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9.就算死,也不忘算计她 钻石过600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哭着喊着捧着轩辕墨的脸,那不断涌出嘴角的黑血浸染她素白的手,她的泪如洪水决堤,“墨轩你撑着,我可以救你,我一定可以救你!”

她死死扣着他的腕脉,轩辕墨保存着一丝清醒,倒伏在她的怀里,笑得依旧从容而惊心。ZiYouGe.com

下一刻,他轻轻拍了拍叶贞的手背,若宠溺般的低语,“傻瓜,没用了。我这身子能撑到今日早已不易,若不是想着,我死之后你该如何自处,我何必苦苦挣扎。”

“不要走。”她知道他身子带毒,当日亲王府门前她也探出了他体内的两股诡谲的力量交锋。可是她万万没想到,事情会在短期内变成这副样子。她给他开的药,不是可以镇毒吗?何以还会如此严重?

严重得,气若游丝,脉象虚弱得几乎无法探出。

“听我说,贞儿。”他勉力撑着,整张脸煞白如纸,眸中的光泽微弱至极,“不管结果如何,替我活下去,我们还有小梧桐。我已经安排了一切,若戎国不灭,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。你的身份是威胁大彦朝最好的把柄,所以我不走,只是不想让你再受颠簸。”

“不过你现在可以放心,该布的局,该走的路,我都为你铺好。若你不愿,可以带着小梧桐远走高飞。若你愿意,这大彦朝的江山连同整个戎国,我都为你拱手相付。你可以君临天下,我想着风阴和慕青也是肯的。有你守着我的江山我的孩子,我放心。”

他艰难的喘着气,颤抖的手轻轻拂去叶贞脸上的泪,“只准哭这一次,我答应你,以后都不会再算计你。以后,也没有机会再算计你了。你可以放心的信我一次,唯这一次,好不好?”

叶贞泪如雨下,“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?你知不知道,我宁愿与你风雨共担,我也不想看见这样的结果。”

“我知道,被留下来的人,何其痛苦。可是贞儿,答应我,不许轻言赴死。你说曼陀罗是隔世的爱,那我便等着你。哪日你寿终正寝,我还在奈何桥边等着你。下辈子,我做个简单的男子,不再处处算计,一定好好护着你爱着你,成全你的一生一世一双人。”他握着她的手,眼皮沉重得几乎抬不起来。

他继续说着,仿佛已经是最后的言语,声音越发的微弱。

叶贞放声哭着,声声凄厉,外头有鬼卫守着,不会有人进来。

诀别的声音,让她痛彻心扉,生离死别的凄楚,让她无法承受。若是可以,墨轩,我愿替你死。你留下来,留下来好不好?不要丢下我一个人!我一个人撑了太久,你如何能忍心,再次丢下我一个人?

“不要用三言两语的遗言打发我,你欠我一生一世,你如何能还我?我不要下辈子,下辈子太遥远,我看不见摸不到。墨轩,我爱你,你怎么忍心伤了我又弃我而去?”叶贞泣不成声,他的脉象却已经无法摸到。

她想救他,却已经无能为力。

那种眼珠子看着自己心爱的人,慢慢死在自己的怀里,这种痛,谁都无法感受,叶贞觉得整个人都已经崩溃。

多少话卡在喉间,只能随着彼此的眼泪不断坠落,无声无息。

“我给你留了一封信,等我死后,玄武会交给你。贞儿,这辈子我欠了太多,唯独对你,我心怀愧疚,抵死无法相付。此生,我唯一后悔的事,就是送你入宫。宁愿不相识,不作两心伤。我教你断情绝义,心狠手辣,却没想到自己却步步错落。我不后悔爱过你,于这一生,也就做对了这么一件事,比之江山更让我痴迷。”

“你总问我江山美人要哪个,我执意告诉你,只选江山。其实我早输了,只是不肯承认罢了。这一场算计输给你,我心服口服。贞儿,别怪我心狠,我只是……只是爱你太深,所以……”

叶贞如孩子般嚎啕大哭,颤抖着紧拥他逐渐冰冷的身子,“轩辕墨,为什么?为什么连死你都要算计我?还敢说下辈子不再算计?你算计了我一辈子,眨眼间就斩断了我的永远。我愿意随你天涯海角,求你,我求你不要丢下我!”

他像胜利者一般笑着,眼角有泪滑落,双目终于无力的合上,“这次,看你还如何与我说,我愿与君绝……”

脉断,人亡,恩爱仇怨至此烟消云散。

“墨轩?墨轩?你醒醒……不要丢下我!”叶贞发疯的喊着,摇着他冰冷的身子,那一刻她觉得世界在自己的眼前崩塌,彻骨的寒冷,锥心的绞痛。她想喊,可是喊不出来,除了撕心裂肺的哭,她什么都做不了。

什么医者仁心,她要救的人,始终只有他一个。

可是为什么?

他佯装失忆,她痛彻心扉。

如今他们总算可以袒露心扉,为何却给她这样的结局?

“老天爷,若我们杀孽太多,就来索我的命,把我的丈夫还给我,把我孩子的父亲还给我!我什么都可以做,我什么都可以改……我什么都没了,到底还要怎样才能放过我?”叶贞仰头哭喊,泪如雨下又能怎样,他已随风而去,再也不复存在。

玄武从外头走进来,单膝跪在地上,伸手探了探轩辕墨的鼻息,哽咽了一下,“贵妃娘娘请节哀,皇上去了。”

双手递上轩辕墨早已备下的书信,玄武眼眶泛红,“这是皇上早就备下的,要属下亲手交到娘娘手里。”

叶贞狠狠甩开他的手,“我不要什么遗书,你们东辑事不是无所不能吗?你救活他,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!”

“娘娘,皇上早已油尽灯枯,能撑到今日只是因为放不下娘娘您。还请娘娘节哀,不然皇上九泉难安。”玄武垂着眉目。

门外忽然一阵冷风吹入,一道黑影疾驰而过,叶贞只觉得身上一空,轩辕墨的尸体已不见踪迹。营帐门口,黑衣人扛起了轩辕墨的尸体,飞速消失在夜幕里。

“墨轩……”叶贞疯似的追出去,凄厉的喊声划破夜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