已经是宽厚仁义。若不是看在你的面上,她现在已经是个死人。”耶律楚起身,略带冷色的推开了众人。

一众男女跪在地上,大气不敢出。

耶律楚冷哼了一声,“扫兴,都给我滚!”

言罢,所有人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赤峰殿。

见状,轩辕墨才不紧不慢的走出屏风,终于站在了耶律楚跟前,“狼主仁厚,还望放公主一命。”

“你对她动了真心?”耶律楚忽然笑了。

轩辕墨不语,只是垂着眉目遮去眼底的精芒。

便是这样的表情,让耶律楚忽然想起了那日叶贞跳城楼的情景。他们不是生死不离吗?不是此生不负吗?如今这般,一个移情别恋,一个另嫁他人,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惬意的成功?

耶律楚痛快了笑了两声,“看样子,老十九的功夫不错,竟然让你这冰做的人儿也跟着动了心。不过这样也好,人嘛总该有七情六欲的。”

轩辕墨行礼,“还望狼主赐予解药。”

“你如何知道我有解药?”耶律楚冷笑。

“禁地唯有狼主可以进去,既然如此,那一切都归属狼主,有毒自然有解药,所以还望狼主救公主一命。若然公主得救,让微臣做什么都可以。”轩辕墨说得格外诚恳。

“做什么都可以?”耶律楚笑得邪肆,“让你去杀人,你也肯吗?”

轩辕墨眸色微转,“或者,微臣可以达成狼主的一个心愿。”

耶律楚眉目暗沉,“什么心愿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