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4.原来你们都在 为土豪撒钻石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轩辕墨?!”耶律楚怒不可遏,一声歇斯底里的喊,让所有人都心颤不已。ziyouge.com分明都是已死之人,如今一个个活生生的站在这里,教人如何承受?

彼时耶律德惨死,尸体悬挂城门,多少人有目共睹。

而轩辕墨赐金顶玉葬,文武百官皆相送,如今新坟还在,旧人却出现在这里。

不知道是乱了阴阳界,还是这世界太疯狂。

容颜依旧,与生俱来的清雅幽然,不是轩辕墨又是何人?一袖白罗衣,染一身烛光迷离。今夕何夕,君归兮。

叶贞笑着扑上去,那一刻,她觉得世间繁华落尽,也不及此刻光阴旖旎。

然,她的心却咯噔漏跳一拍,隐隐有种彻骨的不安,说不出道不明的惶然。

轩辕墨低眉望着她,眼底没有半分笑意,清浅的带着少许黯然神伤。他的手轻轻拂过她的脸,“这里交给我。”

语罢,他轻轻推开了叶贞,一步一顿走到殿内正中央。

叶贞骤然转身看他,愣在那里半晌没有回过神。

“耶律楚,我没死,够惊喜吧!”轩辕墨冷然伫立,“不过我没死,就该你死了。”

“你一直在骗我!”耶律楚这才明白,什么才是谋划,什么才是算计。轩辕墨就是一头狐狸,隐忍了锋芒,为的就是最后一击。

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可惜你知道得太晚。从我在戎国醒来的那一刻,我就已经开始布局。只是彼时倒也没有这般长远,我不过是想祛除体内的剧毒,好好与贞儿一道活下去罢了。只可惜,是你作茧自缚,你错就错在不该迎我入石国。”

“从我踏入石国的那一刻,我便知道你与萧太后的针锋相对。横竖我都是要搏一搏,不如放长线钓大鱼。否则你以为我何以要入血池?便是知道血池内有祁连花的毒素,能与我身体内的毒相互克制,这才教你看出端倪,教你亲手送我入血池。”

“耶律楚,我忍着不能与贞儿相认的痛苦,在你身边虚以为蛇。为的不仅仅是祁连花,还有你这戎国的江山社稷。时不与我,我不得不做两手准备。你们知道我的身份,就算我愿意与贞儿隐居于世,你们也未必能放过我们。而我,绝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威胁,存在我与贞儿之间。”

“我一手策划了耶律德之事,故意挑起你与萧太后的嫌隙,为的便是今日的劫数。戎国不乱,何以成事?子不闻,乱而取之。这就是兵不厌诈!”

言罢,殿内一片死寂。

谁都不曾想过,原来最后的赢家,竟然是早已死去的丞相轩辕墨。

而萧太后与耶律楚,却傻傻的自相残杀,为他人做嫁衣。

“轩辕墨,不管你是人是鬼,今日我都要杀了你!”耶律楚怒喝,“来人,杀光这里所有人!”

音落,轩辕墨眸色一沉,陡然厉喝,“动手!”

刹那间,豹师中半数以上的人霎时拔出袖中匕首,狠狠刺入身边军士的脖颈,一刀毙命,快准狠!

耶律楚傻了眼,根本始料不及。

一瞬间,所有的豹师死伤殆尽,只剩下了耶律楚一人。

只听得呼啦一声,所有的豹师全部撕下面皮,脱去虎师外衣。里头齐崭崭的御林军军服,面上全部是大彦朝的五官特征。

“当日你猜不透三万御林军何以一夜之间消失无踪,现下我就告诉你为什么。三万御林军,退去军服,没人领一张事先备下的皮面,一个接一个的混入百姓中。于是乎,就造成了人去营空的画面。但凡看到真相的,都被鬼卫灭口。所以这便成为一桩悬案,又因为交付我手中调查,只要我压制下来,谁都找不出事实所在。”轩辕墨冷笑着,一身风华。

“而现在,我以扩充鹰师的名义,让三万御林军混迹军营。你们与萧太后交手,我便让御林军待命不出,让你的豹师先行送死。如今豹师覆灭,鹰师被耶律德收回。耶律楚,你已无兵可用。”

耶律楚冷了眸色,那一刻面如死灰,已然到了绝境,清晰体会到萧太后死前的绝望。

叶贞一步一顿朝着耶律楚走去,就像一具行尸走肉。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轩辕墨身上,却忽略了不断靠近耶律楚的叶贞。

孝服在身,袖中短刃突现。

所有人都始料不及,叶贞忽然扑了上去,短刃笔直刺向耶律楚的胸口。

“贞儿?”轩辕墨、耶律辰与离歌齐声高喊着。

奈何为时已晚,她的刀子已经狠狠扎入耶律楚的胸口。耶律楚身子一撇,那刀子没入肩胛,却没能刺入心脏。

“叶贞!”耶律楚咬牙切齿,死死握住了刃身。叶贞发了疯死的戳进去,他被死死抵在了墙壁处。

那一刻,叶贞看见耶律楚的血流淌下来,染红了她的双目,“耶律楚,我要杀了你,我恨不能将你食肉寝皮,挫骨扬灰!如果没有你,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。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杀了你,今天我就送你下地狱。”

一声冷喝,耶律楚宛若困守之争,忽然扣住了叶贞的手腕,硬生生将刀刃拔出。下一刻,他反手生擒,刀子不偏不倚的落回了叶贞的脖颈处。

离歌纵身飞跃,抢先一步落在耶律楚跟前,“耶律楚,放开贞儿!”

那声音……

叶贞忽然笑了,“原来你们都在,都帮着他骗我。你们明知道我最恨被人骗,可是却还要帮着他来骗我。”她忍着眼眶中的泪,“他根本没有回来,你们明明都知道。如果不是我自己送死,你们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?”

离歌眉睫微垂,“贞儿……其实我们,只是想替他圆你一场憾事。”语罢,离歌终于撕下十九公主的皮面,露出了本来的面目。

不远处,耶律德徐徐起身,定定的望着离歌,许久没能挪开视线。

“放我走,我就放了她。”耶律楚是强弩之末,什么事都做得出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脖颈上锋利的短刃在她的脖颈上划开一道口子,少许鲜血沿着雪白的脖颈缓缓而下。她出神的望着站在殿中的轩辕墨,嘴角是一抹凄楚的冷意,“你不是他,不管装得多好,他就是他。他的温度,他的气息,你都骗不了我。”

闻言,轩辕墨垂下眉目,如释重负般吐出一口气,“对不起。”

他,到底没能回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