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8.不凡夜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整个石国陷在欢天喜地的气氛里,漫天的焰火,歌舞声声不绝于耳。ZIYOUGE.COM

赤峰殿内,耶律楚稳如泰山,左右怀着娈童歌姬,眉目间俨然胜利的喜悦。萧太后自诩筹谋得当,却不知耶律楚早知她心存反意。轩辕墨虽死,但他的天罗地网还在。

故而耶律楚才能安然坐在这里,等着一个个的猎物自投罗网。

“狼主,车辇已经到了石国门外,稍时便能入内。”奴才上前行礼。

耶律楚起身,推开身旁的男女,“很好!现在一切进行得如何?”

奴才跪地,“依照丞相大人的遗策,已经安置妥当。”

“这一次,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,有死无生。”耶律楚起身,“都退下。”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障碍与威胁,这种激动的心情,只怕无人能理解。但耶律楚显然已经等不及,等不及取萧太后与耶律辰的项上人头,然后是叶贞……

那个如花美眷,彼时轩辕墨成亲时,耶律楚便已经无法遏制。

如今她身着嫁衣,想必更是妖娆万千。

这般想着,耶律楚整个人都振奋了。

只要过了今夜,一切都会尘埃落定。

石国门口,那迎亲的车辇缓缓前行。及至入了正门,耶律辰撩开车帘,看一眼外头的元烈,浅浅的点了一下头。元烈会意的退下去,连带着身后一队随行的护卫全部消失在夜幕里。

今日是耶律辰大婚,热闹喧嚣,本就是人多眼杂。谁能顾得上谁,自然无人在意那一队消失的护卫。

车子从正门进去,而后朝着赤峰殿而去。

彼时轩辕墨成亲便是在那里,如今百官都聚在赤峰殿外头,等着耶律辰与叶贞这对新人。只是那一张张笑颜,都不曾发现,今日石国内部即将发生的巨变。一场婚礼,看似喜庆,稍瞬就会演变成惨痛的流血事件。

到那时,成王败寇,输赢难定。

眼见着车子出现在视线里,耶律楚冷笑两声,冲着一旁的奴才道,“去把太后请来。”

语罢,那奴才便急急忙忙的跑出去。

人群中,离歌带着十九公主耶律绮的皮面,一身素雅的站在人群里。眉目无温,视线牢牢锁定在那辆车辇中。她只有一个目的,护住叶贞周全,不叫任何人伤她分毫。

哥,现如今我能为你做的,就是护住你心爱之人,不让你最后的遗愿落空。

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盯着车辇,帘子缓缓撩开,耶律辰一身喜服走出来,眉目间的喜悦难以掩盖。不管真与假,此刻她与他是真的要成亲。无论以后是不是各自天涯,至少此刻她必须冠上他的姓氏,成为他明媒正娶的妻子。

耶律辰站在车下,向叶贞伸出手。

盖头下,叶贞看见耶律辰的手,掌心素白。稍稍一怔,她徐徐递出自己的手,随即被他一把捏在掌心里。

掌心灼热的温度让叶贞的心微微一抽,想起了那一夜旖旎的轩辕墨。

愣愣的下了车,叶贞忽然觉得,将耶律辰当做轩辕墨,也许她的心里会好受些。

牵着叶贞的手,此刻的耶律辰完全忘了自身的艰险。他骤然懂了,何以轩辕墨不要江山要美人。不是美人多娇娆,而是那颗心,若然心有所属,便愿意为之赔付一切,包括如画江山。

与心爱之人执手天涯,比坐拥天下更值得。

贞儿,若是你大仇得报,你可愿留下来,与我共享江山?

只是这句话,他是断断无法问出口的。

她的决绝,他看在眼里,比任何都清楚。

前尘往事,她不肯放下,所以耶律辰只能远远的观望。若他太过坚决,她一定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她的心思,他从来不懂。大抵也只有轩辕墨,才能懂得这样的女子,需要的是什么,故而处处抓着她的心,连死都不忘算计一场。

一步一摇晃,头上的步摇发出清脆的碰撞之音。叶贞终于走到了众人面前,执手耶律辰,成一段众人眼中的宿世良缘。

天空绽放着迷人的礼炮,漫天的焰火徐徐坠落。

百官簇拥着,叶贞与耶律辰缓步走进赤峰殿。

一个戎国的亲王,一个大彦朝的贵妃,已故的皇后,竟然被搭配在一起,简直让人不敢相信。

叶贞站在那里,一手被耶律辰牵着,一手却握紧了手中的短刃。

耶律楚就站在正前方,她看不见耶律楚此刻的表情,但是她却能感受到来自四周的暗潮涌动。今夜,注定是个不寻常的夜晚。

她在等,等着所有人都动起来,等着最后的输赢。

“今日是十三王爷成亲的日子,诸位爱卿入席吧!”耶律楚高声笑着,音色微沉,带着少许轻颤。

叶贞没能看见他那双如火的眸子紧盯着她的模样,却能听见他话语中的微恙。是因为早已有了准备,还是接下来别有所图?思及此处,她捏紧了短刃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只做自己。

百官入席,外头一声高喊,“太后娘娘到!”

所有人齐刷刷起身,恭敬的朝着萧太后行礼。

萧太后站在赤峰殿门前,锐利的眸子无温的掠过一殿众臣,锋利的眼神如同刀刃,狠狠剜过耶律楚的脸。她扳直身子,冷了眉目,一步一顿走进赤峰殿。

耳畔是众人的高呼,“参见太后娘娘!”

耶律辰携着盖着盖头的叶贞,朝着萧太后行礼,“参见母后!”

萧太后上前一步,亲手搀起叶贞,“以后就是自家人,不必多礼。”

叶贞垂下眉目,盖着盖头的她,无人可以看见她此刻的表情,“多谢母后。”唯有自己知道,她有多恨。萧太后利用她,想要反击,却反而杀了她最爱的男人,杀了她孩子的父亲。这杀夫之仇,她绝对不会放过。

强迫自己镇定,因为此刻还不到叶贞发难的时候。

她等着他们狗咬狗,等着他们鹬蚌相争,等着所有的戏码都落幕,等着自己的短刃,割开这些罪恶的咽喉。

耶律楚走过来,“参见母后。”

萧太后冷笑两声,“狼主好恣意,一个人主持了两场婚事。只可惜上一场婚事到底还是鹣鲽碎,这一次还不知道会怎样呢!”

音落,四下一片死寂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