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8.是死是活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玄武,让使团尽快回朝。ZiYouGe.com我等速速带着轩辕墨回去,许是还有机会能挡一挡那老小子。否则他这一闹,必定生灵涂炭,血流成河。”夏侯渊无奈的叹气,“这都是什么事啊……乱了乱了……”

“爹,你让他去通知使团?”洛英带着生疑的目光,盯着玄武。

夏侯渊一怔,“何以不行?”

玄武转身便走,却听得身后的夏侯渊道,“你当慕青为何派他来?若不是这小子念着那死去的女娃,能这般为叶贞和轩辕墨卖命?也是个苦命的,人都死了,还心心念念的。”

“你说的是雀儿?”夏侯舞忽然想起,那个为了救叶贞,死在云幽城的四大杀神之一的雀儿。

闻言,玄武的脚步在门口顿住,身子微微扳直,而后纵身轻跃,消失在雨幕中。

“怎的慕青那老小子杀人不眨眼,教出来的一个比一个多情。真是邪了门!”夏侯渊摇着头,转头望着夏侯舞与洛英,“你们都出去吧!待我施完针看看效果,若是还不行,便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了。”

“爹……”夏侯舞哽咽着,眼睛肿的像核桃一样,“你会帮叶贞的,对不对?”

“若是我不帮忙,他们都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!”夏侯渊吹胡子瞪眼,“看看看看,这副死人样,还有石国那个焦炭,哪一个不是硬骨头?愁死老头我了!唉,愁死我了!如果不是当年答应了老皇帝,我犯得着这么拼命吗?真是承诺害死人!”

洛英拥着夏侯舞,朝着外头走去。

临了到了门口,夏侯舞却迈不开步子,“爹,若是轩辕墨知道叶贞出了事,他会不会连最后一口气都咽下去?”

“你还敢说?!”夏侯渊愠怒,“滚滚滚,都给我滚出去。没见过这么烦人的!”

“爹……”夏侯舞嘟着嘴,尾音拖长。

夏侯渊咽了咽口水,“好了,赶紧去休息,可要顾着我的小外孙啊!”

夏侯舞刚要说什么,却被洛英打横抱起,直接带走。

银针扎入穴位,针口微微泛着黑色的液体,瞬时让银针泛黑。

夏侯渊摇着头,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敢做,这么烈的毒,也敢拿来以毒攻毒?能保着一口气,算是你命大。若不是离歌带着你找到我,此刻你早就投胎转世了。”

等着施针完毕,夏侯渊看了看轩辕墨依旧毫无反应的容色,不由的轻叹一声,“如今就看你的造化吧!横竖叶贞随你去了,生死与你应该了无挂碍。但你若还能念着自己的江山,念着自己多年的谋划,念着你的幼子,就不该再躺着。”

“叶贞这条命,付你多次,你也为她错过繁华三千。算起来,你们都是一样的执念,为何不能放下?你们的死讯传回大彦朝,慕青必反。你就忍心看着自己的江山荼毒?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当做傀儡?叶贞死了,大抵你的心也死了。可你是男人,你该有的担当,如何能轻易卸下?”

“想想先帝,彼时为你谋划的便是如此周全。否则我何苦答应他保你顺利登位?他虽然知道风阴并非自己亲子,但也是容了他一命。前太子轩辕寒,转身风凉成阴,假死逃出升天,随我习武,随你身边护驾。”

“换宁氏一族举族不灭,换俞太妃置身冷宫而不死。说起来,你的心思才是最大的。你让风阴欠你这么多条命,甘愿留在你身边为你替身。然这一谋划,便是苦心孤诣的八年。换做常人,何如能有这份忍耐?也是先帝有先见之明,与你谋了前程。”

“只是千算万算不曾料想,你也会步先帝的后尘,动了心思,却比先帝更有作为,竟敢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,与叶贞双宿双栖。然你们命数如此,你这九龙天子的命数,紫薇星君的宿缘,岂能与天相谋?”

“你与叶贞相生相克,盈亏相承,谁都离不开谁。左不过你现在这副样子,也只能先行带你离开戎国,暂回大彦再说。但愿……还来得及阻止慕青。”

夏侯渊轻叹一声,缓步朝着大门走去,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为尊。日日为君入棋局,转身杯酒酹沧月。到底谁欠了谁,又有几人说得清?!”

房门关闭的瞬间,床榻上的轩辕墨,指尖微微跳动。

离歌与慕风华得了夏侯渊的消息,却没有直接走,在没有得到叶贞的确切消息之前,离歌是绝对不肯走的。

所有的人都在等消息,都翘首期待着所谓的密道,期待着所谓的奇迹。

叶年也渐渐的静下心来,唯一让他怀疑的便是耶律辰的失踪。

耶律楚若是死了,耶律辰必为新狼主无疑,为何他要走?是因为叶贞的死而灰心绝望?还是另有事情发生,而并未教任何人知晓?

当时殿内混乱一片,谁也没有主意耶律辰。但……叶年查过,当时鹰师与御林军控制了整个石国,耶律辰插翅难飞。没有人看见耶律辰走出过大殿,是故也没有看见他离开石国。

一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,不得不让人心生疑窦。

这中间,只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究竟是什么秘密,只怕更叶贞与耶律楚有关。

叶年始终不肯相信,叶贞会死!耶律楚甘心赴死!

那条密道,空穴来风,不无缘由。

下一刻,叶年似乎意识到什么,竟然发下一张海捕文书,以耶律楚的音容相貌为肖像,声明此人冒充亡故的狼主耶律楚,实则江洋大盗,无恶不作。现在挟宫娥一枚出逃在外,特举国追缉,若得此人消息,赏金千两。若能擒下此人,赏金万两。

皇榜贴出去的第一时间,不断有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甚至有人看见,说是在渡头瞧见过这个女子,还有与肖像极为相似的男子。那船只好似去大彦朝的,当时也没有人在意,后来皇榜出来,才觉得越看越像。

也有人说,总有个男人还跟着他们,军士们取出耶律辰的画像,码头上的目击者连连称是。但后来具体去了哪里,谁也不知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