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5.交代后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低低的咳嗽着,“狼主不必为难,微臣这身子哪里用得了祁连花这样名贵之物。ziyoUge.com只盼着还能撑到下月初一,如若不然,便也只能是期盼天佑我主,能将太后逆党一举成擒。”语罢,嘴角竟然有些溢血。

“丞相?”离歌急忙搀住他,眼底的焦灼分毫不似伪装。

耶律楚站在那里,凝神了良久,渐渐的冷了眉目,“若是你受不的祁连花,又该如何?”

轩辕墨抬头,“微臣会在进虎师营地之前,休书一封,上面将一切布局详细的告知狼主。只要狼主准备妥当,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便是这一句话,已经是一场交易。

一个换命,一个换江山。

两个男人四目相对,一个锐利如刃,一个平淡如水。到底谁输谁赢,又有谁能说得清楚。只不过这场博弈,总要有人退后一步。但绝对不是轩辕墨!江山可夺,命却只有一条。

离歌冷道,“狼主,用一朵祁连花换一个戎国江山,值得!”

耶律楚嘴角微扬,“值得?值得!”

轩辕墨行了礼,“多谢狼主!”

“但愿你们不会让我失望,否则……就算死,我也要你们挫骨扬灰。”耶律楚咬牙切齿。

走出赤峰殿的时候,轩辕墨险些一头栽下台阶,所幸被离歌一把搀住。外头候着的玄武见着,急忙上前搀了轩辕墨往回走。

“把药给我吧!”轩辕墨扶着车辕,虚弱的喘着气,面如死灰的模样教人看着格外惊心。

“别吃了。”离歌咬牙,“以毒攻毒只会掏空你的身子,让你日益虚弱,对毒药产生依赖性。该死的,如果不是在禁地里没找到,我一定……”

“好了!”轩辕墨适当的阻止了离歌,“当这里是什么地方,是你可以胡言乱语的吗?”语罢,轩辕墨便将玄武递上的药丸吞入腹中,这才缓了口气。

离歌扭头望着赤峰殿方向,捏紧了手中的太后懿旨,刚要迈开步子,却被轩辕墨一声喝止,“不要轻举妄动,这对谁都没有好处。”

“可是你的身子不能拖。”离歌咬着牙。

轩辕墨点头,“我的身子,我比谁都清楚。你放心吧,耶律楚不会让我死,这一国江山的分量,绝对比我更重。”

离歌一愣,却见不远处走来一队奴才。

为首的两名宫婢手中分别托着一个锦盒,直接就朝着轩辕墨走来。

及至跟前,众人行礼,为首的便道,“谨遵狼主旨意,将这两样物件送给丞相大人。还望丞相大人多思多虑,莫要辜负狼主的一番苦心。”

闻言,轩辕墨上前,“微臣领旨。”

玄武与离歌一人接过一个锦盒,面面相觑。要一朵祁连花,也犯不着两个锦盒啊!

“这是什么?”离歌微怔。

轩辕墨睨一眼那盒子,“那是贞儿的东西,自然是要还回去的。否则,如何能说上话呢?”

玄武打开了手中的盒子,却是一朵黑色如莲的东西,“祁连花?好似跟千岁爷所说差不离。”

“上头好像染着血。”离歌凝眉,忽然一怔,“这东西不会是养在血池底下吧?”

轩辕墨轻笑,“什么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拿到了。”

离歌眼底的光黯淡了下去,她不是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。手中的赤金如意宝簪在阳光下绽放着华丽的光泽,但在离歌的眼里,何其冰冷。

此刻,轩辕墨的生与死就握在她的手里,沉甸甸的让离歌有些拿不住。

“走吧!”轩辕墨上了车子,不再多说什么。该做的都做了,接下来就看造化吧!若天可怜见,必有一生,天不相容,亦从容赴死。

离歌拿着太后懿旨,一路上缄口不语。

回到丞相府,轩辕墨一如往常,没有半分变化。仿佛这生死早已置之度外,不悲不喜的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日,谁来也不开门。离歌与玄武就守在门外,生怕轩辕墨出事。他的身子,早已经不起折腾。

原先在渔村还有叶贞的药镇着,及至进了石国,他便每况愈下。等到入了血池,体内两毒相争,将他的血气耗得所剩无几。若不是玄武用了以毒攻毒的法子,也许今日的轩辕墨早已是个死人。

等到第二天清晨,轩辕墨才一脸疲倦的打开书房大门,容颜憔悴,面如死灰。

“离歌,把这封信送给管家,让他转呈耶律楚。”轩辕墨无力的抬了一下眼睛。见离歌愣了愣,便加重了声音,“速去速回,我们还要启程去虎师营地。”

离歌点头,心知轩辕墨是有心推开自己,但如今她必须顾及他的身子,免得他动了气。思及此处,离歌转身便走。

及至离歌走远,轩辕墨才从袖中取出两封信,“这两封信,一封转交叶年,一封转交叶贞。贞儿这封信,就等我……等我倒下之时才可拿出来,否则不得示人。”

“爷?”玄武心惊,略带慌乱的盯着轩辕墨。

谁也不知道轩辕墨此刻的想法,他惯来深不可测。

一双幽暗森冷的眸子,没有半分温度,轩辕墨就站在那里,看了看玄武怪异的面色,嘴角微微勾起,“我之所以支开离歌,就是担心她太冲动容易坏事。你身为东辑事的四大杀神,慕青能让你来帮我,自然是有你的过人之处。这识人这方面,慕青惯来眼毒得很!”

收起书信,玄武垂下眉目,“属下一定不负使命。”

轩辕墨点了点头,“如果我没能醒过来,别把我的尸体留给贞儿,她会受不了。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才能抱着一线希望好好活下去。”

玄武颔首,“属下明白!”

离歌焦灼的飞奔而来,轩辕墨敛了眉目,“伺候我沐浴更衣吧!”

今日的阳光,依旧很好。

马车随着一队宫里派来的随扈,浩浩荡荡的朝着虎师营地而去。离歌将手中的丹丸放入轩辕墨的手中,“祁连花是药引子,我怕不易携带,便把解药练成了丹丸,只此一粒,你要想清楚。如果……如果药效太烈,你的身子未必能承受得住。若是你熬一熬,我可以用毕生功力替你续命。这丹丸一旦吃下去,就没有退路了。”

轩辕墨扭头看她,笑得微凉,“续命?你能续多久?十天还是半个月?一年还是十年?”

离歌羽睫微垂,没有再说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