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5.贞儿,没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环顾四周,任凭耶律楚的刀刃在自己的脖颈处掠过,鲜血涌动,早已不觉疼痛。ziyoUge.com那一句对不起,将她的世界摧毁得不成样子。

所有人都明白,这句对不起意味着什么。

鬼卫蠢蠢欲动,青龙和玄武不敢上前一步,生怕叶贞丢了性命。

“我就知道,轩辕墨回不来了。”耶律楚低狠的笑着,挟持着叶贞缓步朝着门口移动。

“放开她!”离歌上前一步,攥紧了拳头。若不是耶律楚的刀子随时都能让叶贞死,她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。

叶贞冷笑着,“不必救我,杀了他。”

“若我可以放任不管,我何苦千里迢迢来戎国?若不是想让你们长相厮守,我何苦与他一道骗你。左不过,世事难料,这样的结局我已愧疚万分。如今若你再有差池,我万死难以向皇兄交代。贞儿,还记得我哥临死前如何与你交代的吗?你要活着,活着才有希望再见一面。否则就算你死了,长眠地下也只是一人独行罢了!”离歌声音微颤,险些落下泪来。

轩辕墨一步一顿走上去,却没有撕下自己的面皮,那双熟悉的眸子死死盯着叶贞面如死灰的容颜,“若娘在天有灵,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你。贞儿,我们走到今日这一步,已经没有退路。原想让你更好的活下去,却没想到将你推入深渊。到底……如他所愿,教你此生最爱的是他,到头来最恨的也只能是他。一直以来,算计最深的,是他。”

叶贞被耶律楚拖行着,缓步朝着门口移动。

她看见那么多的人,都因为在乎自己的生死,被挟制得不敢动弹。有东辑事的杀神,有离歌……他们的功夫如此之高,却抵不过她脖颈上的那柄短刃。她分明是求死,何苦还要连累旁人。

下一刻,叶贞的手忽然用力甩去,将身旁的火台推翻,火油瞬间倾倒在大殿内。火苗顿时窜上周旁的帷幔,伴着火油的助推力,火势霎时一发不可收。整个赤峰殿顷刻间陷入一片火海之中,熊熊烈火将叶贞与耶律楚困在中央。

四下的大火,灼烧着殿内的一切,教人根本无法靠近。青龙与玄武握紧了手中的剑,却也是无可奈何。

殿内的百官与军士四下逃窜,火台被接二连三的推翻,赤峰殿成了一片汪洋火海。

火光冲天中,叶贞站在那里,笑得倾世妖娆,“他回不来,那我就去找他。反正他每次都食言,那我又何必苦苦守着对他的承诺?他不仁,就休怪我不义。他让我痛彻心扉,我就杀了他最爱的女人,一报还一报,也算是扯平了。”

“贞儿?”离歌嘶喊着想要冲进去,奈何熊熊烈火,浓烟熏得人根本睁不开眼睛。

“阿离别过去!”耶律德骤然上前,一把拽住离歌的手,瞬时将她带入怀中。

离歌稍稍一怔,抬头却迎上他熟悉的面庞。愣了愣,离歌的眸子忽然带着几分欣喜,几分愠怒,“你还敢来见我!”

“火太大,进不去!”他没有撕开面皮,但声音确属慕风华无疑。

“贞儿?”离歌喘一口气,整个人被火烤得滚烫。

大火无可遏制的借着火油的推力,烧塌了半个赤峰殿。上头的屋瓦不断的滚落,耶律楚挟着叶贞退至墙角。

“耶律楚,你还是逃不掉。”叶贞冷笑着。

“你就是个疯子!”耶律楚咬牙切齿,大火熏烤下,双目通赤而面容扭曲。

叶贞望着漫无边际的火海,却没来由的一身轻松,“终于什么都没了。”

“贞儿……”轩辕墨跪在那里,他不是轩辕墨,却能感受到来自内心的愧疚和折磨。眼泪顺着面颊不断滚落,整个人大殿摇摇欲坠,眼看就要被烧塌。

离歌忽然一怔,一把抓住慕风华的手,“耶律辰呢?”

“不知所踪。”慕风华二话不说抬手便敲晕了离歌,直接扛了她往门外跑去。

耶律楚拽着叶贞往后殿口挪去,大火烧灼,让他们的皮肤都有不同程度的灼伤。忽然顶上哗然一声,整个屋脊全部砸下来。

“贞儿……”

轩辕墨终于撕下了面庞,却是泪流满面的叶年,扑通跪在了那里。

脑子里,是叶贞火光中轻笑的模样。也许死对于她而言,是一种最好的解脱。

赤峰殿的大火,不断蔓延,一夜之间烧毁了半数的宫殿。那一夜的石国,大火烧红了半边天,鲜血染红了大地。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知道翌日时分,传来萧太后暴毙的死讯。宫变的消息被遏制下去,以最小的扩散度来制止流言蜚语。

大火中不少宫婢与奴才没能逃出来,都被活活烧死。

等到天明的时候,早已分不清谁是谁。

一具具枯焦的尸体,哪里还有半分本来面目。

第二天,德王爷耶律德主政,控制了整个戎国的朝政军政大权。虎豹鹰三师被重新编制,合而为一,再不分权。

只是国不可一日无君,但那一夜,十三王爷耶律辰不知所踪,生死不明。

鬼卫极力搜索,也不知道耶律楚与叶贞是死是活。

只在墙角,找到两具烧焦的尸体,容颜难辨。

消息很快便由青龙带回大彦朝,不论怎样,总要向慕青汇报才是。

离歌一下子从床榻上坐起来,额头冷汗涔涔,“贞儿?贞儿呢?”

慕风华就站在营帐里,背对着离歌。外头风起云涌,御林军重新归位,他们又是不可一世的大彦使团。

使团驻扎在距离石国不远处,这里能最快的得到石国内的消息。三万御林军,只是折损了稍许,如今全部回到了慕风华的手里。

“没了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离歌没有看清慕风华的容色。良久才见到他幽然转身,眼底的光有些微弱的痛,“阿离,我们回家吧!”

离歌的眼泪忽然掉下来,“你说……没了?”

慕风华敛去眸中光华,“她死而无憾,你何必耿耿于怀?”

那一刻,离歌的羽睫止不住颤抖,突然像个孩子般抱紧自己的双膝,放声的嚎啕大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