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9.拿回一切 为TTT田小雨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管消息是真是假,使团即刻出发,返回大彦朝。ZiYouGe.com其实回头想想,耶律楚战败,戎国已经容不下耶律楚。如今身后还跟着耶律辰,若不是忌惮着叶贞,想必耶律辰绝对不会饶了耶律楚的。

这戎国,远没有大彦朝来得安全。

试想一下,谁都不会想到耶律楚逃出生天,而且直接去了大彦朝。当所有人都在石国辨认他的尸体时,他已经去了大彦朝,重新活过一回。

而叶贞,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。

这是他最后的挡箭牌,也是救命符。

扣住了叶贞就扣住了戎国,扣住了耶律辰,也扣住了大彦朝。

殊不知此刻的大彦朝,也是风起云涌,再不复当日的平静。

东辑事的正殿内,青龙浑身是血的跪在地上,嘴角还不断的吐着血,却依旧不改恭敬的模样。上头的赤金蟒椅,端坐着面无血色的慕青。那张原就素白无色的脸,此刻越发的难看至极,浅墨色的唇止不住轻颤,似乎要将这世界都咬出个洞来。

“属下办事不利,愿受惩罚。”青龙无力的开口。

叶贞与轩辕墨双双殒命的消息刚刚说出来,慕青就发了难,一掌就打断了青龙的肩胛骨。而后青龙的身子就想飞出去的折翼鹰隼,重重撞柱,重重落地。

只听得哗然巨响,赤金蟒椅的托手被慕青冷然折断。

幽暗的眸子冷冽的越过青龙,望着外头阴霾不去的天空。慕青冷笑两声,那锐利的笑声宛若可以划破耳膜,教人心神一颤,“死了?竟然都死了!死得好!死得真好……”

然他最后那一句死得真好,却有着难以抑制的颤抖。

“请千岁爷责罚!”青龙摇摇欲坠。

慕青斑白的鬓发随风而动,锐利的眸子陡然凝成一条线,“去带小皇子过来。”

不多时,奶娘抱着小梧桐与雪儿一道上前。

奶娘不明所以,只是福了身子,“千岁爷,这两个娃总爱赖在一起,谁也分不开谁,所以奴婢便将两位都带了来。”

慕青的视线顿了几秒钟,而后一步一顿的朝着小梧桐走去。眸色锐利如刃,任谁见着都是心惊,唯独抱起小梧桐的瞬间,他紧绷的唇线稍稍松缓了一下,“以后,就只能一个人坚强了。”

这话好似格外熟悉,他忽然想起来很多年前的那个雨夜,有个女子附在他的耳边,也是这样说的。

梦里是谁拨弄琵琶声声,是谁撩动了阳春初雪,又是谁午夜梦回时,痛断了肝肠?

“枉本座一世聪明,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能做到。”他的指尖轻轻拂过孩子稚嫩的脸庞,但指尖轻颤,仿佛生怕自己用惯了力度,万一伤着孩子便要悔恨。他愈发显得小心翼翼,举止越发的轻颤。到最后竟有些气恼,却又无计可施。

慕青到底还是将小梧桐交给奶娘,交出去的瞬间,那一副如履薄冰,竟与寻常的千岁爷慕青,判若两人。他凝了眸子看着小梧桐,而后又看了看一旁的雪儿,“兄妹一场,自然是情谊深厚,谁也离不得谁的。”

眼底的光,终于寸寸冰冷。

下一刻,慕青忽然冷喝,“皇帝现下何在?”

白虎立刻上前,“回千岁爷,皇上现在在乾元殿,只怕也收到了消息。”

“风阴!”慕青眸色肃杀,“今日我要拿回一切,吩咐下去,锦衣卫大军准备。”

当日他既然能用锦衣卫大军斩杀盈国公府,那今日他照样可以故技重施。所有欠的还的,今日一次性了结。

走出正殿的时候,慕青抬了抬头,而后低眉望着层层而下的阶梯。

多少次,她从这里拾阶而上,再拾阶而下。只是,他从不叫她看见一丝一毫的破绽。他自诩老谋深算,不输轩辕墨分毫。但……现如今的他,只后悔很多话,说得太迟。

有些结局,来得太突然。

走出东辑事的时候,一切都蓄势待发,就好似当日的盈国公逼宫。看似风平浪静的宫闱,实则暗潮涌动,随时都会迎来一场血雨腥风。

风阴学着轩辕墨的样子,不断地想要打压东辑事,但他到底没有轩辕墨那份算计,渐渐的反倒让慕青扼住了咽喉。即便收回来盈国公府的军政大权,但只能与锦衣卫抗衡,若是真的交手,他未必是慕青的对手。

而风阴自己,只怕也会败给慕青。

慕青走进乾元殿的时候,小太监们也不敢阻拦,在道路两侧下饺子般扑通扑通跪了一地。

风阴就站在院子里,双手负立,与轩辕墨并无两样。然假的就是假的,再怎样都真不了。尤其那双眼睛,远没有轩辕墨惯有的凌厉与贯穿力。

见着慕青杀气腾腾的走进来,风阴心下便明白是为了什么。睨一眼奶娘怀抱着的小梧桐,风阴竟然有种释然的笑意,拂袖退去了整个乾元殿的人。

慕青眸色一沉,白虎便领着所有人退下,一干锦衣卫包围了乾元殿外围。层层把守,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。

“你还是来了。”风阴冷笑,“看样子,千岁爷很着急。”

“风阴!”慕青冷喝,“或者本座该叫你一声轩辕寒。”

风阴稍稍一忖,想了想才点头,“也对。只是你不说,我倒是忘记了,原来自己还有一个名字。只是,时隔多年,早已忘得差不多了。有劳千岁爷惦记,看样子千岁爷的记性不错,这么久的事情都记得。那也该记得十七年前的鲁国公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?”

慕青死死盯着风阴的双眸,“你们到底还是知道了。”

闻言,风阴苦笑两声,“呵,都知道了。只是知道了又能怎样?如今还不是一去不回?谁都没能回来,空留旧回忆。”

“如果当日不是你纵了轩辕墨出宫,他岂能找到……找到她,如果不是轩辕墨,盈国公逆党岂会有机可乘?说到底,你才是罪魁祸首,本座绝对饶不的你!”慕青咬牙切齿。

风阴眉目微垂,也不去看慕青的青面獠牙,只是低低道,“说起罪魁祸首,难道千岁爷不该反省吗?若无当年的旧事,谁都不会走到今日的地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