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1.螳螂捕蝉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语既出,所有人都愣在当场。ZIyouge.com

一场戎国宫变,如今牵扯进来大彦朝,弄不好就会成为两国开战的理由。时局越发难以收拾,谁都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。

“大彦朝的皇帝都死了,你还能掀起什么大浪来?”萧太后不慌不忙。

叶贞昂起头看她,眸若九幽,冰冷无温,“那我便学一学太后娘娘的气魄,掌了这大彦朝的皇权。如此就能与太后娘娘并肩而立,说一说这天下,该如何划分。”

萧太后陡然一怔,便是耶律楚也愣住。

一个贵妃,竟然敢说出瓜分天下的话语,且不论大逆不道,便是寻常女子,哪有如此大的野心和气魄?

一时间,四下静若冰窖,谁也没有吭声。

离歌站在人群里,死死盯着叶贞的脸,眼底的光渐渐暗淡下去。

因为轩辕墨的死,让她的坚强愈发教人心疼。

“木塔其将军,将这里的所有人都给我……”

还不待萧太后说完,耶律楚却冷笑两声,“精彩,果然精彩!”转而望着萧太后,“太后娘娘的戏可是演完了?那就该轮到我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萧太后嗤冷。

叶贞站在那里,“太后娘娘还不明白吗?何以虎师能长驱直入?垂钩直钓,愿者上钩。你且看看这石国上下,可有一点鹰师的踪迹?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十三爷成亲如此重大的节日,竟然没有鹰师驻守石国,太后娘娘不觉得奇怪吗?”

耶律楚稍稍一忖,“想不到你竟然有这份心思?!到底是大彦朝贵妃,到底是轩辕墨的女人,竟然有着一样的缜密。”

“狼主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!”鬼卫躬身在地,叶贞稳稳安坐,好似一个看戏的外人,看着这些人一步步的厮杀殆尽,而后坐收渔人之利。

萧太后面色一慌,陡然望着阿木尔和木塔其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卑职这一路上确实没有看见鹰师的踪迹。”木塔其不得不承认,进入石国,委实太顺利了一些,基本上没有遇见什么抵抗。

“能这么快就抵达赤峰殿,我料你们也没有遇见抵抗的力量。鹰师,早前便得到扩充,不可同日而语。不若你们猜猜,鹰师现在在哪?”叶贞不紧不慢的说着,嘴角微扬,一如正在对弈的轩辕墨,神色从容而淡定。

唯有看见耶律辰的时候,叶贞的视线稍稍一缩。

她看见他眼底熟悉而陌生的神色,只是……她已无暇顾及他的心思。

萧太后的面色陡然变得紧张起来,骤然扭头望着一侧的耶律楚。却见耶律楚缓缓起身,手中的杯盏慢慢悬空,他邪冷的笑着,望着萧太后的时候,眸中之光似要将她撕成碎片,“太后娘娘,你输了!想不到你从皇后坐到太后,这脑子反倒越发不中用,竟然连一个贵妃都不如。可见,这戎国的天下,你还是做不了主。既然做不了主,就下去陪父皇吧!”

手一松,杯盏砰然落地。

殿内顿时噤若寒蝉,连一根绣花针落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杯盏碎在地上,发出清晰的响声。

殿外瞬时想起震耳欲聋的厮杀声,早已埋伏在外的鹰师群起而攻之,刹那间鲜血染红了整个石国。刀刃交接,局面顷刻间逆转。

许多虎师士兵放松了警惕,总以为胜券在握,却不料被突然冒出来的鹰师杀得片甲不留。

各殿各宫,不断涌现鹰师军士的身影。

还不待众人回过神,鹰师已经冲入了赤峰殿。

偌大的赤峰殿,虎师与鹰师对峙,分毫不让。

叶贞依旧坐在那里,眉目清浅,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。冷眼旁观,看尽人间百态。她看见萧太后的面色全变了,原本一场精心策划的宫变,顷刻间反而让她成了瓮中之鳖。没有人比萧太后更清楚,耶律楚的为人。

耶律楚是绝对不会容忍萧太后的兵变,是故今日落败,萧太后必死无疑。

“看样子,好戏不断啊!”叶贞笑着,眼底没有半点波澜,“十三爷,你觉得如今的局面,谁会赢?”

耶律辰苦笑两声,“谁都赢不了,你赢了。”

闻言,叶贞低低的笑着,“我要这戎国天下做什么?我要的始终没有得到,始终都只是他一人而已。”

耶律辰点了点头,“早知如此,我便不该回来。都是戎国的子民,都是戎国的军队,如今却用来自相残杀,何其可笑可悲。”

“你自仁义,却不知人心险恶。”叶贞挑眉,冷厉环视众人,“权欲二字,让多少人蒙了眼,黑了心。太后娘娘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叶贞!”萧太后低狠的喊着,“是你出卖我?”

“我?我哪来的这么大本事?你们不是输给我,是输给了大彦朝的皇帝。”叶贞冷笑,“不过这样说来,你们也不亏,输给墨轩,是你们的福分。”

“所有鹰师听命,将太后逆党格杀勿论。宁可错杀,绝不放过!”耶律楚冷然下令。

霎时哀嚎遍地,叶贞还是叶贞,只是挥手让玄武站在了耶律辰的身边。她不想让耶律辰死,不管是处于私人恩怨,还是国家大事。

这戎国的天下要变了,但这狼主的位置,还是要留一个人的。

萧太后步步后退,木塔其领军抵抗,眼看着虎师被屠戮殆尽。鹰师仍在不断的涌入石国,那些早前占领石国的虎师,如今都成了瓮中鳖,根本无路可逃,皆惨死在鹰师的刀下。

大殿内血流成河,百官蜷缩在殿内一角,战战兢兢不知明日为何物。

离歌握紧了袖中拳,时刻保持警惕。

她不管战局,不管叶贞要做什么,她只知道,不能让叶贞有事。

木塔其终于被砍杀在地,太后身边只剩下一个阿木尔,死死搀着萧太后,已然是困兽之斗,濒临绝境。

“我是太后!”萧太后还在垂死挣扎。

鹰师的利刃全部包围了萧太后,只等着如耶律德一般,落一个乱刃砍死的下场。

耶律楚挥手退开众人,以胜利者的姿态冷睨着面如死灰的萧太后,“现在,太后娘娘还要废黜我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