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7.成亲的日子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辰进来的时候,叶贞正坐在梳妆镜前,弯眉懒画,凤羽微扬。ZiYouGe.com一身火红嫁衣迷了多少人的眼,分外妖娆。

眉如黛,眸如月。唇色盈盈,一颦一笑皆风情。

步摇上的牡丹开在叶贞的发髻上,她用最精致的妆容,妆点自己的容颜。额心的牡丹缓缓绽放,凝了天地间最美的华光。

徐徐起身,叶贞转身看着耶律辰,“好看吗?”

耶律辰颔首,一身喜服衬得他格外俊逸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盯着他,“喜欢就好。”

花颜云鬓金步摇,可惜轩辕墨看不见了。

素白的手,掠过自己的眼角眉梢,叶贞冷笑着,“这是最后一次,再也不会有下一次。十三爷,一切可都备下?”

耶律辰望着她,“是。等到了吉时,石国便会来人,到时候你我一道进去。”看一眼随行的喜娘们,耶律辰示意他们全部退下。

空荡荡的房间,她容颜绝世,冰冷无温。他眉目俊朗,却不得佳人之心。

“十三爷要说什么?”叶贞垂下眉睫,无喜无悲。

“我还是那句话,若然交战,我希望你能保护自己周全。”耶律辰从袖中取出一柄短刃,“拿着这个,若是我无法顾全与你,你也可以防身。”

叶贞稍稍一怔,“十三爷觉得输赢如何?”

“我没有把握,否则怎会让你犯险?”耶律辰轻叹一声,“石国到底是皇兄的地界,虎师重患刚过,然则鹰师如今大规模扩充,早已今非昔比。到时候一旦交手,谁输谁赢只有天知道。”

“不过我若不还击,早晚也跟德皇叔一样的下场。到那时,许是连你都要无法保全。如今我拼死一搏,若是赢了,也许还能保你一命。若是输了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那就委屈你,与我一道共赴黄泉。”

见他眸色灰暗,叶贞点了点头,“好!若是赢了,还请十三爷答应我一件事。若是输了,我便与你同死。”

耶律辰稍稍一怔,“什么事?”

叶贞眉眼微扬,“以后我自然会告诉你。若是输了,就没有告知的必要。”

这话也对,耶律辰执起叶贞微凉的手,“保护好自己。”

“好!”叶贞点了点头,看着耶律辰大步走出去。

耶律辰算是个正人君子,在亲王府那么久,他都不曾有过越矩的行为,发乎情止乎礼。不似一般的戎国男子,视女子为草芥,轻易践踏。若他身在大彦朝,应该会有很多好女子倾心相付吧!

叶贞抚上腕上的红线,视线无温的落在桌案上的大红盖头处。

红鸾误惹断肠人,血染红尘犹不知。

外头不断传来鞭炮声,叶贞听着,却像极了轩辕墨出殡时的声响。一声声,扣人心弦,寒入骨髓。

她站在那里,一直等,等着石国的车辇来迎她入宫。

及至黄昏时分,耶律辰便走了进来,眉目间有着少许激动,但也有几分微凉的不忍,“车子来了,我们走吧!”

叶贞起身,身旁的喜娘快速的将盖头盖在她的头上,所有的视线顷刻间被遮蔽殆尽。

耶律辰走过来牵起她的手,领着她往外走,一路上他走得很慢,格外的小心翼翼。叶贞的袖中,藏着耶律辰送给她的短刃。

两个人,两种心思,两份陌路。

“如果你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。”到了门口,耶律辰忽然转身冲她开口。

叶贞缩了手,“十三爷后悔了?”

耶律辰笑了笑,“我若后悔,也只当是越陷越深,不敢有半分侵犯你的心思。若我有他几分算计,许是今日也不至于进退两难。”

“十三爷心存仁厚,来日必有福报。时辰不早了,走吧!”叶贞遮着盖头,低低的开口,声音温婉而微凉。

深吸一口气,耶律辰抿紧唇,没能叫她看见自己眼底的一汪深泉,不舍与不忍。

奢华的马车,四角紫金铃发出清晰的声响,缓缓离开亲王府。前后左右大批的军士随行,浩浩荡荡,一路上礼炮齐鸣,漫天的彩绸迎风招展。

外人只看着热闹纷繁,殊不知内中杀机四伏。

车子摇摇晃晃,叶贞端坐在内,盖头下没有半分表情。

耶律辰握住她的手,心有千言万语,偏生得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现下无人,叶贞缩了手,“十三爷可是怕了?”

闻言,耶律辰轻笑,红色的喜服让他整个人都显得精神烁烁,“怕又如何?不怕又怎样?既然走到了这一步,你我都回不了头。我只愿此生有机会,哪怕与轩辕墨一般,死在你怀里也好。”

叶贞不语,车内沉默了良久。

“好好活着吧。”叶贞终于开口,“我不希望再看见身边的人死去,死去的人,永远不会明白活着的人的痛苦。”

耶律辰垂下眉睫,只听见外头的车轱辘声,不断的响起。

萧太后寝殿内,阿木尔快速走进去,退开了身边所有人,“太后娘娘,十三爷与十三王妃就快要进入石国了。”

“现下如何?”萧太后凝眉,起身走到门口看了看。

外头重兵把守,仿佛就是为了防备萧太后出去。

环顾四周,萧太后眸色肃杀,周边不知有多少耶律楚的眼线。今日她便要一雪前耻,将这些个不知死活的东西,全部杀死,以消心头之恨。

阿木尔压低声音,“回太后娘娘,皆以备置妥当,外头的事情就看十三爷与十三王妃。”

“这一次,我绝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。”萧太后眯起危险的眸子。

“太后娘娘的意思是……”阿木尔稍稍一怔。

萧太后嘴角微扬,眸色肃冷,“这世上,谁都靠不住。男人惯来看不起女人,我虽是太后,却也要处处受制于人。既然如此,一不做二不休,这戎国天下,不如改姓萧。”

阿木尔瞪大眸子,惊得扑通跪地,“太后娘娘。”

“借刀杀人,果然是个好计谋。那叶贞饶是再聪明,如今还不是要栽在我的手上?后位哪里及得帝位来得稳固?!”萧太后拂袖,安坐于软榻。

如今她便等着耶律楚来请她主婚!

只要走出寝殿,她就是赢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