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2.血染嫁衣,为他穿孝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太后已经被逼到死角,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ziyoUge.com

蓦地,她一声厉喝,“耶律辰,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母后被耶律楚杀死吗?”

叶贞的眸子骤然凝起,萧太后临死也要利用耶律辰的良孝之心?简直该死!耶律辰往前走,谁知被叶贞箭步上前,一把拽住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稍稍一怔。

“十三爷,不可。”叶贞站在他面前,嫁衣如火,“她从未真心待你,你何必以死相搏?若是真的为你好,何至于临死拉你做垫背?她该死,因为她觊觎这戎国天下。但你不同,你不该与她落得一个下场。”

耶律辰顿下脚步,看看不远处的萧太后,眼底的光黯淡了一下。

“她从未想过要让你做皇帝,一心只想自己临朝。这样恶毒的女人,你还要与她一起死吗?”叶贞冷了眸色,死死盯着萧太后,“而且她杀了墨轩,就算是我,也不会放过她。十三爷,你别逼我。若你站在她那边,就是与我为敌。”

“贞儿?我从未想过要与你为敌。”耶律辰素来心底仁善,但是此刻……他犹豫了。叶贞不是不知道,耶律辰一直以来都是柔弱的性子,根本拿不下主意。她若不拦着,今日耶律辰必定会与萧太后一起死。

她要萧太后死,但并不想连累耶律辰。

算起来,耶律辰对她与轩辕墨也是有恩。

“老十三,难道你就能眼睁睁看着我死在耶律楚的手上吗?”萧太后继续嘶喊着,她已经到了绝路。

耶律楚冷笑着看了看耶律辰,“等我收拾了这贱妇,我再来收拾你们!”

语罢,他忽然夺过身边随侍的弯刀,一步一顿朝着萧太后走去。

叶贞睁大眼睛,她要亲眼看着不可一世的萧太后,付出沉重的代价。她要看着萧太后,因为一败涂地死在耶律楚的手上,然后带着彻骨的不甘,去底下给轩辕墨赔罪。

耶律辰按捺不住,正要上前,叶贞眸色一沉,鬼卫已经将耶律辰团团围住。他骤然扭头望着叶贞冷漠至极的容脸,眼底的光寸寸微凉。

耳边,终于传来萧太后歇斯底里的喊叫,阿木尔被生生砍死在萧太后跟前。

耶律楚手一抬,弯刀直接捅进萧太后的心口,屠戮终于在鲜血滴落的瞬间,画上句点。

“母后?”耶律辰脱口而出,眼睁睁看着萧太后的身体滑落在地,而后睁着一双不甘的眸子,没了呼吸。

叶贞冷笑两声,“莫道无因果,生死自有数。”

下一刻,叶贞狠狠盯着拎着带血弯刀,慢慢走回高阁的耶律楚。

萧太后死了,接下来,就该是他们了。

眉目微垂,叶贞嘴角噙着冰冷的笑,眸色素冷,冷然迎上耶律楚投来的寒光。深吸一口气,终于可以正面交锋,毫无顾忌,不顾生死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墨轩,说到底是耶律楚害了你。

若他没有送你入血池,也许你我还能共度少许时日。

他的出现,结束了你我的永远。所以……

这个始作俑者,我绝对不会放过。

“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们?你们伙同萧太后谋逆造反,罪该万死,但我宽宏大量,想给你们一次机会。”耶律楚说这话的时候,视线死死落在叶贞的脸上。

外头的厮杀声还在继续,到处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。

就算赤峰殿,也是满地的死尸与鲜血。鹰师虎视眈眈,弯刀上血色浸染。今日在殿内的众人,只要耶律楚下令,都难逃一死。

“耶律楚,你别假惺惺的。你要做什么,这里的人都心知肚明。要杀要剐,都不过你的一念之间。只是你要想清楚,现如今我是贞贵妃,是大彦朝的皇妃。你若觉得自己有本事与大彦朝开战,我便随你处置!”叶贞傲然伫立。

“别拿大彦朝压我,叶贞,你难道不知道大彦朝的贞贵妃早已殒命。如今就葬在皇陵,谥号敦肃孝仁皇后。”耶律楚冷笑,“更何况轩辕墨已死,你觉得还有谁能为你做主?就凭东辑事的千岁爷?还是大彦朝那个假皇帝?”

叶贞颔首,“这话果然字字诛心。耶律楚,你可知我今日为何来此?”

耶律楚冷笑,“你还想着让老十三登位,尝一尝那戎国皇后的滋味?若你愿意,我也可以让你做皇后。怎样?”

“皇后?我连大彦朝的皇后都不屑一顾,你觉得我会稀罕做你的皇后?耶律楚,你也不照照镜子,就你这副样子,剁碎了喂狗,狗都不吃。”叶贞恨到极处,一想起轩辕墨隐忍装作失忆,与她如此冷漠疏离,她的心便如刀刃剜割般生疼。

“放肆!”耶律楚冷喝,“叶贞,我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,才与你一条生路。怎知你自寻死路,那就怪不得我了!”

“耶律楚,你到底想怎样?”耶律辰怒然。

他甚少动怒,但是今日,他也知道难逃一死,只是依旧舍不得叶贞死罢了。

“怎样?还能怎样?既然已经流血,那今日在这里,我要让所有背叛我的人,全部去死。”耶律楚冷笑着,“十三弟,你莫要怪我,怪只怪你信错了太后,生错了帝王家。”

“最是无情帝王家。”叶贞一声轻叹,“想不到离开了大彦朝,今日的戎国也是一般景象。为了皇权,不惜兄弟阋墙,不惜自相残杀。不过这天下,只能有一个主君,所以……十三爷,还记得我答应过你的事吗?”

耶律辰稍稍一怔。

“我说过,许你天下。”叶贞嘴角微扬,眼底却没有半点光泽。

鬼卫握紧了手中剑,形势一触即发,已然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。

叶贞眸色一沉,伸手摘去自己的腰带,当着众人的面褪去了外头的红色嫁衣。里头,一身素白的孝服随风而动,“我明知今日屠戮,却还是来了。耶律楚,你以为我是为了皇后之位?那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

红色嫁衣落地,她伸手拽下头上的步摇,冷冷的丢在地上。

眉睫微扬,步摇落地的声音,格外的惊响。

叶贞长发如墨,孝服在身,“彼时,我不能为轩辕墨穿孝,今日,我便成了他的愿,做一回未亡人。耶律楚,是来为自己的丈夫报仇的。无论是萧太后还是你,都必须死。”

音落,她眸色肃杀,一身白衣不染一丝尘埃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