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2.丞相出殡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一死,有人欢笑有人愁,萧太后计谋得逞,自然喜上眉梢。ziyoUge.com耶律楚没了左膀右臂,自然也是折了翅膀的老鹰,想要高飞已然不可能。唯有靠着轩辕墨留下来的布局,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最后的殊死一搏。

石国一纸令下,举国同哀,丞相轩辕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赐金顶玉葬,百官致哀。

因为轩辕墨丧礼,耶律辰与叶贞走出虎师营地,暂时回到了亲王府。

马车在街市上徐徐而行,途径丞相府门前,叶贞撩开车窗帘子,看见那恢弘的府邸悬挂着惨白的灯笼,上头两个硕大的“奠”刺痛了她的眼睛。眼眶红了一下,泪腺早已干涸,忘了哭是什么滋味。

缩回手,叶贞端坐车内,宛若什么都不曾看见,宛若什么都于己无关。

回到亲王府的时候,耶律辰将一套黑色的素服交给叶贞。叶贞没有拒绝,若是换做以前,她一定要孝服加身的。可是现在,她已经无所求。

人死了,可是念还在。

这念就是她活下去的理由,为的就是还能再见到那个尸骨回魂的男子。

一身黑衣如墨,叶贞临窗而立,负手站着,忽然明白为何轩辕墨如此喜欢负手立于窗前。一个人历经太多,看得太远,却在最后才发现,被困在四四方方的窗户里头,就会想起要放低身份,要隐忍蛰伏。

他这一忍,便是八年。

只是她不曾想过,万里江山,在他唾手可得的时候,他却选择了随她隐退。身居高阁,没有那个堪与自己分享执手的人,纵有江山如画,也比不过心爱之人回眸嫣然。

此刻,她便是他当日的心境。

耶律辰站在她的身后,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“原本今日为他穿孝的人是我,可是那个杀了他的人却假惺惺的为他守灵。十三爷,你说我该怎么做?”叶贞转身看他,“是哭着找过去,还是学着当日他的模样,对自己更狠一些。他能假装忘记一切,我也可以。”

“走吧!”耶律辰想要过去牵她的手,叶贞却侧身避开,头也不回的走出去。

此刻的她,只当自己是个死人,无怒无嗔,无悲无喜,与丞相轩辕墨,素无瓜葛。

百官致哀,整个丞相府,被黑白两色笼罩着,陷入一种极度压抑的哀戚中。哀而不悲,多少寒凉,谁有说得清楚。许是致哀的百官,大多数是想着轩辕墨死的!到底他是耶律楚的宠臣,有他一日,多少人升迁无望。

一声“十三王爷,十三王妃到”,所有人都将视线落在门口的马车出。

叶贞随着耶律辰走进丞相府,这是她第一次踏入奢华的殿宇。满目繁华空凋零,该是怎样的可笑?

白绫随风摇曳,叶贞走在蜿蜒的回廊里,视线无温的落向正堂。

每走一步,如同利刃剜心。

疼吧,哪日疼得麻木了,便不会再疼。

终于,她站在偌大的灵堂之前,抬头便看见正前方的立着轩辕墨的灵位,白色的绸布迎风微动。金丝楠木棺材就放在灵堂正中央,两侧站着文武百官。

她与耶律辰走进去的时候,百官皆向他们躬身行礼。

她分明知道,轩辕墨的尸体根本不在棺木内,可是那颗心,那双眼睛却再也无法从棺木处挪开。

步步靠近,叶贞面无表情,黑衣素裹,将一身的冷艳表露无余。

这衣服是按照大彦朝的规格,是耶律辰特意为她做的。他自然明白,无法亲自送别心爱之人的灵柩,该有怎样的痛彻心扉。

叶贞面无表情,管家送上清香的时候,她的手不经意的颤了一下。

墨轩,我不哭,以后也不会笑。

这哭与笑,我都留给你。

衣冠冢,墓碑上镌刻的,再也不是她的名字。这遗孀,本该是她,如今她却连给他扶灵的资格都没有。

“丞相大人,一路好走。”她低低的开口,字字诛心,心多疼唯有自己知道。

离歌穿着一身孝跪在那里,也不抬头,只是恭敬的点了一下头,表示还礼。这孝服,她确实该穿,兄长过世,她作为唯一的亲人,披麻戴孝……

门外一声“狼主驾到”让叶贞的视线陡然从离歌身上抽离,她骤然转身,听着门外逐渐清晰的脚步声。下一刻,是耶律楚令人憎恶的熟悉面庞。

耶律辰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,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,牵着她站到一旁。

所有人都朝着耶律楚行礼,叶贞也不例外。

抬眼瞬间,她看见耶律楚为轩辕墨上了清香。香气缭绕,那灵位立于灵堂内,庄严肃穆。空无一人的棺木,金顶玉葬又如何?满门荣耀,能换回一个活生生的人吗?

耶律楚转身环顾众人,视线终于落在叶贞的脸上,眼底却掠过失望的颜色。在叶贞素白的面颊上,他没能找到应有的痛彻心扉。按理说叶贞与轩辕墨情比金坚,现在轩辕墨死去,叶贞应该会肝肠寸断,何以还能如此镇定的出现在轩辕墨的葬礼上?

“十三王妃的气色不太好,想来为治疗虎师之事,煞费苦心!”耶律楚定定的看着她,从未见过叶贞穿如此阴沉的颜色,却委实有种让人无法掩饰的惊艳。

都说女要俏,一身孝。

但她便是不穿孝,墨黑的颜色,亦足以将她冷艳的气质衬托无虞。

叶贞浅浅行礼,“多谢狼主关怀,能为戎国尽一份心力,叶贞荣幸之至,不敢言苦。”羽睫微垂,遮尽眼底精芒。

只要耶律楚相信轩辕墨还未恢复记忆,就算死,他与叶贞都尚未打开心结相认,耶律楚就会沿袭轩辕墨留下的计划,将死局进行到底。

叶贞在等,等着最后的厮杀扯碎这阴霾的戎国天空。

“很好。”耶律楚这话不知是对她说的,还是对不远处的十九公主。叶贞没有抬头,始终保持恭敬的姿态,而耶律辰也始终站在她身边。

耶律楚抬了手,便传来奴才一声高喊,“起灵!”

心里的那根弦忽然断裂,叶贞袖中的手陡然握拳,羽睫止不住颤抖。她徐徐抬眸,看见那具奢华的空棺木,从自己的眼前慢慢抬过去,而后抬出了灵堂大门。

文武百官随着耶律楚走出去,她却忘了挪动脚步,整个人如泥塑木雕,僵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