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4.请狼主赐药 为白筱冰童鞋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已然到了赤峰殿,离歌也没有再退缩犹豫的理由。ZIyouge.com

轩辕墨走在前头,离歌握紧了懿旨走在后头,她很清楚,一旦行差踏错,她倒可以全身而退,但轩辕墨绝没有第二次机会。

“参见狼主!”轩辕墨与离歌双双行礼。

耶律楚就倚靠在软榻上,那些个娈童正小心翼翼的为他捏腿,宫娥站在一旁,低着眉目不敢抬头。

微微睁开眼睛,耶律楚睨一眼二人,视线触及离歌手上的黄绢时,整个人都坐了起来。眸色一沉,耶律楚有些不敢置信,“拿到了?”

轩辕墨看了离歌一眼,清浅开口,“是。”

见状,离歌一步一顿走上前,耶律楚随即退了众人,空荡荡的赤峰殿内,只剩下三人面面相觑。彼此各怀心思,却不说破。

离歌双手奉上明黄色的懿旨,“太后娘娘懿旨在此,还望狼主恕罪。”

“恕罪?”耶律楚嘴角微扬,“你觉得就凭这个,我便可以饶恕你的死罪?擅杀公主,荼毒皇嗣,条条状状,足以让你死上一百次!”

闻言,离歌垂下眉目,“罪女愿为丞相而死,还望狼主给予机会,将功赎罪!”

这话一出,轩辕墨也跟着行礼,“狼主,金灵已经有所悔悟,请狼主网开一面。微臣愿以性命担保,金灵已经弃暗投明,不再与太后为伍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耶律楚锐利的眸子死死盯着离歌。

离歌斩钉截铁,“是!丞相在哪,罪女就在哪!以后唯狼主之命是从,绝无二心!”

耶律楚不说话,仿佛在思虑。

四下陡然一片冷寂,谁都在猜对方的心思。一场心理战的较量,其实是二比一的对峙。

“空口白牙,你以为我会信吗?”耶律楚终于开口。

闻言,轩辕墨看了离歌一眼,离歌便从袖中取出了那张纸条,双手递呈耶律楚,“这是太后娘娘的密令,请狼主过目。”

耶律楚稍稍一怔,随即取过纸条,上头确实是萧太后的笔迹:下月初一,嫁衣红,江山血。

便是这几个字,让耶律楚勃然大怒,“该死!该死的毒妇!竟然敢如此猖狂!若不是虎师大权未归,我岂能容她。”

杀了萧太后,虎师一旦得了消息,就会趁乱造反,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。

如今还不到与虎师抗衡的地步,所以耶律楚才会处处忍耐。否则按照耶律楚的性子,哪里能忍耐这么久。

“狼主稍安勿躁,如今还不到下月初一,还有的是时间逆转局面。”轩辕墨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耶律楚睨了二人一眼,“只要能铲除太后逆党,我便饶了金灵,让你们成双成对。”

轩辕墨眉目微垂,“微臣领命。”

离歌佯装谢恩,恭谨顺从。

“说吧,该如何做?”耶律楚冷眸坐下。

轩辕墨眸色微转,“金灵,你告诉狼主,太后娘娘还说了什么。”

耶律楚挑眉,“还有?”

离歌上前一步,“太后娘娘密旨,入虎师营地,杀丞相。”

“什么?”耶律楚的视线陡然落在依旧面无表情的轩辕墨身上,“太后要杀了你?”

“微臣这条命,太后娘娘早就看着不顺眼了。早在德王爷死的那一日,太后就有心要置微臣与死地。金殿一场唇枪舌战,太后娘娘愈发落了空,如今更是非置我于死地不可。铲除异己剪除狼主的羽翼才算正常,否则就不是萧太后了!”说着,轩辕墨低低的轻咳几声,面色乍青乍白,异常难看。

离歌急忙搀住摇摇欲坠的轩辕墨,“怎样?”

轩辕墨摆了摆手,“没事。”

下一刻,离歌忽然给耶律楚跪下,“罪女知道自己罪该万死,但拼着一死也会为狼主完成大计。只求狼主给予祁连花,唯有祁连花才能救得丞相性命。只要丞相能活下去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这话,是出自真心的。

离歌是真的想要求祁连花,因为她已无能为力。

耶律楚看了离歌一眼,而后抬头望着轩辕墨,只他的脸上依旧是常年不化的积雪。耶律楚轻叹一声,“祁连花?你可知祁连花为何物?”

“戎国瑰宝,百年一遇。”轩辕墨清浅的开口。

“知道就好!”耶律楚不是不知道,自从轩辕墨入了血池归来,整个人的气血几乎被耗尽。轩辕墨这条命早已虚弱至极,随时都会死。耶律楚也明白,唯有祁连花才能以毒攻毒,换轩辕墨一命。但他又念及轩辕墨大彦朝君主的身份,若然救活了轩辕墨,无疑是给自己徒增烦恼。

想着轩辕墨能撑到自己一统戎国的时候,耶律楚便死活不肯拿出祁连花。

如今……耶律楚忽然有种别人威胁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他意识到了一种危险。耶律楚一脸肃杀,冷冽的注视着眼前二人。

离歌跪在那里,“请狼主恩赐祁连花。”

“以毒攻毒未必能救你的命,说不定你会当场毙命!”耶律楚冷然。

轩辕墨点头,“微臣知道。若是微臣死了,就让金灵拿着微臣的脑袋去向太后娘娘复命,如此狼主便可按照微臣的计划,在下月初一,一举拿下太后逆党。如此,也算微臣死得其所。”

“但是那个计划若没有你,如何能保证一定成功?”耶律楚不是怕轩辕墨死,而是怕他死得太早。

如今太后已经决心起事,所以耶律楚的身边绝对少不了轩辕墨。

他已经习惯了让轩辕墨为他出谋划策,取得天下。

彼时对付耶律德如此,现在对付太后,也该如此。

这就是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性。

离歌昂起头,“如果没有祁连花,只怕丞相熬不到下月初一。”

一语既出,耶律楚陡然狠狠盯着离歌。他忽然发觉,离歌的眼底有一种令人惊惧的寒色,冰冷如刃,好似可以割开皮肉,锐利无比。

心下一颤,耶律楚下意识的明白,眼前这个太后的细作,委实不简单。

“祁连花与戎国江山,还请狼主思虑周全。”离歌素来不是好惹的,此刻若不是为了轩辕墨,她绝不会委曲求全的跪在耶律楚跟前。她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轩辕墨死,也不能让叶贞失去丈夫。

“你敢威胁我!”耶律楚冷喝。

离歌直起身子,眸色锐利,拳头握得咯咯作响,“请狼主赐药!”

四目相对,耶律楚与离歌谁也不肯退让半分,殿内的气氛陡然变得诡异森冷。好似随时都会爆发一场厮杀,冷若冰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