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0.当面销毁证据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缓步走进赤峰殿的时候,殿内的奴才们正在清扫,有血迹从殿内一直延伸到门口处。ziyoUge.com门口处的血迹已经被人处理干净,他几乎可以想象,昨天晚上这帮人回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。

其实这样的结果,轩辕墨早已料到。

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他已经间接的知晓了耶律楚的心思。

越过赤峰殿正殿,轩辕墨娴熟的走到后殿,耶律楚正坐在桌案前把玩着手里的东西。那东西不是旁的,真是当日从叶贞手中夺来的赤金如意宝簪。

“参见狼主!”轩辕墨行礼。

耶律楚冷了眉目抬头看他,“你来了。”

这话说得,有些无奈。但这件事,除了轩辕墨,耶律楚委实也无法交托旁人处置。轩辕墨颔首,“不知狼主如此急着召见微臣,有何旨意?”

闻言,耶律楚将桌案前的一个锦盒推出去,“这是你的了!”

轩辕墨眸色微敛,上前一步双手拿起锦盒。里头是一枚黑色的药丸,显然这是他为耶律绮求来的解药。

“多谢狼主厚恩!”轩辕墨行礼。

“昨儿个夜里的事情,大抵你都知道了。如今公主转眼成了细作,你如何打算?”耶律楚说得微冷,视线死死盯着轩辕墨。

轩辕墨的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,清冷如月,淡漠如水,“狼主已经为微臣做了选择,微臣自然会依照狼主的吩咐,达成狼主的心愿。”

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那些多嘴饶舌的,我已替你处置完毕,如今除了你我,鲜少有人知道公主的身份。你最好实践自己的诺言,否则我有的是办法,收回现在给你的一切。”

“微臣明白!”轩辕墨恭谨至极。

眉睫微垂,在耶律楚跟前,轩辕墨敛去了所有眸中精芒。

耶律楚继续摆弄着手中的簪子,“你觉得是太后杀了公主?”

轩辕墨一笑,“狼主已然有了答案,又何妨让微臣再说一次?”

“你如何知道我有了答案?”耶律楚起身,将簪子放在桌案上,眸色凄冷如刃。

“当时乍见那宝石,微臣心下觉得熟悉,如今想想却是在太后娘娘的簪子上头瞧见过。公主死时握于手中,想来也是要留下行凶者的痕迹。如今簪子就在狼主手中,是与不是,狼主核对一下便知。”轩辕墨不急不慢的开口。

耶律楚沉冷,“便是一颗宝石,又能说明什么?”

轩辕墨自然明白,不是耶律楚不信,而是他必须要有一个确确实实的证据,这样才能落实太后的罪名。就算无法将太后惩之以法,来日清算的时候,也能有个把柄。

残杀皇嗣,本就是诛九族的大罪。

太后又怎样?天子犯法与庶民。

“微臣让人检查过公主的尸体,虽然被泡得浮肿,但指节处依旧有伤,可见当时为了这么个东西,公主也算是拼尽全力。既然有伤,势必会留下血迹。听闻这是先帝赐给太后娘娘之物,想必太后娘娘必定十分小心的珍藏,不会轻易示人。不是身边的人,根本无法触及。”轩辕墨淡淡道。

“若是凑巧,那宝石落在了公主的手里,簪子上肯定不会有血迹。若是公主临死一搏,那簪子定然会染上少许血迹。如此珍贵的东西,太后娘娘最多让人用巾绢擦拭,绝然不会轻易泡入水中。岂不知凹陷处,定有残留血迹尚存。狼主不信,大可一试。”

耶律楚蹙眉,想着也是有道理。转而道,“来人,拿杯水来。”

不多时,便有奴才取了一杯水。

若是用盆,少量的血迹显然是无法看出来的。

将簪子缺了宝石的一端放入杯中,耶律楚凝着眉目不转睛的看着杯盏。稍瞬之后,果然有些许血迹慢慢的在水中浮起,虽然很少,颜色很淡,但与轩辕墨所言并无多少差异,耶律楚便信了。

“毒妇!”耶律楚咬牙切齿。

“想不到太后娘娘为了安排眼线于微臣身边,刺探微臣与狼主的动向,如此煞费苦心,甚至于不惜杀死耶律皇族之人,不可不谓之心狠手辣。”轩辕墨轻叹。

耶律楚冷哼,“最毒妇人心,我岂能容她。”

“狼主是想兴师问罪?”轩辕墨不紧不慢。

“难道不可以吗?”耶律楚嗤冷,“今日我便扒了她的皮,让她看看,谁才是戎国之主!”

轩辕墨摇头,“狼主稍安勿躁。试问狼主,拿什么去处置太后?”

耶律楚一怔,“难道证据还不够吗?”

“狼主的证据何在?就凭一具尸体?还有那些奴才们的片面之词?便是这簪子,若是太后娘娘问起,为何在狼主手中,狼主怕也是百口莫辩。且不论这些,敢问狼主,如今的簪子上,还有何证据?血迹……怕是已经融化殆尽,狼主亲眼所见,但不代表旁人也能看得见。”轩辕墨便是要当着耶律楚的面,让耶律楚相信耶律绮就是太后所杀,而且还要当着耶律楚的面,销毁簪子上的所有罪证。

这就叫做,死无对证!

很显然,簪子上的血迹没了,一切都回归到最初的空口白牙状态。

所谓的证据,就毁在耶律楚自己的手里,想必耶律楚也是无话可说。

耶律楚忽然将桌案上的杯子连同簪子拂落在地,杯子砰然破碎,发出惊悚的哗然之音。可见,他此刻真的动了怒。

轩辕墨低眉,俯身捡起那枚簪子,看着上头缺了一块宝石,不觉笑了笑,“这东西本就是太后娘娘赐给十三王妃的,若是说十三王妃不慎弄坏了,也是个借口。狼主稍安勿躁,此事不宜操之过急。”

“你有何办法?”耶律楚眸色肃杀。

看着手中华贵的簪子,轩辕墨素白的脸上微微一笑,“不若让微臣府中的公主去试试,与其让狼主硬碰硬,落得两败俱伤。还不如以柔克刚,让太后娘娘的人,去对付太后娘娘自己。如此,不但狼主省事,连太后娘娘也是始料不及。”

耶律楚眸色微沉,“这倒是个好主意。那这真假公主之事,就交给你。”

轩辕墨行礼,将簪子双手奉上,“微臣领命。”

看一眼簪子,耶律楚别有深意的看着轩辕墨,“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。但愿你能带着这个东西,亲手转还给十三王妃。”

“微臣……明白!”轩辕墨收回了簪子,微微直起身子。

耶律楚的话很简单,就是期待着他们能拿到太后的令牌,能光明正大的走进虎师。否则叶贞若真的治好了虎师的重患,那耶律辰在虎师中的影响,就足以让他们在虎师之中站稳脚跟。若是如此,太后一旦将虎师交付耶律辰,耶律楚侵吞虎师的如意算盘就算彻底落了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