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8.无论何时,记得从容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外头的营帐,没有一个守卫,叶贞站在外头,忽然明白自己又被他算计了。ZIyouge.com

撩开帘子进去的时候,她看见烛光里的轩辕墨,一人一茶,他的面前,永远都摆放着那副棋局。不管走到哪里,他都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。如同高山积雪,冷漠抗拒,只为她回眸一笑时融化风霜。

“来了。”他抬头,含笑望着气喘吁吁站在营帐门口的叶贞,“外头的人我都支开了,鬼卫会盯着,不许任何人靠近,今晚你我可以好好说说话。”

叶贞看着他,“你又骗我。”

轩辕墨笑了笑,“最后一次。”

“上次你也这么说,我还能信你多少次?”叶贞站在那里,红了眼眶。

他手中的黑子落定,终于起了身定定的看着她,如往常般冲她拦了手,“贞儿,过来。”

便是这一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话语,让叶贞的眼泪再也无法遏制。

罢了罢了,这辈子反正折在他的手里,生也好死也罢,逃不开就是逃不开。不管他骗了她多少次,她都无法硬起心肠,无法恨之入骨。那些骄傲的话语,在他的清浅一笑间,顿作风烟散。

叶贞奔入他的怀里,那熟悉的气息,温暖的怀抱,深爱的男子,此生的不离不弃,霎时都回到了她的世界里。失而复得的感觉,如同被撕裂的心,慢慢拼凑回来,教人再无法割舍这种情感。

轩辕墨低眉,深情凝望着怀中的女子,这辈子就只对她一人付诸真心笑颜。

捧起她的容脸,轩辕墨勾起迷人的唇角,苍白如纸的脸上,有过春风无限的温暖,“真好,此生还能有机会再拥着你,我已无憾。”

“墨轩……”叶贞泪如雨下,“说好不许再算计我,何以你次次都食言,你可知我为你心伤至此,你如何能忍心这么待我?轩辕墨,我是你的妻子,我不要你什么如画江山,我只想与你携手共度余生。”

轩辕墨噙着泪,一如往昔的用微凉的指尖,将她鬓间的散发拨弄至耳后,“傻瓜,我今日所做,都是为了你我的余生。左不过……人算难如天算,有些事并非你我可以左右。贞儿,也许你今日不明白,但是来日你一定能懂。”

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叶贞泪流满面。

“我要说的就是。”他笑得倾世,“我爱你。”

俯下头,他终于吻上了她的唇。若此生无望,只愿将这一身的风华,都在你的眼前凋谢。

唇齿相依,彼此的泪混合一处,她泪流满面,他清泪两行。此刻再多的话语,都比不过一个痴缠的吻,一个真心交付的生死之约。

一句我爱你,融化了她的心。

她知道他的骄傲,也知道他的隐忍,却不懂他的爱,隐忍深沉到何种地步。他算计着身边所有人,包括他自己,却也用这份算计,擒了她的心,夺了她的一生,如今正在铺垫她的下半生。

良久,轩辕墨终于送开了她。

拥着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上,轩辕墨用自己的下颚抵着她的发,嗅着她熟悉的发髻幽香,依稀仿佛回到了那年那月,“好怀念渔村的日子,我们一家三口,安安静静的没有纷扰,不必再介入宫闱厮杀。”

叶贞躺在他的怀里,双手环住他的脖颈,“只要你说一句话,我就随你海角天涯。”

轩辕墨在她眉心轻轻一吻,“好。以后你说什么,就是什么。”

“明日我们就走好不好,不要管什么戎国,也不理什么大彦朝。就我们两个,然后找回小梧桐,我们一家三口还可以再一起,隐姓埋名,过最平淡的日子。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,我只要一个家。”叶贞依偎着,此刻什么都不再重要。

什么欺骗,什么算计,她都可以不计较。

只要人还在,一切都可以忘掉。

“贞儿,那根线还在吗?”他忽然问。

叶贞抬起手腕,腕上的红线颜色依旧,“还在,不管发生什么事,如何能舍得扯断。”

轩辕墨眸色凝重的点头,“这样也好,好好留着吧!哪日见着,也是一个念想。”

闻言,叶贞稍稍一怔,“墨轩,你说什么?”

“那年,也不知怎么了,竟发了疯似的为你绾青丝。你可知我素来不喜欢女子靠近,偏生得你这样的倔强,竟像极了当年的我。看到你的眼睛,你可知我当时就被触动。这一触动,便再也没能忍住。”他顾自说着,言语轻柔。

叶贞不再说话,只是听着他的心跳,听着他缠绵的话语,脑子里过往的事情,一次次倒带在眼前。

“我看着你入宫,把你调离冷宫。你自恃聪慧,却没有那份宫闱该有的狠绝。每次都要我为你收拾烂摊子,从司库房,到麒麟树,再到最后的合欢树。你却始终学不会那份决绝,这是我最痛心,也是最欣慰之处。分明是矛盾,依旧还是庆幸,没有让你成为心狠手辣之辈。”

“如今能看见你一如往昔的笑,我忽然觉得自己当初何其残忍,险些毁了你的一生,毁去你下半生的快乐。现下还能拥着你,听你喊一声墨轩,此生足矣,夫复无求!贞儿,不管以后怎样,保持你最初的那份心。不要让鲜血,蒙了你的眼睛。就算身居高阁,就算君临天下,也要记着从容。”

叶贞点头,清浅的笑着,“好!”

一滴血从上头坠落,落在她的裙摆上,顿时融开,宛若雪中红梅,颜色艳丽夺目。

顺着鲜血滴落的方向抬头去看,叶贞僵在那里,看着轩辕墨笑得何其倾世,嘴角的血不断的涌出。那黝黑的液体,不断的滚落,全部落在她的身上。

她张了张嘴,所有的声音卡在喉间,眼泪夺眶而出。

轩辕墨用指尖抚了抚唇角,脸上依旧是一副清浅的从容,“莫怕,没事。”

音落,他的身子从凳子上滑落,连带着她一起摔在地上。

“墨轩?墨轩?”叶贞忽然喊出声来,急忙抱住轩辕墨微凉的身子,顿时泪如雨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