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9.以毒攻毒的身子 为计都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马车在夜里飞奔而去,轩辕墨仿若一点都不担心耶律楚会如何抉择。ZIYOUGE.COM是选择相信,然后杀了耶律绮?还是继续隐忍,顺着轩辕墨的心思往下走?

谁知道?天知道!

回到丞相府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。

轩辕墨推开房门,床榻上的耶律绮依旧昏迷不醒。玄武掌灯,漆黑的房内瞬时通亮起来。

缓步走到床榻上,轩辕墨探了探耶律绮的额头,而后握了握她的掌心,“有些回温了。”

玄武颔首,“千岁爷的药,自然是可行的。只是到底能不能熬过来,却要看受药人的体质能否承受。”

“她不是寻常人。”轩辕墨为耶律绮捏好被角,幽然轻叹,“虎师营地那头怎样?”

“爷大可放心,没有爷的吩咐,番子是不敢擅自行动的。”玄武将房内的灯拨得更亮了一些。

轩辕墨眉目微垂,“等着吧!”

玄武自然明白,轩辕墨今夜怕是不能安寝了,故而才将灯火拨亮一些。

“爷去休息吧。”玄武小心的为轩辕墨铺好软榻,“这里有属下守着,必然不会有事。爷累了,还望保重自身。”

轩辕墨看着床榻上的耶律绮,面色的黑雾日间散去,但要醒过来,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许是明日,又或是……

“那只白鼠还在吗?”轩辕墨起身走向软榻,他委实累得慌,整个人显得格外虚弱。

玄武从桌子底下抽出一个笼子,里头豢养着一只白鼠,看上去白鼠精神奕奕,“爷,还在呢!”

“留着吧,许是就快能派上用场。”轩辕墨低低的咳嗽几声,上了软榻,随手揽过大氅盖着,“又是便叫醒我。”

“是!”玄武将白鼠放回桌子底下,也不知轩辕墨到底有何用途。

如今轩辕墨睡得格外的少,临睡前总是叮嘱玄武,若是有事便要叫醒他,好似生怕自己一睡不醒似得。轩辕墨睡得浅,稍有动静就会醒来,故而玄武一直小心翼翼的候着,不敢有轻易响动。

玄武搬了凳子就在坐在门后头候着,时刻不离轩辕墨左右。

及至天色渐亮,外头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,玄武陡然睁开眼睛,锐利的眸子迅速凝成冷光。还不待外头的人敲门,他已经开门跨出去,速度极快,“什么事?”

来的是管家,“石国来人了,说是狼主召见大人。”

说着,管家便探着脑袋往里瞅。

玄武挡在门口,眸色无温,“现下不是早朝时间。”

“狼主说是赤峰殿召见,并未提及金殿上朝。”管家笑了笑,却没能看见里头的任何动静。

“知道了。”玄武后退一步直接回房,将房门妥善关闭。疾步走到轩辕墨跟前,躬身轻语,“爷,狼主召见,赤峰殿。”

轩辕墨陡然坐起来,面色素白,但眼底的光依旧锋芒不减。无论什么时候,他都保持着最原始的冷静。

“赤峰殿?”轩辕墨起了身,“去给我打盆水,我梳洗一下。”

玄武颔首,转身便出去。

管家还等在外头,见状,玄武凝了眸,“怎么,还有事?”

“大人起来了?”管家说着便要往里走。

玄武手一拦,“没有爷的吩咐,任何人不得踏入房间半步。怎么,你想试试自己的脚步快,还是我的剑快?”

管家一愣,却听得里头的轩辕墨道,“不必候着,去给我备车,我梳洗一下就去石国。”

闻言,管家才算作罢,急忙笑着行礼,“是是是,奴才这就去。”

看着管家离开,玄武这才去打了一盆水,如今轩辕墨身子很虚弱,很多事情玄武也不敢假手他人。若是教人看出端倪,对轩辕墨绝对不利。

轩辕墨看一眼门外,天色蒙蒙亮,显然不是早朝时间。

“爷?”玄武犹豫了一下,“小心有诈。”

擦了一把脸,轩辕墨换去外头的袍子,“算算时间,也是时候了。”梳理了自己的发髻,轩辕墨大步流星往外走。

外头的风有些凉,轩辕墨剧烈的咳嗽着,手心一片濡湿。

“爷?”玄武心惊。

轩辕墨摇头,从袖中取出帕子拭去掌心的血渍,“无碍,走吧!”

出去的时候,府门口的马车已经备下,管家正躬身等着轩辕墨。见状,轩辕墨稍稍扳直身子,敛了眸中月华,二话不说便上了马车。

临出发前,轩辕墨撩开车帘看了管家一眼,“不许任何踏入公主的房间,否则公主若有闪失,唯你是问!”

管家稍稍一怔,却看见轩辕墨冷戾的眸子,当下变了脸色,“奴才明白!”

“走!”轩辕墨放下帘子。

玄武驾着车,送了轩辕墨入石国。

一路上,轩辕墨依旧低低的咳嗽着,仿佛越发的厉害。

等到了石国,车内的轩辕墨却没了声音。玄武心惊,急忙撩开帘子,却见轩辕墨靠在车内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“爷?”玄武进了车子。

“没事。”轩辕墨忍着,“把药给我吧!”

“爷?”玄武犹豫了一下,“以毒攻毒只能暂时缓解,时日长久,您的身子怕是受不住的。”

轩辕墨摇头,“给我吧!事情没有结束,暂时我还不能躺下。”

玄武取出怀中的一个小瓷瓶,而后倒出一颗药丸,塞进轩辕墨的嘴里。轩辕墨吞了药丸,缓和了许久,面色乍青乍白,难看至极。

“爷?”玄武有些慌。

轩辕墨剑眉紧锁,哇的一声将黑血吐出。仿佛松了一口气,轩辕墨这才道,“好了,不必再耽搁,扶我下去!”

玄武站在外头,看着轩辕墨喘了口气,一如往常的朝着赤峰殿走去,步履沉稳,面无波澜。一转头,不远处有一辆板车缓缓而来,玄武下意识的扭头去看。不由心下一怔,板车上叠着一摞的死尸,都是被乱刃砍死的。

然等到看清楚这些人的面目,玄武不由的攥紧了自己的手中剑。

这些人,竟然就是昨儿个夜里随他们去义庄认尸的奴才。

想不到今日,都已经死在了这里。

心下一颤,玄武不禁有些慌了神。

这意味着什么,玄武比任何人都清楚,东辑事处事惯来也是秉承这个道理:杀人灭口!

那皇上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