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3.黄雀在后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嫁衣换孝服,红颜成罗刹。ZIyouge.com

叶贞站在那里,鬼卫已经蠢蠢欲动。谁都没有想到,主婚的想谋权篡位,成亲的想为夫报仇,谁都不是真心做一场婚礼。各有所图,各位所谋,到了现在已经全部摊牌。

“怎么,就凭你这么点人,就想与我抗衡。”耶律楚冷笑,轻蔑的眸色狠狠剜过叶贞的容脸。

叶贞容颜倾城,墨发翻飞,“若我只是凭着这样就来杀你,你未免太小看我。轩辕墨尚且是算计人的好手,你觉得我跟着他这么久,便连这基本的自保也不懂吗?耶律楚,今日我便让你知道,墨轩正在的谋划是什么!你只管沿着他的算计杀了太后,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耶律楚陡然一怔,却在迎上叶贞肃杀双眸时,竟有种不知名的慌乱与不安。她的神色像极了死去的轩辕墨,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凌然之气。

“鹰师是墨轩一手扩充的,不是吗?人死威还在,这个道理,还用我提醒你吗?”叶贞冷了眸色,长袖轻拂,安然以人为凳。

“你敢!”耶律楚低喝。

“有何不敢?”一声音落,一抹熟悉的声音步入赤峰殿。

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出声,耶律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众人面前,面目依旧,锦衣玉服与往常没有一点分别。

“是你?”耶律楚心下一惊,面色惊变。

他是亲眼看着耶律德死的,如今耶律德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。早前又有那一番闹鬼的场景,如今的耶律楚可谓肝颤不已。

“怎么,狼主不记得微臣了?”耶律德冷笑两声,“微臣是您的皇叔耶律德啊!早早的在狼主的寝殿内,微臣已经现过身,怎的狼主这般健忘?”

一下子,所有人都懵了。

“你是耶律德?那当日乱刃砍死的又是谁?”耶律楚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耶律德笑了笑,一如往日的容颜,“轩辕墨早就猜到你会对我下手,所以早早的救走了我。在大牢内的耶律德,不过是音容相貌与我极为相似的人。而你所谓的乱刃砍死,也不过是一场戏。我若不死,你如何能与太后分庭抗争?鹬蚌不相争,渔翁何得利?”

“你!”耶律楚怒不可遏,“耶律德,你竟敢诈死!”

“这还是多亏了狼主的丞相大人啊!”耶律德笑了笑,“很抱歉,我没死,狼主要失望了!早前惊着狼主,还望狼主恕罪。”

耶律楚一想起耶律德装神弄鬼,把自己吓得不轻,愈发的怒发冲冠,“耶律德,你好大的胆子,一次不死,还敢再来!想不到你跟轩辕墨竟然联手算计我,这笔账,我绝对不会轻饶你们!”

耶律德朗笑两声,“狼主如今还不知悔改,便也怨不得我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耶律楚冷然。

“贞贵妃不是说了吗?人死威犹在。现如今外头的鹰师早已重归我的手下,而狼主的心腹豹师都在石国之内。只要我一声令下,狼主怎么覆灭虎师的,我就能怎样覆灭豹师。狼主若然不信,大可一试。”耶律德不紧不慢的入席,指尖轻轻撩动着垂落鬓间的散发。

华衣逶迤在地,发出清晰的摩挲声。

叶贞眉目微凝,是他?!

“该死!你们都该死!”耶律楚终于发现,原来与虎师厮杀的都是自己原先的豹师,而所谓的鹰师,竟然没有一人出动。

这么说,他的数万豹师,折损过半,已然无法撑起他摇摇欲坠的戎国江山。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果然够狠。

“耶律楚,你还有什么招数?现如今大局已定,生与死都在我的手里。”叶贞终于开了口。她不得不再次深信轩辕墨的算计,她只管做自己,而那些他早前布下的大局,此刻正在一点点展开。不需她费心费神,所有的一切水到渠成。

耶律楚万万没想到,耶律德竟然还活着。

“轩辕墨!”耶律楚咬牙切齿。

“他能灭得了两公府,遑论你这小小的戎国。若不是为了他身上的毒,你以为他会臣服于你?若不是他不甘心就此殒命,你以为他会舍得我吗?”叶贞眸中噙泪,“耶律楚,你可知他就死在我的怀里,许我大彦江山,许我这万里河山。可是我只要一个他,你却将这一切一手破灭。所以今时今日,你是自作自受,而我……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耶律楚倒退一步,豹师随即上前保卫他。

他一双喷火的眸子直勾勾注视着叶贞,万没料到,竟然输给一个女人!输给一个死人!

“就算我死,我也要让你们陪葬!”耶律楚切齿。

“是吗?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本是!”叶贞冷笑。

耶律德慢慢悠悠的斟上一杯酒,忽然丢出殿门外。

刹那间鹰师蜂拥而至,如同上一次包围萧太后那样,将整个赤峰殿围得水泄不通。耶律德笑了笑,“狼主口气不小,只可惜……强弩之末,如何言勇?你还是好好想想,该怎么赴死才能更痛快一些。我这厢到没有什么异议,但愿贞贵妃,还能给你留个全尸。”

“我看谁敢!”耶律楚意识到自己真的输了。

他以为杀了耶律德就能收回鹰师,却没想到被轩辕墨摆了一道,不但耶律德没死,连鹰师都被他收回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设计,让他的豹师充当了先锋军,与太后的虎师厮杀得所剩无几。现在,就算耶律楚想要翻身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豹师残存无几,鹰师却完好无损。

这样的局面直接导致怎样的后果,谁都心如明镜。

“我敢!”一声冷音,伴随着熟悉的身影缓步走入赤峰殿大门。

叶贞的羽睫陡然扬起,骤然转过身去。她的唇张了张,却喊不出一点声音。所有人血液直冲脑门,所有的话语都在眼中化作万丈柔光。她看着他一步一顿走进来,迈着他惯有的步伐,有条不紊,从容不迫。

那张熟悉的脸,在火光中渐渐清晰。

“耶律楚,你输了!”他面无波澜,视线清清浅浅的落在叶贞的身上,只是低低的喊了一声,“贞儿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