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0.君临天下日,尸骨魂归时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哭着喊着奔跑在军营里,那一刻,她什么都不想要,只要那个叫轩辕墨的男子。ZIyouge.com脚下一歪,整个人扑在地上,眼睁睁看着黑衣人带着轩辕墨消失无踪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连最后的希冀都要带走?墨轩……”她跌坐在地,泪如雨下,“我只是想守着你,你却连这点奢望都不肯给我。到底我要怎么做,你才肯放过我?”

玄武跪在叶贞的身后,也不去追黑衣人,只是垂下眉眼,声音稍许哽咽,“皇上有旨,不许留尸身于娘娘,免教娘娘徒心伤。”

叶贞扭头看他,脸上的表情几近扭曲,她笑着,笑着,泪流满面,“我就知道,这盘局我还是赢不了他。他什么都算到了,最终在我的心里扎上一刀,还不肯让我痊愈。轩辕墨,你好狠!这就是你教我的吗?对自己狠,才能对别人更狠。哈哈哈……”

她凄厉的笑着,漆黑的夜,血色淋漓的心。

玄武将那封信双手递呈,“这是皇上留给娘娘的。”

叶贞死死盯着那封信,忽然夺过来几欲撕裂,然……她这才发现,信封里头的信,竟然是写在黄绢之上。

他早就料到,她会不顾一切的撕扯,所以……又摆了她一道。

叶贞仰头大笑,泪如雨下,“轩辕墨,你这个混蛋!你就是混蛋!”

玄武不再说什么,只是跪别叶贞,纵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叶贞知道,轩辕墨不肯让自己见到他的尸体,那么此生,她是绝对找不到的。他的心思,何人能猜得透?这般隐忍,这般的深沉。

黄绢上是他熟悉的字体,借着微弱的火光,她仿佛看见他回眸轻笑的脸。嘴角带着一丝冷蔑,眼底却只对她一人温柔。他会拦了手,浅浅的喊一声,“贞儿,过来。”

双手颤抖的捧着黄绢,叶贞泪落无声。

贞儿吾妻:

你若见着此信,我必魂归九泉。非我所愿,却无力更改。我欲与卿结交百年好,终难敌世事难料。许你君临天下,却许不了你想要的沧海桑田。

此生若有恨,只恨生就帝王家。

此生若有情,只缘与卿共执手。

然这一生,恨也罢,情也罢,终归随风去,我到底还是欠了你,欠了我们的孩子。

我虽不在你身边,却只愿你与孩子和美安好。这戎国的江山,这大彦朝的天下,任你抉择。若你愿意,我已为你铺好一切,你只管安心做你自己。彼时登高一呼,你便可以君临天下。有风阴在,他会愿意成你的左膀右臂,拥你为君。

我身无长物,没有什么可以留给你,唯独这天下,我拱手相付。

贞儿吾妻,好好活着,活着走出戎国,抚养孩子成人。

若时光可以逆转,只愿相逢青葱时。

奈何只落得君绾青丝卿落泪,来生再见。

君临天下日,尸骨回魂时。

墨轩绝笔!

“墨轩!”叶贞望着漆黑的夜,望着明灭不定的火光,“为何每次都要逼我抉择?君临天下非我所愿,尸骨回魂却是我毕生所求。轩辕墨,你好狠好可怕,每次你都算到我心中所想。偏偏,我还是愿意跟着你走,一次又一次,像个傻瓜一样被你耍得团团转。”

跌跌撞撞的起身,叶贞觉得整个人都被抽空,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冷厉,让她不自觉的颤抖。将黄绢收入袖中,四周黑漆漆的教人害怕。她仿佛看见张牙舞爪的无常,看见那些随风而散的魂魄,终于都覆灭在火光里。

君临天下日,尸骨回魂时?

轩辕墨,如果你敢骗我,如果你再敢骗我,我一定……一定杀了你最爱的女人。这对你而言,是最重的惩罚,不管你信不信。是你教我的,对自己狠,才能对别人更狠。

她觉得自己就是鬼,浮游在这个冰冷黑暗的世界。

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,她只记得走进营帐的时候,看见那燃烧的烛火,便一头栽在了地上。

醒来的时候,叶贞看见耶律辰坐在自己的床沿,容色憔悴。

“贞儿,你醒了?”耶律辰心惊,急忙搀起她。

叶贞面如死灰,眼底没有一点光彩,她痴痴的坐在那里,只是盯着门口一动不动。外头天色大亮,阳光很好。

天再暖,也暖不透冰冷的心。

外头好一阵喧嚣,耶律辰看了看外头,又看了看叶贞,“昨晚出事了。”

叶贞没有反应,只是羽睫垂了一下。

“丞相……”耶律辰顿了顿,“没了。房内一滩黑血,大抵是……”

“他死了,是我亲眼看见的。”叶贞终于开了口,眼底的灰暗带着隔世的冰冷,“他就死在我的怀里,我……救不了他。可笑我还自诩济世救人,却原来什么都没用。”

耶律辰陡然握住叶贞的手,“贞儿?”

叶贞抬眼看他,脸上没有悲伤,有的只是冷漠疏离,“军中现下如何?”

“木塔其将军已经去调查,说是茶中有毒。不过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现下也没有确凿的定论。”耶律辰说得很轻。

但在叶贞听来,却是何等的刺痛。

毒死的?是毒死的!她亲眼看见他毒发身亡,还收到了他所谓的遗书。

“谁都找不到他,他决定的事情,任谁都无法更改。”叶贞面无表情,心若凌迟。

“你是说,丞相真的死了?”耶律辰低低的问了一句,眼底有过异样的神采。

叶贞的眸子陡然变得冷厉如刃,狠狠剜在耶律辰的脸上,“是!他是死了,我亲眼所见。以后都不会再出现,就连他的尸体,他都不肯留给我。十三爷,你满意了吗?”

耶律辰愣住,“贞儿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贞下了床,“金灵在哪?”

“她佯装公主,自然在营帐中等着最后的结果。”耶律辰担虑的看着叶贞。按理说她与轩辕墨感情如此深厚,如今轩辕墨死了,不是该悲痛欲绝吗?可是此刻的叶贞,不悲不喜,无怒无嗔,反倒像个局外人。

是昨夜发生了什么?还是……

今日的叶贞,好似冷得彻骨,一双幽暗的眸子,没有半点温度。

耶律辰一顿,叶贞却已经大步走出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