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7.这个耶律绮是真是假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虎师。ZIyouge.com”轩辕墨不紧不慢的说出两个字。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耶律楚冷了眉目。

轩辕墨笑了笑,“狼主是不是觉得公主有异?”

耶律楚一怔,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打从狼主放了公主出禁地,想必狼主就已经生疑。试问,十九公主为何好端端的进入禁地?难不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禁地乃戎国命脉所在,听得宫里的一些老人说,戎国的龙脉就在禁地之内。这话是真是假尚且不论,公主擅闯禁地而不死,微臣已经很感激。”轩辕墨说得轻缓。

听得这话,耶律楚不由的眯起危险的眸子,也不知是那一句龙脉,还是那一句公主有疑,让耶律楚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微臣的意思很明白,用太后娘娘的虎师,换公主一命。”轩辕墨极为镇定从容。

“虎师如今稍有好转,太后连叶贞都不肯相信,只肯给懿旨而不舍令牌,你有什么本事,让太后拿出令牌,交付虎师?”耶律楚虽然觉得轩辕墨城府极深,但对于虎师之事,他却还是心存疑惑,不敢全信。

轩辕墨抬起头,一声轻叹,“狼主不曾发觉,公主早已不是昔日的公主了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耶律楚愣了愣。

“真正的十九公主早已殒命,如今的公主其实是太后娘娘的细作。”轩辕墨这话,无疑是重锤,狠狠敲在耶律楚的心头。

细作?太后娘娘的细作?

一直以来,耶律楚想要让轩辕墨与自己联姻,才会想到让十九公主下嫁轩辕墨。早年这十九公主耶律绮与耶律楚极为交好,所以他才会有此做想。如今轩辕墨一句话,不但让耶律楚的如意算盘落了空,而且还落入了萧太后的圈套,不免让耶律楚不敢信,不愿信,也无法接受。

自己的眼线,一下子成了致命伤……耶律楚留下耶律绮,不能不还是想留着她对付轩辕墨的,但如今看来,自己才是那个最傻的人。

白白替太后救了一柄刀子,捅在自己的心坎上。

耶律楚冷了眉目,一身肃杀,“你这话可是真的?”

轩辕墨嘴角微扬,“狼主不信?”

“老十九惯来喜欢胡闹,所以擅闯禁地,我才会留下她的性命。但她若是太后的细作,那她究竟要做什么?不顾生死的闯入禁地,到底意欲何为?”耶律楚冷眸。

“这话,还是等公主醒了再问吧!”轩辕墨一句话就绕回了主题。

耶律楚一怔,忽然冷笑两声,“你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,就是想让我救老十九,是不是?”

轩辕墨摇头,“是,也不是。”

“不要跟我绕弯子,轩辕墨,你的心思自然是缜密的,我这厢确实不如你,但也别把每个人都当成傻子。我问你,公主既然有恙,你为何不早早来报?既然不是真的公主,那你又是如何知晓,她是太后的细作?”耶律楚字字诛心,说得都是刀刃上的话语。

“狼主莫要动怒,这事我也是今儿个才知道的。”轩辕墨依旧从容不迫,脸上没有半分波澜。

耶律楚凝眸,“此话何解?”

轩辕墨轻叹一声,“早前我倒也没什么怀疑,公主是狼主许配的,微臣自然不会往这方面做想。但前些时候公主擅闯禁地,微臣便心下生疑。直到前儿个看见了一具尸体!”

说到这里,轩辕墨便噤声不语。

抬头,果然看见耶律楚赫然瞪大的眼睛。

尸体!尸体出现意味着什么,想来不言而喻。

这说明,十九公主耶律绮早已死去多时,而躺在丞相府的十九公主,定然是个冒牌货。试问谁那么大的胆子,敢杀了公主,取而代之混入丞相府呢?

恐怕,也只有那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了!

耶律楚长长吐出一口气,眸色冷厉如刃,“想不到,老十九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“公主昏迷之后,微臣便私下里问过公主以前的奴婢,说是公主的身上有一块心形胎记。于是微臣检查了公主的身子,却没有发现这胎记,反倒在那具尸体上,见到了那胎记。如此不是很奇怪吗?”轩辕墨不急不慢道,“人有相似,但胎记却未必人人相似。如今那尸体,微臣已经让玄武妥善保存,不许损毁。只等着认领,看是与不是。”

“如果是,那就说明死的是公主,活着的另有他人。若不是也只能说明,公主失踪已久,生死不明。不过这样也好,太后被软禁,想必不会这么快知道公主的尸体被发现,这样的话,还能拖延一段时日。若是能将细作为我所用,也许还能反将太后一局。不知狼主意下如何?”

耶律楚凝眉,“你是说让细作去找太后?”

“不管任务成败,向上峰复命是常理。”轩辕墨道,“太后娘娘如今不得自由,自然要让细作来汇报外头的消息。与其让你我防不胜防,不如就遂了她们的意。”

“这倒是个好主意。”耶律楚邪冷轻笑。

一般而言,细作,尤其是负责紧要任务的细作,一般都是主子们的心腹。对于心腹,主子们倒还有几分信任。

如果让细作去问太后讨要令牌,抑或试探出令牌所在,说不定还有成功的希望。

虎师,耶律楚势在必得。

就好比当日的轩辕墨,一心要铲除两公府和东辑事。试问帝王枕畔,岂容他人酣睡!

轩辕墨行礼,“请狼主赐予解药。”

耶律楚眸色微恙,“轩辕墨,你老实告诉我,你对现在这个十九公主,是不是动了心思?否则,你为何执意留下她的命?”

“狼主英明,怕是什么都瞒不过狼主的眼睛。微臣既然娶了她,自然是要负责的。”轩辕墨说得低柔,卑谦的垂着头。

“想不到惯来心狠手辣的你,也会有这一面。”耶律楚笑得诡谲,“你先回去安排一下,我这里让人过去认尸。解药随后就到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轩辕墨颔首,“多谢狼主!”

转身瞬间,眼底寒光灼灼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