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6.带一样东西给十三王妃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站在虎师营地的门外,抬头看看满目的营帐,此生许是要终结在这里。ZIyouge.com又或者,这里会是他的重生之地。

离歌带着太后娘娘的懿旨,很顺利的与轩辕墨进入了虎师营地。等着安置了他们,离歌便只身去了木塔其的营帐。

总该表露身份,总该……蓄谋厮杀才是。

叶贞刚好查验了所有的患病军士,确认都开始好转,这才洗了手预备用饭。前脚踏入营帐,耶律辰后脚便跟了进来,容色微微异样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叶贞愣住。

耶律辰盯着叶贞,半晌没有说话。良久,他忽然问,“贞儿,若是他来了,你会怎样?”

叶贞被问到莫名其妙,“十三爷到底在说什么?何以我一点都听不懂?”

“轩辕墨来了,还有老十九。”耶律辰说得很轻,仿佛生怕惊了叶贞,小心翼翼至极。

羽睫微微扬起,叶贞的心里咯噔一声,面上却没有分毫的改变,“是吗?怎么丞相大人也会来此?”

耶律辰定定的看着叶贞,“我总觉得他好像是为你而来。”

闻言,叶贞莞尔嫣然,“我这厢将虎师重患救治得差不多了,他才来验收成果。大抵是耶律楚怕你我动了军心,如今派他过来巡视,为的就是对付你我。你别胡思乱想,如今我与他……”说到这里,叶贞沉冷了声音,“不过是敌人。”

“贞儿?”耶律辰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次觉得格外的不安,好似眨眼间,眼前的女子就会在自己的手心消失。

“十三爷放心,我不会心慈手软。我说过的话,一定会实现。”叶贞凝目望着营帐门口许久,眼底的光寸寸冰冷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清浅一笑,“不过他这一来倒也证明,耶律楚已经慌了神。看样子,你我都已经成了他的威胁,许是不久他就要按捺不住才是。”

这头刚说着话,外头却传来一声响,“丞相大人。”

耶律辰骤然转头望着叶贞,却见她的眉睫陡然扬起,而后不由自主的起身。她站在那里,视线牢牢锁定在营帐门口,看着那抹颀长而熟悉的身影一步步走入自己的世界。终于,他完完全全的站在她的面前。

容颜依旧,笑意清浅,一如渔村里的岁月静好,暖了彼此长久微凉的心。

可是……

叶贞一步一顿走过去,“丞相大人好自在,我们忙得不可开交,你却自由来去,倒教人羡慕得很。”

轩辕墨站在她的面前,低眉看她,而后微微俯下身子,他熟悉的温度就扑在她的面颊上。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,如同无形的网,让她一下子坠入而无法自拔。他笑得摄魂,眼角眉梢的积雪为她轻轻融化。

她下意识的倒退一步,他是故意的。

他明知道,她受不得他的柔情。

以前如此,后来如此,现在也不会改变。

“十三王妃如此辛苦,我不来看看,如何放得下心?”轩辕墨看见她的窘迫,徐徐直起身子。

叶贞转身,换去脸上的慌乱,仍做她从容淡定的十三王妃,“现下丞相亲眼所见,可以放心了吗?”

耶律辰上前一步,握住了叶贞微凉的手,“先去吃点东西吧,一早上不曾用膳,可别饿坏了身子。”

闻言,叶贞报之一笑,“好。”却也不曾回头看轩辕墨一眼。

“丞相还有事吗?”耶律辰冷了眉目。

“没什么事,只是奉狼主之命,带一样东西给十三王妃。”轩辕墨手一扬,玄武便捧着那锦盒上前。

叶贞微怔,警惕的看着他们,“什么东西?”

轩辕墨邪冷轻笑,“既然是狼主交付的,我们自然不敢轻易窥探,还是请十三王妃自己看吧!”

耶律辰上前接过盒子递到叶贞跟前,叶贞凝了眉头,缓缓打开来,竟是太后娘娘恩赐的赤金如意宝簪。耶律楚归还簪子是何用意?因为一无所获,故而借机试探?还是警告他们莫要轻举妄动?

“十三王妃不小心丢了簪子,万一太后娘娘责怪下来如何能担当得起?如此珍贵之物,还是小心保管为好。有一不可二,原物奉还,好自为之。”轩辕墨站在那里,说着冰冷而冠冕堂皇的话语。

叶贞笑了笑,“我还以为是贼人窃了去,原来是我不小心丢了?丞相大人好本事,这样也能被你找到。如今原物奉还,大人也算是功德圆满,是不是?你许我簪子,我许你功德,你我算是扯平了。”

“十三王妃能言善辩,我这厢比不得。这功德倒也是极好的,说不定哪日轮回,还能派对上用场,不至于永堕阿鼻。”轩辕墨说这话的时候,视线一直停在她的脸色。

闻言,叶贞低头冷笑,“丞相大人说笑了。”

轩辕墨眸色微恙,“太后娘娘说这簪子配你如同莲池荷花开,想来也是有缘故的。莲之为物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倒也与十三王妃极为相似。不知我这话,可还中听?”

叶贞心下一怔,低眉望着锦盒内的如意宝簪,复抬头盯着轩辕墨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十三王妃如此聪慧,想来自然明白。”轩辕墨轻轻吐出一口气,“告辞!”

“慢着!”叶贞脱口而出。

轩辕墨转身,站在营帐门口看她,眼底的光依旧清浅不一,教人无法捉摸。

方才分明想要说点什么,可是等着他转身,叶贞忽然觉得什么话都卡在了喉间。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的叶贞觉得内心极度不安。许是军营相逢,让她想起了当日在大彦朝的军营里,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生死相依。

他忘了,她却永世难忘。

“十三王妃还有事?”轩辕墨挑眉看她。

叶贞嘴角微扬,“没什么,只是还未向丞相大人道谢。”

轩辕墨笑了笑,眼底光如同暖了一冬的雪,“客气!”

语罢,他终于走出去,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里。

叶贞低眉望着手中的锦盒,里头的赤金如意宝簪绽放着熠熠光华。

“耶律楚这是什么意思?”耶律辰愣了愣,不明白为何夺了簪子又要送回来。

“不知道。”叶贞摇着头。

指腹轻轻拂过簪子表面镶嵌的宝石,叶贞凝了眸,心里有种不安的错觉。缓缓坐下来,这一坐足足坐到了夜里。耶律辰什么都不说,只是在一旁守着她。叶贞不言不语,只是望着手中的簪子发呆,容色肃静,仿佛凝了漫天的烛光。

安静得教人不忍打扰。

一道人影没入营帐内,两人随即一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