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8.真正的十九公主,在此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出来的时候,玄武已经等在外头。ziyouge.com

见状,轩辕墨哂笑,“东辑事的办事效率,果然很好。”

“爷,已经置办妥当,如今就在义庄。属下已经派人看护,没有爷的吩咐,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。”玄武顾自行礼,恭敬谦卑。

“去看看吧!”轩辕墨道,“不多时,也该有动静了。”

玄武颔首,送了轩辕墨上马车,便直接去了义庄。因为留了信给守卫,那些个耶律绮早年的嬷嬷和奴才们,都被耶律楚打发了急急的赶着过来。

阴冷幽暗的义庄,又逢着夜里,让人瞧着就阴森恐怖。

一阵阵的阴风吹着,这里停放的都是大都内没人认领的枉死者。夏日里每隔三天就会焚烧一批,到了冬日,尚能存一些时日,但基本上也是一周为一轮回。

义庄灯火通明,这里本就有着人死不能灭灯的说法。说是人死了,必须点着灯,否则一旦熄灭,那鬼魂就会从尸体里出来作祟。

是故义庄彻夜点灯,虽然说不上恍如白昼,但也是亮堂的。

只是位置偏僻,这点光,反倒愈发惊悚诡谲。

玄武在前头提着灯笼带路,义庄内只有一个老瘸子看守。

那老瘸子走在最前头,“大人慢些,这里年久失修,故而路不太平。”说着,便领着两人往正堂里走,“这个鬼地方,连鬼都忌惮,更何况是人。”

正说着,门外头传来细微的声音,大抵是耶律楚派来认尸的。

轩辕墨道,“你去迎了他们,我们自己过去就是。”

老瘸子行了礼,便往外头走去。

睨玄武一眼,轩辕墨道,“可都准备妥当?”

“是,全部按照爷的吩咐。”玄武颔首。

松了一口气,轩辕墨便不再多说什么,二人款步朝着正堂走去。正堂里崭齐的放着几具尸体,都以白布覆盖。

“爷,在这里。”玄武指着其中一具尸体。

轩辕墨点头,“等着吧!”

闻言,玄武急忙擦拭一旁的座椅,“爷。”

淡然安坐,轩辕墨只是看一眼尸体的方向,而后望着外头疾步过来的众人。一张张脸色煞白,怕是都吓得要命。

“参见丞相大人!”众人齐刷刷的朝着轩辕墨行礼。

轩辕墨指着那具尸体,“想来狼主已经吩咐过,你们去看看吧,是与不是给个准确话!”

众人面面相觑,却还是战战兢兢的起身。有人环顾四周,不由的缩了缩身子;也有人压根不敢抬头,一直捏着衣袖,吓得瑟瑟发抖。

轩辕墨冲着老瘸子道,“让他们瞧瞧。”

闻言,老瘸子行了礼,便掌灯走过去,快速掀开了尸体上的白布。

一阵恶臭扑面而来,众人急忙捂着口鼻,更有甚者当场就吐了。

以手抵着鼻间,轩辕墨道,“好好认认,否则狼主那里,谁都不好交代。”

这句话,无疑是死命令。

耶律楚最擅长的便是杀人,这话一出口,便是再恶心,众人也得忍着。那个心形胎记在烛光下十分清晰,经水浸泡还能不化,自然不可能作假。

“回大人的话,是公主!”众人都跪在地上,稍微年长一点的嬷嬷急忙道。

轩辕墨眉目微扬,“当真?”

“是!”那嬷嬷斩钉截铁。

“可是看得仔细?”轩辕墨复问。

众人异口同声,“绝对是公主无疑。奴才们伺候公主多年,最是熟识这个胎记,绝然不会有错。”

“很好!”轩辕墨仿佛松了口气,“玄武,可查出死因?”

“是被勒死的。”玄武快步走过去,忽然愣了愣,“公主的手上好像有东西。”

轩辕墨起身,睨一眼地上的众人,“都过去看看。”

但见玄武费力的掰开死尸紧握的拳头,掌心竟然有一块碎宝石,若米粒大小,但被牢牢握在掌心。因为尸体泡了水的缘故,皮肉越发膨胀,所以这个米粒般大小的宝石愈发牢固的贴在掌心,至死都没能逃出去。

“这东西看着极为眼熟。”轩辕墨目色微恙,“你们拿着,带回去呈交狼主。”

玄武便将这个米粒般的东西交付到其中一人的手里,那人握着死人的东西,更是颤抖得不行。

轩辕墨一声冷喝,“若然有失,小心你们的脑袋!”

“是是是,奴才们一定交付狼主手中!”说着急忙朝着轩辕墨磕头。

“滚!”轩辕墨一声低喝。

这帮人连滚带爬的逃离了义庄,轩辕墨走过去,看一眼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,转而冲老瘸子道,“暂时别动这具尸体,想个折子保住一段时日。”

老瘸子颔首,“老奴明白!”

轩辕墨领着玄武往外走,“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

“千岁爷说过,人死了肌肉僵硬,便无法如活人一般可以掌控。是故对付死人,只能分筋错骨。属下将公主的指骨错开,而后塞了宝石进去,再重新接骨,用细如牛毛的接骨钉固定。所以方才看上去,好似公主身前所握,极难掰开。”玄武恭敬的回答。

一声轻叹,轩辕墨嘴角微扬,风一吹,继而低低的咳嗽着,“慕青那档子磨人的法子,想不到如此管用,也亏得将人身了解得如此清楚。”

闻言,玄武低眉不语。

外头月明星稀,轩辕墨道,“那支簪子可是处置妥当?”

玄武颔首,“按照爷的吩咐,染了血抠一粒宝石,等待血迹干涸之后便处理干净,这才送到狼主手中。”

“如此也不枉费她一场虚惊。这世上,谁动了她,谁就要用血来偿还。”轩辕墨扭头看着玄武,“谁都不例外,包括我。”

“爷?”玄武心惊。

轩辕墨走向马车,“记着,公主还活着,还好生生的在丞相府,明白吗?”

玄武点了头,“只是那些回去的奴才们,未必能收得住嘴。”

“这世上,唯有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,耶律楚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。”轩辕墨上了车,“回相府吧!”

“爷不去石国看看?”玄武一愣。

轩辕墨轻笑,“这件事,越少人知道越好,耶律楚会处置好此事,你我就不必操那份心思。回丞相府,她那个假公主,如今也算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出来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