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9.我不能嫁给你 为Gun童鞋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的心,狠狠抽疼了一下。ziyouge.com昔时人已没,今日独徘徊。

掌心被摩挲了一下,叶贞透过盖头底下的缝隙,看见耶律辰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,仿佛要捂热她冰冷的温度。

耳畔传来耶律楚冷冽的声音,“既然如此,这一次就看母后的福祉如何深厚。”

萧太后冷然高坐,各人心知肚明。明面上是母子,实则早已成为对手。

叶贞站在那里,听着外头丝竹声声,听着自己强制镇定的心跳声。她忽然想着,轩辕墨不曾失忆,那当日他如何能如此镇定的面对自己。许是那杯酒,其实他早就给了她暗示,是她一直沉迷在自己的哀伤里,忘却了最本能的察言观色。

他说过,从不喝酒,因为他的脑子必须时时刻刻保持最高的警惕,保持最敏锐的清醒。可是那一天,他愿意为她糊涂一次,饮一杯酒,诉一场独一无二的缘。

其实墨轩,你一直都在提醒我,只是我被伤痛蒙了心,忽略了这一切。

其实,你也不忍,是不是?

你宁愿让我长眠不醒,也不愿再让我去想那些痛楚的画面。可是既然如此,你为何要让我在你婚礼当日清醒?是你想给我暗示,还是你觉得只有看见你的狠心,才能让我学会坚强?那么今日的我,是否如你所愿?

外头无星无月,黑色的世界,让人惊悚让人惊惧。

奴才们高声的叫嚷着,一如当日轩辕墨成亲时的声音,“一拜君主太后绵泽长,二拜皇天后土隆恩厚,夫妻交拜共白首。”

只是那最后的夫妻交拜,叶贞站在那里,没能躬身。

所有人都愣在那里,包括耶律辰。

素手缓缓抬起,当着所有人的面,叶贞掀开了自己的盖头,明媚如流光的容色在烛光中,美得倾城绝世,教人挪不开眼睛。羽睫微扬,她看见站在自己对面的耶律辰,眼底的渴望逐渐被一抹黯淡所取代。

“我不能嫁给你。”叶贞幽然开口,“这辈子我只能是他的妻子,就算他死了,我也只做他一人的遗孀。”

顷刻间,满堂哗然。

包括正襟危坐的萧太后与耶律楚,都忍不住站起身来。

谁都没有想到,叶贞竟然当堂悔婚。

耶律辰仿佛早就想到了,只是点了点头,“我早就猜到,你不会心甘情愿嫁给我,却还是想着这一刻能来得迟一些,再迟一些。如今避无可避,我亦愿意承担。贞儿,若我在他之前遇见你,多好?”

“世间没有如果。”叶贞望着他,眼底的光带着几分冷意,“否则我不会走到今日的地步。”语罢,她徐徐转身,望着高高在上的两个人。

一个手握生杀,一个满心权欲。

“叶贞,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萧太后凝了眸,她万没有想到叶贞如此倔强,“难道十三王妃的位份,还不能满足你的虚荣?”

叶贞眸色森冷,“太后娘娘,您杀了人,夜里能睡得安稳吗?”

“放肆,叶贞你在说什么?”萧太后勃然大怒。

冷笑两声,叶贞将盖头丢弃在地,站在殿内正中央,脸上没有半点波澜。她从容淡定的说着,仿佛说的并非自己的事情,那种低迷而绵柔的声音,却有着刺骨的穿透力,美人频蹙眉,寒了多少人的心。

“在虎师营地,太后娘娘派人毒死了丞相大人,为掩人耳目,说是暴毙身亡。诸位大人可知道这是为了什么?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握紧了袖中的短刃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垂了眉目,“别说了。”

叶贞冷哼两声,美丽无方的脸上,溢出冷蔑的轻笑,“因为太后娘娘觉得狼主这皇位坐得太安稳,没了丞相轩辕墨,这戎国的江山就还能落在太后娘娘的手里。太后娘娘垂帘听政,手握生杀,这种滋味可是好得很呢!”

“来人!”萧太后怒不可遏,没想到叶贞突然反咬一口。

叶贞站在那里,一身嫁衣如火。

她在等,只要太后动起来,就会有机会。

“母后!”耶律辰上前一步,“谁敢动她,便是与我为敌。”

“耶律辰,你疯了。没听见她方才说什么吗?污蔑与我,罪无可恕!”萧太后哪里肯罢休,“今日我必要办了她,否则我这太后的颜面何存?”

叶贞不紧不慢的继续说着,“擅杀大臣尚且如此恣意,那太后娘娘也不在乎多杀我一人。反正这十三王妃的名号还未落定,太后娘娘不管怎样都可以。”

“你!”萧太后恨不能将叶贞捏得粉碎。

若不是没有收到信号,她哪里还能按捺得住。

叶贞便掐准了萧太后暂时不敢轻举妄动,一身傲然无人可及,“怎么,我说错了吗?敢问狼主,太后娘娘擅杀权臣,该当何罪?”

此话一出,众臣哗然。

耶律楚冷笑,“天子犯法与庶民。”

“你们!”萧太后眯起危险的眸子,“放肆,我是太后,谁敢对我不敬?”

“太后娘娘,您还记得自己是太后啊!敢问这戎国天下,谁人做主?是太后,还是狼主?”叶贞这话问得何其犀利。

一时间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这个问题太敏锐,谁都不敢开口,但如今叶贞开了口,所有人都想知道最终的答案。

到底这天下是姓耶律还是姓萧?

耶律辰不说话,只是走到叶贞的身后,握住了她的手。

不管她做什么决定,他只负责支持。

“这天下,自然是耶律家的,母后您说是不是?”耶律楚的声音冰冷得在大殿内穿梭,带着无温的杀气。

萧太后扭头望着耶律楚,身子往后退了几步,随即有几名随侍上前拦在了萧太后身前。

叶贞的嘴角微微勾起,她已经看见了胜利的曙光。

殿外陡然响起了万道烟花飞射天空的声响,伴随着哗然落下的绚丽烟火,一如当日的大彦宫变,一场惨烈的厮杀终于在寂冷的夜里彻底拉开帷幕。

兵戈交接的声音随之响起,叶贞扭头望着耶律辰,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,“开始了。”

萧太后朗笑着,“今日,谁都别想走出赤峰殿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