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1.丞相的死讯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昨晚有鬼卫暗地保护,几乎没有人看见轩辕墨是怎么死的,是故现在轩辕墨的生死已经成了无人可知的谜。ZIYOUGE.COM只有叶贞知道,他骨子里的骄傲。生和死,他都不愿任人摆布。可是他却残忍的将这一幕展现给她看,偏是要她记住,刻在骨子里,记清楚自己心爱的男人是怎么死在她的怀里。

爱若短暂,那就拿恨来成全。

他走得不留痕迹,连尸体都不曾留下,空余恨与她,与这万里江山。

她若说不恨,那是假的。

轩辕墨,既然你要我君临天下才能找回你的尸骨,那我便如你所愿。反正这辈子被你骗了太多次,过了这一次,你就再也骗不到我。

等我找回你的尸骨,就与你一起埋尸黄土之下,再也不分开。

营帐外头重兵围困,叶贞走过去的时候,她看见十九公主与木塔其正在说些什么。杀了人,却还带着笑,教她如何能释怀?茶中有毒?非亲近之人,是绝对无法在轩辕墨的茶里下毒的。他素来多疑,不会轻信任何人。

所以这毒,除了老十九,旁人是没办法做到的。

好,很好!

叶贞看了看天,阳光明媚,以后这世上,自己可以所向无敌了吗?没有牵挂,没了牵绊。除了小梧桐,好似她什么都没了。

“十三王妃?”木塔其看一眼叶贞站在营帐外头的冷戾模样,稍稍一怔。

“不必找了,丞相大人已死,乃我亲眼所见。”叶贞扭头望着他们,嘴角是一抹似笑非笑的清冷,如同说着不相干的人,“尸身被一名黑衣人所劫,如今不知去向。”

木塔其怀疑的望着叶贞,“你如何看见这些?为何今日才说?”

“昨儿个吓着了,以至于没能看清楚这些,便晕了过去。说来真是笑话,还望将军莫要见笑。如今我以我十三王妃的身份起誓,丞相已死,可以盖棺定论上报狼主了!”叶贞笑着,阳光下眸光利利。

耶律辰从后头走来,“昨夜贞儿确实晕过去了,如今才说清楚。怎么,十三王妃的分量不够的话,我这个十三爷的分量总该可以了吧?”

木塔其点头,“既然是十三爷所说,那必定是没错的。只是丞相大人在虎师营地遇害,狼主若然怪罪下来……”

“这事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。”叶贞扳直身子,面色肃冷,“早前我就与丞相把过脉,将军上报时,只管说是旧疾复发没能及时救治。至于尸骨,便只当是送回相府途中被人被人所劫。丞相当日斩杀德王爷及其部下,想必仇怨不少,此刻正好推到他们身上,将军也就不必再担这干系。”

闻言,木塔其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叶贞,她思虑周到,仿佛早已算好了下一步该如何运作。但叶贞所说的确实可行,一方面可以将轩辕墨之死一笔带过,另一方面也能给狼主一个极好的交代,不至于连累虎师,影响太后娘娘的大计。

“怎么,将军觉得不妥?”叶贞冷了眉目,眸若利刃,不带一丝温度。

木塔其看了十九公主一样,微微点头,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上一封折子,向狼主禀明实情。”

语罢,木塔其转身便走。

叶贞这才将视线清清冷冷的落在老十九身上,眸色微红。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头,她恨不能将眼前的女子撕成碎片。却将金灵的眼眸也是红了一下,而后痴痴的望着被重兵把守的营帐,仿佛……

一步一顿走过去,叶贞终于走到了金灵跟前,“你的目的达到了,可以向太后娘娘复命了。”

金灵扭头看她,嘴唇张了张,却没能说出一个字。

她能说什么?

她该说什么?

说:贞儿,我是离歌,轩辕墨是我哥,所以我不可能杀他。

可是……说了能有什么用?轩辕墨能活过来?还是她有能力逆转轩辕墨留下的杀局?走到今日的地步,就算离歌说出自己的身份,也不能改变什么,甚至于会让叶贞心生恨意。

被仇人哪怕是不相识的人设计,最多是愤怒与怨恨。

但被自己身边的人,乃至最深最爱的人步步设计,谁能说得清楚这种痛楚?彼时叶贞不就是因为受不了叶年与轩辕墨的算计,才会假死离宫吗?

离歌不敢说,这辈子她什么都敢做,杀过人,刀头舔过血,唯独现在面对叶贞,她什么都不敢说。

让她保守秘密,无疑比杀了她更让她难以承受。

可是贞儿,对不起!

我哥走了,你却还要活下去,所以……我只能继续骗着你,把我哥未完的嘱咐化为实践。

深吸一口气,离歌点头,“我会跟太后娘娘交代,这就不劳十三王妃多心。”这话说完,离歌快速离开,不做片刻停留。

她怕自己一犹豫,叶贞就能看出端倪,而自己如何能忍心面对外表坚强,内心已经支离破碎的贞儿?

望着那抹背影在拐角处一闪即逝,叶贞眸色肃杀,一身凌然冰冷无温。

杀了人,还能如此淡定如常?

她不会放过这里的每一个人,血债血偿,天理循环,谁都别想好过。

耶律辰站在那里,看着叶贞面无表情的模样,心里狠狠的疼了一下,“你若是想哭,就哭出来。”

叶贞扭头看他,嘴角微扬,眼底再无任何波澜,“我为何要哭?他说过不许我哭,只这一次,唯这一次。除非他死而复生,否则这辈子,我的泪都随他葬在风中。以后我只流血,不会再落一滴泪。”

值得她流泪的人都已不在,她还有什么可哭的?

深吸一口气,她站在那里,风吹起她的衣袂,拍在身上呼啦呼啦的响。

墨轩,以前你放弃的一切,今日我便全部为你收回。

只是你莫要忘了自己的誓言:君临天下日,尸骨回魂时。

我便等着你!

不要再骗我……

丞相轩辕墨的死讯很快就传出去,顿时朝堂哗然。彼时耶律楚正在与自己的娈童们痛饮狂欢,期待着戎国彻底回归的消息。谁知听到轩辕墨暴毙的消息,手中的杯盏当时便摔落在地。下一刻,他怒而持剑,将殿内所有人杀得一个不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