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1.醒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开赤峰殿的时候,轩辕墨依然是淡漠的容色。ZIyouge.com

玄武等在那里,一见轩辕墨出来急忙迎上前,刚要开口却被轩辕墨摆手,示意噤声。宫闱不是简单的地方,一言一行都需谨慎。

上了车,及至出了石国,玄武才道,“爷,属下看到了昨晚那些人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轩辕墨没让他继续说下去。

马车继续往前跑,玄武垂眉,“还好,爷没有出事。”

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“我知道得太多,早晚都会一样的下场。”顿了顿,轩辕墨疲倦的合上眉目,“慕青的药何时才会彻底生效?如今时不与我,等不得了。”

“应该差不多了。”玄武道。

管家早就等在府门口,如今是越发的谨慎,时时刻刻的盯着轩辕墨不放。也是这样,越发让轩辕墨了解到属于耶律楚的焦灼不安。

“大人,您回来了!”管家凑上去。

玄武剜了他一眼,不叫他碰到轩辕墨,自己撩了帘子搀着轩辕墨下车。

“狼主已经赐药,我离府期间公主可有苏醒?”轩辕墨的手中拿着装药的锦盒。

看着锦盒,管家忙摇头,“没有。”

轩辕墨眸色一沉,“你进去了?”

“没有没有,大人吩咐过不许人踏入房间,奴才岂敢造次。”管家额头一层冷汗。

嘴角微扬,轩辕墨将锦盒交给玄武,“都随我来吧!”

语罢,轩辕墨快速领着众人朝房间走去。

房内,耶律绮依旧昏迷不醒。

“爷?”玄武上前一步,望着端坐床沿的轩辕墨。

轩辕墨冲着管家道,“去拿杯水。”继而手一摊,睨了玄武一眼,“把药给我。”

管家急急忙忙的端着水过来,亲眼看见轩辕墨将药丸送入耶律绮的口中,玄武出手点住耶律绮的几处穴位,她的喉间便咕咚一声,将药丸吞入腹中。

如此这般,轩辕墨才扭头冲着管家道,“你们都下去,这里不需要人伺候。”

管家行礼,“是!”临了还是忍不住朝着床榻看了一眼,这才放心的领着众奴才退下。

“他可以回去复命了。”玄武关好门窗。

轩辕墨睨一眼床榻上的耶律绮,“有个眼线在身边也不错,消息随到随走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这是第三次喂药,但愿能醒过来。”

“那这个……”玄武从衣袖中取出一枚药丸。

方才趁着管家取水,玄武便悄然替换,为的就是让管家信以为真。

“耶律楚何曾仁慈过,去喂下头的老鼠吧!”轩辕墨冷了眉目,“这老鼠喂过毒血,这药是好是坏,一试便知。”

玄武颔首,便拿着药去喂了老鼠,倒也未见什么异常。

“放心吧,不是烈性毒药,否则耶律楚不会让我带回来。你且等着看,许是不多久就能见到效用。若我所料不差,这老鼠也该是时候了。”轩辕墨看着床榻上的耶律绮,但见其脸上黑雾骤然快速散去,一张白皙的容脸渐渐的恢复了原有的颜色。

“见效了。”玄武忙道。

轩辕墨点头,“如此最好。对了,虎师营地那头有什么动静?”

“爷放心便是,贵妃医术精湛,已然有不少人得救。想来过不了多久,就能治好虎师重患。”玄武道。

“放心?这才刚开始,如何能放心?”轩辕墨起身,眸色森冷,“她惯来聪慧,自然不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。殊不知锋芒毕露,势必找人嫉妒。她虽可以掌控大局,但对于权力的交接,还是略输一筹。”

军营不比宫闱,那些都是铁铮铮的汉子,靠的是刀尖舔血才得来的声明。

光靠着治病救人夺军心,也只能是逞一时之快。就好像她治病,只能治标不能治本。

军令如山,就算有太后的凭证在她手中又如何?她未免太小看了虎师营里的那些将军!男儿的心思,到底与女儿家的柔软纤细是不同的。

“爷的意思是,贵妃会有危险?”玄武一怔。

“有十三爷在她身边,危险倒不至于,只是她心心念念的目标,怕是难以成全。”轩辕墨凝了眉目,犹豫了一下,“也许……我倒可以助她一臂之力。”

玄武随即跪地,“爷,您的身子怕是经不起。”

“我心中有数。”轩辕墨决定的事情,无人能改。以前如此,以后也不会改变。

“你不行就换我来,横竖都为你生死,也不差这一回。”床榻上,耶律绮缓缓坐起身子,羽睫微微扬起,眼底的光霎时冰冷如刃。

轩辕墨不惊不怒,不悲不喜,“醒了就好。”

“就算我不想醒,他们的千岁爷怕也不肯。”耶律绮扭头看一眼玄武。

玄武低眉不语,随即识趣的退到门口把风。

“可觉得好些?”轩辕墨起身,缓步走到桌案前,外头的阳光透过窗户缝隙漏进来,房内暖洋洋的格外舒适。

“死不了。”耶律绮翻身下床跟着走到他对面坐着,面色有些苍白。

“你该休息!”轩辕墨睨她一眼。

耶律绮冷笑,“我若一直睡着,那虎师军营里,你该如何布局?罢了罢了,反正你们都是不安生的主,我又何必一直赖床不起。早点了事,早点回家,免得……”

她顿了顿,不再说什么。

轩辕墨浅笑,“很快就会结束。”

“现在要我做什么?”耶律绮垂下眉睫。

“耶律楚已经知道你不是耶律绮。”轩辕墨这话刚出口,耶律绮的眉睫陡然扬起。

她愣了愣的看着轩辕墨良久,“是谁出卖我?”

“我。”轩辕墨漫不经心,“是我说的。不过就算我不说,你闯入禁地之事也已经让他起了疑心。与其等着他自己挖掘,连带我也跟着被他握住,还不如反客为主,先下手为强。如此正好随了我的心思,你反倒不必再遮遮掩掩。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耶律绮不解。

轩辕墨面无波澜,“没什么意思,反正你已经惹来了疑心,我便解开他的疑惑。如此还得了他的信任,又能让你大白于天下,不是很好么?利用你虚假的身份,挑起太后与耶律楚的间隙,水越浑浊,对我们越有利。”

“那我要做什么?”耶律绮死死盯着他的脸。

“投诚。”轩辕墨浅笑,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。

耶律绮冷冽的注视他良久,不由的轻叹一声,“你太可怕,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被你算计,包括你自己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