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7.十三爷,对不起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老十九?你来做什么?”耶律辰稍稍一怔。ziyoUge.com

离歌越过耶律辰,一步一顿走到了叶贞跟前,她站在那里,隔着自己虚假的皮面定定的注视着叶贞,“太后娘娘密旨。”

说着,离歌便将萧太后亲手所写的密旨递呈上去。

叶贞起身,看一眼耶律辰,耶律辰快速接过,“是母后的笔迹。”

“这个印章也是太后的。”叶贞顿了顿,“十九公主你……”

“属下金灵,并非十九公主耶律绮。”离歌不敢直视叶贞的眼睛。

她素来都知道,叶贞的心思太过细密,稍有不慎,她就会看出自己的心虚。离歌也算是混迹江湖之人,对于这些扯谎素来是信手拈来。可是如今,她忽然觉得每说一句话都如同锥心,她甚至有一种冲动,想要告诉叶贞一切事情的真相。

但……离歌还是忍了下来。

垂下眉睫,离歌尽量遮蔽自己的眸中精芒,不让叶贞看出端倪。

“什么,你不是老十九?”耶律辰心惊,“那十九公主去哪了?”

离歌不做声。

叶贞却仿佛明白了什么,“十三爷别问了。”

“此话何意?”耶律辰凝眸,眼底的光清浅一颤。

“太后娘娘的人顶替了十九公主,这十九公主的去向,怕也只有太后娘娘才知道。”叶贞扭头看着耶律辰,“耶律楚尚且心狠手辣,一手扶植他的太后娘娘,你的母后,难道是泛泛之辈吗?”

耶律辰愣在原地半晌,眼底的光渐渐的转为愤怒,“你是说老十九……”

“生或死,十九公主一己之身,早已不再重要。”叶贞说得冷漠至绝,“只怪她生错了皇家,岂不闻最低无情帝王家。”

十九公主的生死,确实已经不再重要。

“下月初一,嫁衣红,江山血。”叶贞低低的吟出,“看样子,血染江山的日子,不远了。”

“先是德皇叔,现在是老十九,皇家的人,渐渐的越来越少了。”耶律辰冷了眉目,“下一个不是我,就是皇兄。抑或是母后自己,谁也别想跑。”

叶贞望着离歌,却见她可以垂着眉目,并不敢看自己一眼,心下有些生疑,“金灵,太后娘娘可还有其他吩咐?”

离歌颔首,“是。太后娘娘虽然被软禁宫中,但早已筹谋得当。今日许属下进入虎师营地,就是为了除去狼主的左膀右臂。”

闻言,叶贞的羽睫陡然扬起,“你说什么?”

耶律辰自然也明白这话的意思,上前一步冷了眉目,“你是说母后要杀了轩辕墨?”

离歌点头,“太后娘娘吩咐,杀了丞相,断了狼主的后路。”

倒吸一口冷气,叶贞站在那里,眸光利利如刃。

杀了轩辕墨?

杀了墨轩?

怎么可以?!她想过千万种要他失去所有的结果,却从未想过要取轩辕墨性命。因为他是她的夫,她孩子的父亲,她一心要带回大彦的男人。

“太后真的这么说?”叶贞良久才开口。

“是。”离歌诚恳至极。

耶律辰握住叶贞的手,愕然发觉她的身子竟然有些微颤,当下愣在那里,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叶贞镇定了心神,面色依旧波澜不惊,“太后可曾交代,该如何杀死丞相?”

“属下已经通知了木塔其将军,将军会妥善安排。必然要做得天衣无缝,否则狼主那里不好交代。”离歌说得格外仔细。

“已经通知了?”叶贞声音微颤,“木塔其将军可说要怎么做?”

“午夜时分,毒入骨髓。”离歌说这话的时候,自己的心也抽着疼。

叶贞颔首,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去准备吧!”

语罢,叶贞缓缓坐下来,眼底的焦灼几乎要燃烧了自己。

离歌不敢去看叶贞是什么表情,她怕自己会忍不住,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,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,她是清楚的。

贞儿对不起!

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,为了你,为了哥,我又骗了你一次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担忧的望着她,“也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。”

“太后娘娘的命令谁敢违抗,何况……如今的时局,他确实该死。也唯有他死了,太后娘娘才能多几分胜算。所以……”叶贞觉得整颗心都被凌迟,片片分割,“其实我早该想到,会有这么一天。”

耶律辰深吸一口气,“我帮你保他性命,可好?”

叶贞抬头望着耶律辰,“这是虎师营地,太后娘娘的旨意,木塔其是绝对会执行的。还是我自己去找墨轩吧,若能让他离开虎师营地,也许还有一线生机。到底,我不想让他死。我要的是活生生的他,不想做他的遗孀。”

闻言,耶律辰眼底的光黯淡了一下,“你放心,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支持你。”

视线一扫,叶贞忽然盯着桌案上的锦盒,脑子里嗡的一声。

神是鬼差的,她重新取出如意宝簪,仿佛想起了什么,掰开了上头的坠子,簪体是空心的,上次她便是从这里取走了萧太后的密诏。

下一刻,簪子砰然落地,叶贞站在那里,眼泪忽然滚落。

簪子里头,是一根红线,如她腕上所系,颜色如血。

“这是什么?”耶律辰心惊。

叶贞的羽睫止不住颤抖,却是又哭又笑,“又骗我!他又骗我!说好了不再算计我,可每次都食言!为什么……还要骗我一次?却骗的我好惨!”

“贞儿?”耶律辰容色焦灼。

叶贞撩开自己的衣袖,露出腕上的红线,“这是他送我入宫前,亲手所系。从此魂梦与君同,不离不分系红鸾。十三爷,对不起。”

音落,叶贞夺门而去,再也没有回头。

耶律辰站在烛光里,定定的看着叶贞离开的方向,这一去,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吧!他不知道轩辕墨何时想起了一切,也不知道轩辕墨到底要做什么,一直蛰伏在耶律楚身边。他唯一知道的是,叶贞的身边,以后都不会再容得下自己。

原来静静的守候,也是一种奢望。

叶贞奔跑在军营里,笑着流泪。远远的,看见轩辕墨的营帐,烛光摇曳。他的影子倒映在营帐上,叶贞心头的石头缓缓落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