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6.天涯的尽处,没了等待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外头一声喧嚣,耶律德走进营帐,撕下了脸上的皮面,正是叶年。ZIyouge.com

他定定的看着慕风华拥着颤抖不止的离歌,眼底的光寸寸灰暗,“在没有确认尸体之前,我不信她会死。”

离歌愕然抬头,脸上挂着泪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赤峰殿有一条密道,当年建造之时,耶律楚杀死了所有宫人,是故这条密道只有耶律楚本人知道。我不信耶律楚会如此轻易赴死!在没有确认尸体之前,我不相信贞儿就这么死了。”叶年站在那里,一身素冷。

那是他唯一的亲人,唯一的妹妹。

他答应过母亲,无论何时都要保护妹妹。

可是他一手促成了叶贞入宫的悲剧,彼时她还天真的以为,可以替母亲留一条血脉,只身入宫犯险。殊不知他那条腿,是故意断给她看的。

只是……

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,却已回不到过去。

“你何必自欺欺人?”慕风华冷了眉目,“叶贞死了就是死了,你何必给人希望,又给人绝望?整个赤峰殿都被烧塌,无一幸存,你是看见叶贞和耶律楚被埋在废墟下的。因为她是你妹妹,所以你始终不愿相信事实。就算有什么密道,你觉得那场火这样大,他们来得及逃出升天吗?”

叶年站在那里,眸色微凉,“有娘在天之灵,一定可以。”

离歌泪如雨下,“我也不信贞儿会死,她一直都是最坚强的。她答应过我哥,怎么可以食言?我哥是为了她,才编了这么一个借口,只是想给她一个活下去的理由。为何她还是选择这样的结果?”

“因为她觉得,天涯的尽处,已经没有了等待。”慕风华轻轻拂去离歌脸上的泪,“阿离,你该明白,若是相爱不能相守,宁可共赴黄泉聚忘川。”

叶年跌坐在凳子上,良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不多时,外头一声禀报,“王爷,找到尸体了。”

一记闷雷,让整个营帐内的气氛陡然降至冰点。

叶年的身子颤了颤,终于站起身子,一如叶贞活着那般,面无波澜的带好皮面,一步一颤的走出去。

外头,戎国的军士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的模样让叶年的整颗心都为之颤抖,“找到了?在哪?”

“在赤峰殿一角,尸体旁边有一柄短刃,与王爷所说的短刃极为相似。并且是一男一女两具尸体,女尸的身上还有锐器伤,想必是死前所为。”那军士伏跪在地,说着清晰无比的话语。

至于后来说了什么,叶年一句都没听进去。

他疯似的往石国冲去,整个人陷入极度的疯狂。

寂静的园子里,摆放着两具担架,白布遮着尸体,教人看不见容颜。但看见又能怎样?焦黑的面孔,被大火烧的扭曲的身子?

叶年一步一顿走过去,身后随着离歌和慕风华。

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结果?这是他的妹妹,他与旁人联手算计了她的前半生,为了所谓的苍生大义,他牺牲了自己唯一的亲人。早年她无法原谅,诈死逃离,他亦觉得是一种上天的宽恕,是对自己的赎罪。

可是现在,叶年只觉得,左肩下方被人一点点的掏空。

此刻他突然明白,什么江山如画,什么天下苍生,都比不上自己的妹妹一根毫发。活着才有希望,死了便什么都没了。

他算错了一步,娘亲惨死。

算错了第二步,妹妹也没了。

就好似一副棋局,一步错步步错,满盘皆落索。

叶年扑通跪在那里,阳光烈烈,身子却冷若冰窖。手,微颤着去掀开那白色的裹尸布,叶年觉得整颗心都被撕裂。

下一刻,枯焦的面容,被大火熏烤脱水宛若焦炭。

那把短刃被摆在叶年的跟前,阳光下寒光烁烁。

确实就是那柄短刃,刺穿过耶律楚的身子,划过叶贞的脖颈。

“不不不,怎么可以这样?不是说还有一线希望吗?不是说有密道吗?你们找到没有?你们找到没有?”离歌双手捧着短刃,身子止不住颤抖。她又想起叶贞在大火中回眸一笑的容颜,叶贞是一心求死的。因为轩辕墨没能回来,因为他又一次食言。

可是……世间本就没有奇迹,如今还能奢望什么?

该走的人,留不住;想活的人,活不下来。

叶年眸色清冷,“尸体发现的地方,可有什么密道?”

军士们齐齐摇头,掘地三尺都没能找到密道入口,所以有关密道的事情,也只能算是一种遥远的神话。谁都不知道是真是假,因为无人可以证实。

“挖!就算给我把整个石国翻过来,我都不会放弃!”叶年一声令下,双拳紧握。找到尸体如何,就凭一个伤口让他毁去心中的希望?

娘,你若在天有灵,便要庇佑贞儿。她此生历经苦楚,别让她再痛。若然此生还能与我一次赎罪的机会,我愿以命相付。

阳光渐渐萎顿在阴霾之中,如今的天气变化太快,教人措手不及。

早前还是阳光灿烂,傍晚时分却开始阴雨绵绵。

整个石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,萧太后与当今狼主耶律楚出殡,白绫翻飞,民间不得婚嫁不得办喜事,守丧三日。

大都外一座简易的四合院,偏僻至极,方圆十里杳无人烟。

玄武撑着伞站在院门外,久久没有进去。

外头下着雨,越来越大,豆大的雨滴不断拍打着伞面,落下的雨珠飞溅起来,湿了他的裤管,湿了鞋面。

他就这样站着,头顶上不时有闪电雷鸣划过。

院门打开来,里头有人走出来,乍见玄武站在门外,一下子便嚷开来,“东辑事的都属狗的吗?站在门外一声不吭,没开门你就不会跳进来?那么好的功夫,都是摆设吗?特么就是想让我走一趟给你开门是不是……”

“贵妃……没了!”玄武低低的开口。

“什么贵妃……”院子里的人陡然窜出来,一把拽住玄武的胳膊。闪电划过,是夏侯舞惊愕纠结的面孔,她的声音几近颤抖,“你说什么?谁……谁没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