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7.活死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玄武抬起头,雨伞上的水珠子溅湿了他的容脸,他缓缓扯下自己的遮脸布,眸色在闪电中冷若利刃,“贞贵妃,去了。ziyouge.com”

夏侯舞忽然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玄武的脸上,“你们东辑事不是无所不能吗?何以连一个叶贞都保不住?你说话,你说话啊!我们离开的时候,叶贞还好好的,为何现在你却告诉我,叶贞死了?”

听得这话,玄武手一松,手中的伞掀翻在地。

洛英从里头走出来,随手揽了夏侯舞入怀,“你如今有孕在身,莫要动气才是。生死自有定数,只是谁也不曾料想,会有这样的结果。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与人无尤。”

“可是,该如何跟他交代?”夏侯舞哽咽着,将头埋入洛英的怀里,低低的抽泣着。

闻言,洛英看了看浑身湿透的玄武,冷了眉目,“你自己与他说吧!”

玄武不做声,洛英拥着夏侯舞转身朝着内里走去。

药香四溢,偌大的空房子里,一张竹木床榻上,躺着一动不动的轩辕墨。眉目依旧,只是浑身冰冷得教人害怕。没有呼吸,没有心跳,甚至连最基本的温度都没有。唯一尚存的是,身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僵硬。

夏侯渊正在给轩辕墨施针,银晃晃的牛毛细针,遍布轩辕墨全身。

夏侯舞与洛英进门的时候,夏侯渊稍稍一怔,只一眼夏侯舞哭红的双眼,面色便有些异样,“怎的……怎的哭了?孕中不宜……”

这话还没说完,夏侯舞又哭了出来,“爹,叶贞出事了。”

“是当了十三王妃,还是当了皇后?”夏侯渊挥笔写下方子,“那丫头福大命大的,你们莫要多心,她那条命随她爹,硬得很。看她克母克夫的,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爹,我不是开玩笑的。”夏侯舞干脆抱着洛英放声大哭。

夏侯渊顿时挑眉,“你来真的?”扭头盯着门口一声狼狈的玄武,湿漉漉的样子显然不是装的。

见状,夏侯渊手中的笔吧嗒落地,当下便坐在凳子上直摇头,“完了完了,这丫头命硬,一出事就不是小事。我这头都顾着这个臭小子,全然没注意叶贞。料想着有她老爹的杀神随行,应当不会有事。哪知千算万算不如天算!”

“正当胜券在握之时,贵妃娘娘发现所有人都骗了她,便是一心求死,选择与耶律楚同归于尽。是故石国大火,贵妃娘娘没能再出来!”玄武说得很轻,但是咬字清晰。

“她是伤了心,绝了念。”夏侯舞泣不成声。

一瞬间,谁都不说话。

“我早就说过,这丫头执念太深,你们骗不了她。看吧,弄巧成拙,便是亲兄妹也翻脸。风阴和轩辕墨言行举止几乎一模一样,出现在你们跟前,你们谁都分不清,唯独叶贞……那丫头委实可惜了!”夏侯渊轻叹一声,“那老小子,真当要绝户了。”

“爹,你还说这些做什么?”夏侯舞咬牙切齿,“事情都到这份上了,你还说这些有什么用?能把叶贞救回来吗?如果不是她,我也不会与洛英执手白头。爹,这件事,你一定要给我做主,不管怎样,你去把叶贞救回来!”

“救回来?”夏侯渊瞪大眼睛,“你当我是大罗神仙还是阎罗王转世?床上那个半死不活的,我都救不回来,你要我去救烧成炭灰的叶贞?一年生两年傻,丫头你还没生呢,这脑袋现在就傻了?”

夏侯舞狼嚎般的仰头大哭,“你救不救?你救不救?娘啊……”

“不是不救,是怎么救啊?”夏侯渊挠着头,冲着洛英道,“管好你们家的,狼嚎鬼叫成何体统!我就知道不该回来,每次一回来,什么麻烦事都找上门。说好跳出俗世红尘,现在都是什么玩意?真特么糟心……”

“爹,若是能救叶贞,您还是……”洛英紧握着夏侯舞的手,低眉看着她的时候,眸中掠过满满的怜惜。

夏侯渊轻叹一声,“她命数如此,我又能如何?若是可救,叶年身为她的哥哥,不是比你们更着急?若然她真的命大,许是能浴火重生,否则……死了也是件好事。”

说着,夏侯渊转头望着床榻上毫无生气的轩辕墨,“他躺在这里这么久,生死难料,有时候想想,还不如让他死了,也算一种解脱。奈何他的意志力极其顽固,便是身子死了,脑子却活着,死活不肯让身子冰冷僵硬下去。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迹,教人不舍得放弃。”

“我不想让他们死。”夏侯舞泪流满面,“他们经历了多少生死,好不容易在一起。爹,就算是六根清净的神仙,见着也感动。爹,你就帮帮他们。他们能有今天,何其不易,何其艰难。爹,我求你。”

夏侯渊摇着头,“我也知道不容易。一个放弃万里江山,至尊帝位,一个放弃后位之尊,甘愿隐姓埋名。都不过是一腔儿女情长,谁知付诸流水,时不相付。如今的局面,我也只能说是尽力一试,到底结果如何,还是看他们自己的命数吧!若是天意如此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顿了顿,夏侯渊又道,“你们也别闲着,还是好好想想,该如何应付东辑事那老小子才好。叶贞与轩辕墨之事,他稍瞬便知。我们身在戎国,他倒也不会直接杀过来,但是大彦朝的江山天下,只怕要风云飘摇了。”

玄武微微一怔,“前辈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你们是他的心腹,难道还不明白他会做什么?他惯来心狠手辣,现在得了消息,还不得闹翻了天?你别忘了,小皇子就在他的手上。一个东辑事的首席太监,位居九千岁,离万岁也就差了一步而已。”夏侯渊轻叹。

闻言,玄武垂下眉目不说话。

良久,玄武才点了头,“千岁爷一定会扶植幼帝,废了风阴。”

“挟天子以令诸侯?!慕青,惯来都是这般做想的!当年如此,今日更会肆无忌惮!”洛英咬牙切齿,一想起自己国公府的仇,眸子都变得锐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