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3.谁上了谁的问题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歌拽了慕风华便往外走,慕风华挣扎着,谁知离歌狠狠剜了他一记锐眸,“走!”

眼瞧着两人出了东辑事,慕青一个人坐在正殿内,后堂走出奶娘,怀中抱着熟睡的雪儿。ziyouge.com慕青看了一眼熟睡的孩子,想着当年叶贞也该这般大小,而后睡在花娘的怀里。忍不住,慕青颤着手轻轻拂过孩子幼滑的脸颊,“抱走吧,别冻着才是。”

奶娘稍稍一怔,唯独面对着两个孩子,慕青的口吻才会极力的缓和。只是他习惯了冷厉与肃杀的口吻,如今都能听出极力遏制的味道。

但这已是奇迹。

换做寻常,慕青一声令下,鸡犬不留。不管是嗷嗷待哺的孩子,还是佝偻老人,都会惨死在东辑事的屠刀下,他的眉头从不皱一下。

自从知道叶贞的身世,他这才想起,东辑事已经好久不曾大开杀戒。

确实如此,慕青也记不得了,每每要杀人,心里总会有个声音不断的提醒着,切莫造孽,还是要积点阴德给后人才好。终其一生,他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哪怕是拼了命也是值得的。

一招手,白虎上前,“千岁爷?”

“发皇榜,寻找……”慕青顿了顿,又摆了摆手,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暗自寻找贵妃,别叫人知晓。”

白虎稍稍一怔,记忆中的千岁爷,下达命令从未犹豫过。今日好似有些不同,然则如此小心翼翼,也委实少见。

俯首行礼,白虎道,“属下明白!若然找到踪迹,可是要将人带回来?”

慕青沉默了稍许,幽然道,“不必,只管来报行踪,不可打草惊蛇。”

“是。”白虎颔首离开。

既然离歌说过,叶贞许是还活着,那他就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希望。只是离歌说的也确实有道理,有人攀附权贵,与他结为奉养。但……也有人对他恨之入骨,一旦他卸下权力,多少柄刀子就会齐刷刷架在他的脖颈上。

前半生杀孽太重,注定后半生不得安生。

离歌带着慕风华直接上了马车,返回公主府。

“你何以要拦着,岂不知雪儿她……”女儿是慕风华的心肝宝贝,岂能让她落在慕青手里。正殿摇晃的人皮灯笼,时时刻刻都刺着他的心。

“我知道。”离歌面无表情,“雪儿留在东辑事自然是不妥的,但你放心,慕青不会动雪儿的。这江山已经在他的手里,除了贞儿,他已经没有必要动任何的心思。所以只要我们找回贞儿,一切都会迎刃而解。”

慕风华望着她,眸色沉冷,“当日你何以要送上门去?”

“贞儿是因为盈国公逆党而被带往戎国,谁知道当日的局面是怎样?我不放心将雪儿一人留在公主府,与其如此还不如送往东辑事。贞儿说过,人与人之间最牢靠的关系是利益。我用女儿还江山永固,其实只是个借口。我留雪儿在东辑事,不管怎样,有慕青在,谁都伤不了雪儿一根毫发,反倒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。”离歌一声轻叹,“何况还有风阴在,事情不会遭到哪里去。”

“那你可曾想过,若是叶贞回不来,又当如何?”慕风华冷了眉目。

离歌苦笑两声,“没有。”

闻言,慕风华的面色愈发的难看,“我看你是疯了。为了一个叶贞,连自己女儿的性命都可以不顾。”

“那又怎样,大不了你就给我们母女两收尸。”离歌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若是这样也好,你还能再找个小的。你这般妖娆多姿,惹得人家戎国的狼主都围着你团团转,说不准下一胎还是个男娃。”

语罢,离歌修长的指尖轻轻挑起慕风华精致的下颚,“啧啧啧,果然是风华无限,倾国倾城。你说我当日怎么就上了你这么个妖孽呢?”

慕风华面色一沉,“是你自己送上门。”

离歌瞪大眼眸,“那是错有错着,并非我的缘故。”

“分明是你喂我喝下迷药。”慕风华总算秋后算账。

撇撇嘴,离歌双手环住他的脖颈,而后整个人都躺在他怀里,“这么说还是我占了便宜?平白无故捡了个美人,那一夜可谓是销魂蚀骨,不过倒也可惜,因为药性作用,竟也记不大清楚。”

慕风华哼哼两声,极度鄙夷的盯着怀里的离歌,“不知廉耻。打量着是问我要迷魂散?若你喜欢,晚上叫你吃一吃就罢了!”

“这倒不必,我就是在想,当年你义父是如何上了贞儿的娘,竟生出贞儿这般可人儿?这心性委实与慕青如出一辙,好在跑得快,丢了裆下的家伙,否则生成了男儿……啧啧啧,只怕是要祸国殃民的。”离歌打趣着,适时的转移话题,尽量避开雪儿的事情。

慕风华的面色黑沉了一下,无言以对。

早在入宫前她就打听过,说是慕青这段时间只围着雪儿与小皇子团团转。可见慕青对两个孩子还是颇为喜爱的,身体残缺之人,对于自己的外孙与孙子,表面上是冷冷的,实则内心还是欢喜得紧。

方才去见慕青,他竟没有提及要追寻小皇子之事,可想而知,慕青并不想找回小皇子。言下之意,也就是有心放了叶贞他们。

慕青到底也是上了年岁的,膝下有个孩子伴着,时日久了慢慢的磨出了人性,磨灭了杀戮血腥。

良久,慕风华不屑的瞥了离歌一眼,“你不会是爱上叶贞了吧?”

“作死的东西!”离歌学着他骂人的模样,反唇相讥,“我还觉着你是不是爱上我哥了,你这性子,做他的后妃也是可行得很。”

“哼,那叶贞还不得闹翻了天去?”慕风华顺着她的话茬往下说,手却顺着她的脊背慢慢捋着,如同抚摸着心爱的宠物。

离歌莞尔,“倒也是。还是各归各位的好,只是……”她顿了顿,眼神有些痴迷,“贞儿现在到底是死是活?到底身在何处?”

慕风华轻叹一声,“东辑事的信息网遍布天下,想必不久就会有消息。都已经随她出使戎国复而归朝,这般的颠簸尚且不放在眼里,又何必急于一时。”

“也不知我哥……”离歌垂下眉睫将头靠在慕风华的怀里,“天可怜见,莫在捉弄他们才是。”

慕风华不说话,只是抱紧了离歌,眼底的光清浅不一,教人无法捉摸。只在低眉的瞬间,才展露着鲜少的温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