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3.连刻在他墓碑上的资格都没有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楚身为戎国之君,能为自己的臣子扶灵,可想而知,这是何等荣耀。ziyouge.com多少人欣羡不已,多少人眼红心热。

那一幕的死后喧嚣与繁华,叶贞弃如敝屣,远远的站着,看着那具棺木埋入黄土。

不管心里怎么样疼,她只能远远的看着,就好像他死的时候,她什么都做不了。那种无能为力,无力嘶喊的感觉,她永远都无法忘记。

等着所有人都离开,耶律楚回了石国,十九公主回了丞相府,空荡荡的坟地里再不见方才的热闹。

叶贞的马车就停在角落里,她撩开帘子,望着不远处林子里的坟墓,就好像在自己的心里也做了一座坟。

“我陪你过去吧!”耶律辰扭头看她。

叶贞摇了头,“他要见的人是我,而不是你。”言罢,顾自下了马车。

黑色的长裙逶迤在地,漫天的冥币被风卷上半空,纷纷扬扬的落下。叶贞的手,终于触及了冰冷的墓碑。原本遗孀的位置该是她的,如今却镌刻着别人的名字。

“没想到,我连刻在你墓碑上的资格都没有。”她喃喃自语。

回答她的,是被风吹得哗啦哗啦响的林子,如同响起的冥音。

轻轻吻上墓碑,叶贞合上双目,便是冰冷的石碑,她好似能感觉到来自他的温度,“明知道你不在里头,可是看见你的名字,便再也无法割舍,再也无法离开。墨轩,你可看见?我没有哭,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全部可以做到,但你答应我的,却次次都食言。这一次,我不会再给你机会,若你不能兑现诺言,我便杀了你最爱的我,作为对你的惩罚。”

“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,不管你听得见还是听不见,我的话就放在这里。我不要来世,我只要今生。”她缓缓直起身子,修长的手拂过墓碑上的名字,眼底没有半分波澜,“等我杀了他们,我就带你回去。”

抓一把墓前的土,叶贞小心的用巾绢包裹,收入袖中。

拂袖转身,她再也没有回头。

身后白绫翻飞,白色的冥币飞旋半空,纷纷扬扬的落在她的眼角眉梢,似白雪吩咐,温柔而刻骨。

来时成双归去单,谁懂其中悲凉?

与君离别日,是我断肠时。

自轩辕墨下葬后,叶贞白日里替虎师诊治重患,到了夜里则开始自己对弈。她感受着轩辕墨高处不胜寒的孤寂,一人左右对弈,各种滋味只有自己明白。

虎师内部还在不断的查找毒源,叶贞也任由他们去查,这番从容在耶律辰看来,竟然有了轩辕墨的影子。

外头再乱,也乱不了她的心。

当所有人都熬不住的时候,她便赢了先机。

眼见着下月初一降至,今儿个是叶贞最后一天待在虎师营地。耶律辰已经开始布置新房,不管叶贞愿不愿意,他还是希望有一天能看见她风风光光的穿上嫁衣。嫁衣如火,红颜如玉,他可望而不可求。

昨儿个下了雨,外头湿湿漉漉的,但今日的阳光却很好。

“王妃。”哲别终于如期出现在叶贞跟前。

叶贞眉目微扬,“有事吗?”

“将军有请!”哲别行了礼。

叶贞端坐案前,笔墨纸砚正当展开,嘴角微扬,“我这厢没空,让他自己来找我。”

这样的傲慢,让哲别稍稍一怔。除去太后娘娘,在虎师营地里,便是耶律楚也要忌惮木塔其三分。没想到叶贞只是个未过门的十三王妃,竟然会如此轻慢。

但……

见哲别没有动静,叶贞斜睨他一眼,“怎么,听不懂我的话?听不懂就算了,稍瞬我便会离开虎师营地,以后你们是好是坏,都与我无关。”

哲别凝了眉,转身走出营帐。

叶贞依旧是风雨不惊的模样,拿笔慢慢在纸张写着什么东西。

她数着自己的心跳,如同在宫里数着摇晃的宫灯。

不多时,她算着时间差不多了,便起了身。

叶贞刚刚起身,门外便走进了木塔其。

“十三王妃要走?”木塔其愣了一下。

叶贞眉目微凉,“将军这话问得好生奇怪!十三爷已经备好成亲物什,我这个十三王妃不到场,岂非好笑?”

说着,叶贞收拾了自己的药箱子,准备离开。

“可是这军中的重患……”木塔其犹豫了一下,到底要他开口去求一个女人,委实是心不甘情不愿的。在戎国,女人的地位,始终是比较低下的。

“不过是影响军心罢了,这解毒方子我已经放在桌案上,将军来日吩咐下去,教人抓了药煎着吃就是。这重患虽然是人为,但只要毒性不发生变化,倒也没有什么大碍。”叶贞转身便走。

木塔其一急,“王妃留步。”

“还有事?”叶贞转身,眉目微挑。

“重患毒源未找到,这长久下去也不是个事。若然那人换了毒,岂非为祸更大?如此一来,军心不稳,万一行军打仗,又该如何自处?”木塔其冷了眉目。

叶贞冷笑,“这是将军自己的事情,我只知道治病救人,其他的,将军自行处置,无需与我交涉。”

掀开营帐帘子,叶贞大步流星走出营帐。

“慢着!”木塔其追出来,手一扬,便有军士上前拦住了叶贞的去路。

叶贞眉目微沉,四下顿时涌出随行护卫,双方剑拔弩张,气氛骤然紧张至极。叶贞眸色微冷,“将军想要留我,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。你就不怕强留于我,惹了十三爷,坏了太后娘娘的一副好棋局?”

木塔其一怔,倒不是怕惹了耶律辰,而是萧太后……

没有那场婚礼,萧太后的计划就会彻底落空。

故而,木塔其犹豫了一下,宛若将主动权直接交付在了叶贞的手里。

众目睽睽,叶贞傲然冷立,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。那份决绝,没有人可以撼动。拂袖转身,叶贞眸色锐利。

“等等!”木塔其喊了一声。

不得不说,叶贞捏住了他的要害。如今虎师虽然重患得治,但叶贞却心知肚明,仍然有人不断的倒伏,甚至于药性越发强烈。长此下去,只要她离开虎师,这虎师好不容易被压制的重患,顷刻间就会彻底爆发。

是故若然不能找到毒源,虎师的有生力量很快就会被消耗殆尽。

一个无病可用的将军,说到底也只能孤军奋战,下月初一的时候,拿什么去抵抗耶律楚?拿什么去完成萧太后的计划?

叶贞徐徐转过身来,眸色清浅不一,教人无可捉摸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