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1.追捕风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青真是气过了头,花娘本就是他心中深埋了十多年的芥蒂,如今被风阴一挑出,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,所有本该清醒对待的事情都变了模样。ziyoUge.com

奶娘瘫软在地,风阴抱着小梧桐站在门口,所有的锦衣卫都拔刀相向,却没有人敢上前一步。早前就有人不知死活的用刀剑惊过小梧桐,而后被慕青碎尸万段。

如今小梧桐就在风阴的怀里,谁敢轻举妄动。

“把孩子交出来!”慕青嗤冷。

风阴冷笑着,一大批的鬼卫从天而降,稳稳立于风阴的四周。若不是抱着小梧桐,他自然不会启动鬼卫。否则这些人,还不够慕青塞牙缝的,倒是白白牺牲。

望着怀中的小梧桐,风阴喜极而泣,“皇上与贵妃此前最希望的便是过普通人的生活,如今我不会把孩子交给你。他应该像个寻常的孩子,过最平常的生活。不复帝王无情事,只做扁舟随风逝。”

“他才是大彦朝之主,风阴,你敢!”慕青咬牙切齿。

风阴笑了笑,如同放下了心头大石,“横竖我也做腻了替身,以后……就恭祝千岁爷,江山在手,孤独一生。”

音落,风阴忽然纵身轻跃,直接窜上了屋脊。

“小梧桐!”慕青杀红了眼,谁知那鬼卫仿佛早就得了命令,只围着他,以死相搏。他纵有功夫高深,也是双拳难敌四手。虽然这些人伤不了他,却生生拽住了他的行程。慕青自然也明白,锦衣卫是无法追上风阴的。

风阴一直不肯离宫,就是为了小梧桐。

如今他带走了小梧桐,一定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那是慕青最后的希望……

“啊……”一声嘶吼,慕青将最后一名鬼卫撕成两截,浑身染血的千岁爷,如同恶魔临世,惊悚得布满了杀气,“全国缉捕,无论如何都要把小皇子追回来。小皇子,必须毫发无损。”

许是所有人都不明白,为何皇帝不动一兵一卒的抵抗,丢弃皇位只要一个孩子?只是他们不曾明白,那早已不是原来的轩辕墨,只是替代了皇帝的风阴。他要的,从来也都是很简单的,还了欠下的债,再随风而去。

可惜,轩辕墨没有给他机会。

他与叶贞这一走,便是诀别。

风阴根本不眷恋皇位,如今也无谓拉扯太多的人去死。既然慕青想要皇位,他给了就是,只是这孩子,他必须带走。最是无情帝王家,何谓让孩子也遭这份罪。反正轩辕墨与叶贞都没了,那这个孩子,就该获得最好的重生,便是自由。

慕青赢得毫无成就感,甚至于连他的锦衣卫大军都不必出动,因为风阴消失了。那就意味着皇位空悬,帝位无人,整个朝堂都任由慕青把持。

只是空寂寂的高阁,一人独享,还有什么意思?

雪儿在奶娘的怀里挥动着稚嫩的小手,慕青站在东辑事的正殿门口,望着如今全局在握的大彦朝江山。以前他总觉得手握生杀是件如此美妙的事情,可是现在,江山孤寂,独剩一人。竟然没有当日的欲望,空落落的,就像一座孤坟。

握着雪儿稚嫩的手,慕青的脸色稍稍缓和少许,“若不是本座答应你娘,这江山早就易主了。她用你的命护着风阴的命,谁知风阴却夺了本座的命,到底还是你娘心狠手辣。狼养出来的孩子,就是这般冷酷无情。”

雪儿瞪着美丽的眼睛,滴溜溜的望着慕青。

没有小梧桐,雪儿忽然就沉寂了很多,不似先前的活泼。

轻轻抱起雪儿,时隔多日,他已经静下了心。原先生涩的举动,如今已经熟练不少。慕青轻叹一声,“不知当年她是如何带大贞儿的。一个人,怕是不易吧!”

雪儿抓着慕青的手,让慕青的眼眶红了一下,“也许风阴是对的,只是教本座如何甘心?这大彦朝的江山,若是拱手让人,本座这么多年的苦岂非都白白吃尽?孤诣多年,一朝落空,又是什么滋味?”

现在整个大彦朝都在慕青的手中,这本该是他一心期盼的事情。可是现在……他忽然觉得累了,十多年的折辱,从最低等的太监坐到今日的东辑事首座,位列九千岁。当中的苦楚又有几人明白?

人人只见到今日的九千岁,嗜杀如命,却不知当日的他也是命如草芥,几番生死隐忍,如叶贞这般步步为营,才能走到今日的地步。

不过现在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

慕青挥手退去了奶娘与雪儿,袖中的白玉骨簪绽放着微弱的流光。略带粗糙的指尖轻拂上头的纹路,竟有种恍如隔世的疼痛。这种感觉沉寂了多少年,如今竟然重新归来。便也是在得知叶贞的身世时,他才觉得自己终于像个人,像个正常的男人一般,真正的活了一回。

可惜梦太短,他还来不及为他们谋划一个安稳的江山,就已经付诸一炬。

他恨不能将自己的一切都掏给她,又唯恐让她瞧不起他这个残破不堪的父亲,让她置身险境,成为诸多势力的目标。于是他换了方式,用一种恨铁成钢的模式,逼着她往前走。他惯来隐忍,然她那性子,竟生得与他一副心肠。

说来也是孽,他到底是知道得太晚。

不远处,白虎急匆匆的行来,“千岁爷,使团即将回朝,现如今已经到了皇城门外。”

慕青收了手中的白玉骨簪,“知道了。”

白虎也不问接下去要做什么,只是跪在那里,等着慕青最后的抉择。慕青停顿了良久,这才幽幽的抬了眼皮子,“让离歌与风儿来见本座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白虎领命而去。

该问清楚的就问清楚,该了结的就了结,横竖这世上的事,越拖越不是个味。慕青一个人坐在赤金蟒椅上,环顾殿内被风吹得四下摇晃的人皮灯笼。

以前他觉得剥皮拆骨是件多么痛快的事情,如今却觉得一切都有循环报应。也许真的跟风阴说的那般,自己作孽太深,所以他的女儿,不曾有过一天好日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