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2.管好自己的脑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歌与慕风华冷了面孔站在正殿内,慕风华的一双眸子快速的掠过四下,慕青自然知道他在找什么。ziyouge.com

低眉冷笑两声,慕青面无血色,浅墨色的唇勾勒出凉薄的弧度,“雪儿并不在此。”

“义父,雪儿……”慕风华上前一步,眸色微冷。

“你放心,本座不会对雪儿怎样。”慕青凝了眉头,转而冲着离歌冷戾道,“离歌,还记得你离宫前答应过本座什么吗?”

离歌眸色沉冷,“自然记得。 ”

闻言,慕青的面色骤然变得霜冷至极,“那么现下,你又该如何与本座交代?”

“贞儿不回,江山易主。我输了!”离歌垂下眉眼,“我哥与贞儿,都没回来。你想怎样便怎样吧,只管把雪儿还我,我便不再阻你半步。”

慕青冷然起身,“你失了诺,还想本座将雪儿还你吗?”

“义父?!”慕风华冷了眉目,“无论如何,叶贞与皇上之事皆非人力可以为之,义父若要逆天写命,何苦要累及我的女儿。稚子无辜,义父有了小皇子,难道还不够?义父自己尚且不能成就天伦,便也要他人不得善果。旁人倒也罢了,我是义父一手教导,如今也要这般相待吗?”

“没想到,你这饶舌的功夫,越发长进了。”慕青冷笑两声,“小皇子……他已经被风阴带走了。风阴得了皇帝的死讯,便弃下皇位,带着小皇子不知去向。本座这里空空落落的,总不能任由你们想来就来,想走便走吧!总该留下点什么才是。”

离歌捏紧了袖中的拳头,“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将雪儿还我?这江山你若想要,便只管去做去抢去挥霍,我都不会有异议。反正该坐江山的人都没了,苦苦守着也是无济于事。”

慕青唇角微扬,眸色肃杀,“是吗?那本座问你们,何以急匆匆的回来?贵妃与皇帝的尸体呢?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你要本座拿什么相信他们死了?不见尸体,本座是绝对不会相信你们只言片语的!”

“人已成灰,何来的尸首?”慕风华觉得慕青摆明了是刁难。

然离歌却是点头,“你这话也有道理。只是……尸首就在戎国,我们无法带回来。你若还念着一点人性,就别再继续纠缠。他们生也好死也罢,都是命数,与你从无关系。你都放手十多年,何必一朝拾起?”

“早前我也想过,利用她挟制你,但是后来我才发现,自己是错的。贞儿是个敌我分明之人,对仇敌从不心慈手软,但对于身边人却是竭尽所能。你今日若是动了我或是雪儿,不管贞儿是否还活着,都不会原谅你。你若不行,只管试试看。”

“现如今我也不想再付诸承诺,到底也是食言在先。我原还想着带回他们,将这江山完完整整的交换给他们。现在已无可能,我也不再奢求什么轩辕一族的千秋万业。不如就告诉你,我们在戎国得了消息,叶贞兴许还活着,而且回了大彦朝。”

说到这里,离歌顿了顿,扭头望着慕风华,眼底的光不知名的黯淡了一下,“她是否愿意回来,就要看贞儿自己的抉择。历经苦痛与绝望,我想她是断断不愿再重回故地的。”

四下一片冷寂,连一贯森冷肃杀的慕青都沉冷了眉目。

他定定的看着离歌良久,眼底的光几乎要滴水成冰。

“看样子,千岁爷要在江山与女儿之间选择。其实想想也该明白,若是我哥还活着,若是他回来,依着他的性子,哪里能容得东辑事分割皇权?皇权至上,一直都是我哥的心愿。没有东辑事,就没有千岁爷。早在盈国公府覆灭时,我哥本就可以趁机对东辑事发难。”离歌苦笑两声,“可惜他没有。”

“到底是温柔乡英雄冢,为了贞儿,他放了手。他不愿贞儿将来抱憾终身,宁愿舍弃皇位,让你得了朝政大权。不是他不敢杀你,而是他不愿对你动手。生养之恩,就算你不曾养过,但到底也是骨肉血亲。”

“我哥素来不是仁慈之人,但为了贞儿,他愿意冒这个险。千岁爷,事到如今,若你真的为贞儿好,就不必再管她的事情。不管她生也好死也罢,我都会去帮她。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你只管做你的千岁爷。否则真相揭开,贞儿又该如何自处?”

“你要她承认你的身份?还是承认你的过往?你素来杀人不眨眼,可曾想过若是她承认是你的女儿,必定遭受千夫所指。你所做下的孽事都会落在贞儿的头上,这才是我哥宁愿死都不肯对贞儿吐露真相的原因。不是不恨你,只是太爱贞儿。”

深吸一口气,离歌握紧慕风华的手,羽睫微微垂下。

到底轩辕墨的爱,素来隐忍深沉,他从不愿轻易说出口,却能默默的付诸行动。离歌若不是做人妇,若不是自己亲身试爱,又怎会明白其中的曲折。

有的爱,只可做,不可说。

有的人,只会沉默,不喜张扬。

但,却能执手一生,生死不弃。

慕青不说话,只是瞪着一双幽暗无光的眸子,死死的盯着离歌淡若清风的脸。不得不说,离歌早年跟着叶贞,身上多多少少沾染这叶贞的性子。以前的离歌恣意张扬,艺高人胆大,总觉得世上唯有弱肉强食。

可是遇见叶贞之后,离歌才知道,冲动只是莽夫的行为。

若是冷静下来,动一动心思,许是比自己亲手杀人更有杀伤力。

叶贞谓之算计,不战而屈人之兵,赢了也痛快。

以前,离歌不懂,可是渐渐的,历经了那么多的事情,看尽了日出日落,离歌便也懂了。莫怪叶贞的性子如此隐忍,对待仇敌的时候,那手段与慕青委实相似无比。原是骨肉血亲,一脉相承。

“雪儿留下,你们走吧!”慕青终于开了口,“本座不管他们是生是死,本座只要确凿的消息。至于后果如何,本座自会处理。只要你们做得到,雪儿随时都会送回公主府。”

“义父!”慕风华几乎要动手,却被离歌一把拽住。

慕青冷哼一声,“别妄想着从东辑事抢出人去,本座有的是手段,让你们后悔一辈子。纵你们有多少本事,哪日能杀得了本座,再来一较高低!否则,就给本座管好自己的脑袋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