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4.逼他选择 为土豪撒钻石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傲然伫立,看着木塔其臣服在自己跟前,而后俯首恳求,“请十三王妃救虎师于危难。ziyouge.com”

众目睽睽,她要的便是这个。

木塔其心不甘情不愿,可是他没办法。完不成萧太后的命令,一旦萧太后被耶律楚覆灭,他也难逃一死。虎师,早就是耶律楚的眼中钉肉中刺,迟早要与鹰师一个下场。

鹰师被吞没是有目共睹,耶律德的惨死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她要踩着木塔其的肩膀,让萧太后的那张黄绢,发挥最大的效用。

“将军不必行此大礼。”叶贞没打算答应他。

木塔其凝眉,“十三王妃不肯?”

“叶贞身为女子,哪里受得起将军行此大礼?”叶贞环顾四周,看见军士面面相觑,那种疑惑和不敢置信越见浓烈。

“请王妃施以援手。”木塔其已然没有办法。

身为虎师主帅,岂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军士接二连三的躺下。这趋势愈演愈烈,想必不用等到下月初一,虎师的重患就会泛滥成灾。

叶贞眉目微扬,“将军请起!”语罢,亲自搀了木塔其起身,“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木塔其稍稍一怔,却没能明白叶贞的意思。

随着叶贞走到僻静的角落,叶贞让随行的护卫拦住外头的人,这才从袖中取出萧太后的密旨,上头的印鉴清晰无比。便是这样的东西,让木塔其的眼眸瞬间瞪大,不敢相信的盯着叶贞。

“太后娘娘竟然……”木塔其稍怔。

叶贞冷了眉目,“叶贞得太后娘娘信重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如今虎师重患,我虽有心相助,奈何将军一直拒之千里。如今太后娘娘的懿旨在此,想来也该换将军的三分信任吧?”

“你为何不早早拿出来?”木塔其不解。

萧太后所写清晰,任你处置四个字,分量委实不轻。

“我早拿出来,将军可会相信?”叶贞反问。

木塔其凝眸,“那你怎知我今日会信?”

叶贞眉目微扬,“今日虎师有难,我便用太后娘娘的懿旨来换将军的信任,不知可否划算?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木塔其陡然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叶贞。

叶贞眸色清浅,“如今你我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谁都跑不了。太后娘娘既然与狼主决一死战,输则身家性命,赢则满门荣耀。将军清楚,叶贞心里更清楚。彼时太后娘娘说过,愿用一国之母的位置,换我的忠心。我这么说,你可明白?”

“太后娘娘有意废黜狼主,让十三爷继承皇位。”木塔其当然明白其中厉害。

闻言,叶贞冷笑两声,“既然将军心里清楚,那叶贞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丞相之死,十九公主的秘密,你我不必多言,我自心如明镜。而今你我要做的,便是如何能抓住军中细作。你可知一个细作,许是能灭掉整个虎师。虎师受损,太后娘娘必定功败垂成。没有太后娘娘,我们也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这各种利害,不必我说,将军也明白。左不过叶贞不得不提醒将军一句,时不与我,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。若将军还对我心生嫌隙,今日这话权当我没说,这毒源你大可自己去找。就算来日太后娘娘输了,大不了我便与十三爷离开戎国。但将军一家尚且安置大都,却难保落一个德王爷的下场。”

“狼主为了收回皇权,可谓不折手段。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我虽死也是该死,但家眷无辜。若是一击不中,连累家眷,怕是九泉下的列祖列宗都要不答应。将军觉得我这话,说得对与不对?”

动之以情,迫之以利害。

叶贞就不信,木塔其还能傲娇到什么时候。

这世上,还有人不怕死。

就算自己不惧死,难道就不怕九族皆灭?落一个耶律德的下场?

木塔其沉默了良久,最后定定的盯着叶贞,“王妃思虑周全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叶贞摇着头,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我只不过是为了他一人罢了!”

“是为了十三爷?”木塔其一怔。

闻言,叶贞不说话,木塔其只当她是默认。

如此,便也算有了一个可信的借口。素来女子为了心爱的男子,常常能做出超出寻常的事情,木塔其想着,大抵叶贞也是如此。

是为了一个人,只是不是为了耶律辰,而是……

叶贞眼底的光,稍稍黯淡了分毫,却很快便掠去了这种黯淡,仍是一贯的凌厉。

“不知十三王妃该如何找出细作?”木塔其言归正传。

眉目微垂,叶贞敛去眸中月华,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
木塔其不信,“什么办法?”

叶贞冷笑,“这种毒源自大彦,故而戎国很少有人识得,才会造成如此厉害的后果。但这种毒有一种致命的弱点,皮肤尤为敏锐,只要皮肤沾染过药粉,就必须忌芙蓉粉。将军只需将芙蓉粉下在饮食中,谁的手上起了红疹,谁就是细作无疑。”

“何来芙蓉粉?”木塔其一怔,他倒从未想过从毒素入手去拿细作。这叶贞的心思,果然了得,竟然反其道而行。

叶贞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瓷瓶,“这便是芙蓉粉。素来饮食倒不会伤身,所以将军大可放心下在饮食中。”

“想不到你隐藏得如此之深,就等着给我下套。”木塔其忽然明白,叶贞一直都在欲擒故纵。她明明知道自己在找细作,还能安稳如泰山,是因为她知道除了她,无人能找出细作。

闻言,叶贞眸色微沉,“将军此言差异,若不是将军无法信任与我,今日我岂能随便与将军谋划?”

若不是他那一跪,她是绝对不会出手的。

没了轩辕墨,她绝不做任何没有把握之事。

她走得比旁人艰难,可是有他的布局在,她一定可以赢。

木塔其没说话,只是拿着瓷瓶,半带犹豫的看着叶贞。要知道,如果叶贞动手脚,这东西就会要了虎师的命。但如果不信任叶贞,也许虎师内部的细作还会猖狂下去,虎师照样会覆灭。

横也是死竖也是死,叶贞就是拿住了这个关卡,以进退两难的境地逼木塔其选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