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5.宁可错杀一千,绝不放过一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到底木塔其还是照了叶贞的意思去做,叶贞手握太后的懿旨,上头那四个字显然颇得太后信重。ZIyouge.com木塔其还是相信萧太后独具慧眼,否则不会将如此重任交付叶贞手中。而叶贞并没有因为这懿旨而对他施压,可见的确是个睿智的女子。

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戎国,男女之别尤为天差地别,叶贞能做到十三王妃,得太后青眼,自然是有其过人的本事。

木塔其也是历经大风大雨的人,虽说是武将,但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。

倒不是叶贞自信,只是她明白了轩辕墨最后那句话:做你自己。

也许说来也可笑,她忽然觉得轩辕墨就算是死了,自己还是步步沦陷,走在他早就设置的棋局之内。

她甚至想过,所谓的内鬼,其实就是自己的鬼卫。

这毒分明就是大彦江湖中人惯用的,除了离歌,还有谁能在虎师营地内出入如无人之境?然离歌……大抵也在自己身边吧,自从轩辕墨死后,她的这种感觉愈演愈烈。

女人的第六感,惯来是很灵的。

果然,及至午饭过后,便有十数人被拎出来齐刷刷的跪在的军营的校场上。

那一张张陌生的脸,叶贞看不分明,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。可是她相信,在那皮面后面,都是大彦朝的男子。

耶律楚,没那么蠢,会想起用毒来挟制虎师。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木塔其怒不可遏,果然见这帮人的身上都泛着红疹。

谁也没说话,只是跪在那里,一个个五花大绑。

叶贞眉目微扬,“既然没有答案,那就不必说了。”

木塔其稍稍一怔,“十三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还不清楚吗?这些人都是奉命而来的,想必不会吐露实情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教所有人看看,身为细作,会有怎样的下场。”叶贞不管他们是谁的人,如今他们只能是耶律楚的人,死也只能是耶律楚的鬼!

“你要杀鸡儆猴?”木塔其明白了叶贞的意思。

“如今追问是谁的细作,还有意义吗?只会闹得人心惶惶,军中人人自危哪里还有凝聚力?”叶贞冷了眉目,“不管他们当中谁是真的细作,谁是枉死,如今都必须死。宁可错杀一千,绝不放过一人!”

木塔其颔首,“这道理没错,只是……”

“这三日之内,不管是谁,只要身上有红疹,一律格杀勿论。”叶贞眸色肃杀,不留半分情愫,“今日心慈手软,来日就是屠戮染血。”

“好!”木塔其重重点头,叶贞那一身的冰冷,竟让他有种不自觉的威慑感。

她就站在那里,看着那些人倒伏在地。鲜血头颅咕噜噜的滚落,甚至来不及辩驳,来不及开口。

她自然也明白,有些人天生对芙蓉粉过敏,确实也是冤枉的。但此刻,宁可错杀绝不放过,只有这样才能威慑军心。也只有死人,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。

这步棋,本就是轩辕墨早就为她布下的。

让她树立军威,不惜屠戮鬼卫。

鬼卫,只服从命令,不问缘由。

但此刻,她只能选择杀戮。

一时间,整个虎师营地,但凡身上有红疹的,全部被斩杀。叶贞的凌厉作风瞬间传遍整个虎师营地,一个能治病救人,又可以杀伐决断的女子,多少人心生感激,又多少人心生畏惧。

连木塔其都不得不为叶贞的果断投去赞许,她确实有萧太后之风。

叶贞离开军营的时候,再没有军士染上重患而倒下,仿佛一切终结在叶贞的手里。但确实,一切都即将终结在她的手里。

很快,她会亲手了结所有的纷扰。

军营的事情完结得很顺利,叶贞知道,自己其实什么都没做,只是下了杀伐令。到底她斗不过轩辕墨,他的狠辣绝对胜过她。

从一开始虎师染上重患,他就摆好了棋局,当着她拿着太后的懿旨,下一声屠杀令,而后拥着她走上虎师的至高点。

成功的是轩辕墨,不是她。

叶贞上了马车,回去亲王府。

途径丞相府的时候,她让马车停了一下。撩开车帘,她只能看见丞相府外的白色灯笼,以后她的世界,也只有黑白两色了吧!

手心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温度,她永远都忘不了轩辕墨死前的笑意,便是死,他也依旧有条不紊的安排一切,带着如茶般的清雅。

真是可笑至极,他这里白绫翻飞,她那里红烛高照。

一个没入九泉,一个身披嫁衣。

谁能说得清楚内中的悲哀?

“走吧!”她低低的开口,马车驶过丞相府门前,她垂下眉睫。想起了墓碑上染血的名字,还有她落在石碑上,那冰冷的吻。

犹记得当年说过,她哪儿都不去,以后就刻在他的坟前。

如今他食言,弃她而去,她亦没能做到。

走下马车的时候,叶贞抬头,看见亲王府满目的红绸漫天飞舞。像极了当日轩辕墨与十九公主大婚的模样,那种热烈的红,刺痛了灵魂深处。一生一死,好不凄凉。

都说成亲乃是人生三大喜事,可是对于叶贞而言,却不过是另一番的折磨。

“贞儿,你回来了?”耶律辰笑着,仿佛所有的阳光都落在了他的眼角眉梢。

叶贞扭头看他,挤不出一点笑意,只是点了头,“很好看。”

“你喜欢便好。”耶律辰明知她并非真心,但只要能守着,便也是一种幸事。只是……他抬头看了看门匾上的红绸子,想着她会不会触景伤人?

“谢谢你,十三爷。”叶贞凝了眸,眼底的光清浅不一,教人无法揣摩。

耶律辰愣了一下,“贞儿,大抵离你心中的……差很远吧!”

叶贞低头不语,“我与他本就没有成过亲,何来的差别?”语罢,她大步流星走进去,再也不说什么。

是啊,他们之间只是一场掠夺。

他是从慕风华的婚礼上,夺的她。

而她,如今夺的竟然是这片万里河山。

一个江山,一个爱,最后竟然成了,他选美人,她要江山。

何其讽刺。

喜服早已做好,是按照大彦朝的规格定制的,也算是耶律辰对叶贞的一种偏爱。但在叶贞看来,却是在心头狠狠扎了一刀。

嫁衣如火,燃烧了天涯。

可是天涯的尽处,早已没有了等待。

若这江山没有你,于我何用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