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4.她要他草木皆兵 为Gun童鞋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东辑事的暗卫铺天盖地的出动,却都秉承着绝不打草惊蛇的目的,故而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ziyouge.com只暗访,不扰民,不染血。

僻静的客栈内,叶贞就坐在床榻上,冷眼看着端坐桌案前的耶律楚。他一身大彦朝的打扮,与她装作夫妻并肩而行。倒不是叶贞耐得住,而是……她不会让耶律楚离开自己的视线,在她没有能力杀死他之前,她是不会走的。

耶律楚正在上药,肩胛处的伤是被叶贞用刀子捅的。

叶贞只恨自己不是离歌,没办法一击毙命,反而让耶律楚逃出生天。

他扭头狠狠剜了叶贞一眼,嘴角是冰冷的寒意,“怎么,还想杀了我?”

叶贞嗤冷,“无时无刻不在想。你既然要带着我,就要做好随时死在我手里的准备。耶律楚,我不妨告诉你,我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念头,如今就想着能杀了你。耶律楚,这是大彦朝,再不是你的戎国。在这里,你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你如今的命就捏在我手里,我要你生便是生,我若要你死,你便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。”耶律楚拉好衣襟,眸色如血。如果不是叶贞,他哪里会落得今日的下场,若不是轩辕墨的步步算计,他何至于功败垂成。

“我这条命就在这里,你只管来取就是。”叶贞眸色肃杀,嘴角微扬。那一副模样,便是在大火里也不曾乱了方寸。

她仍是一贯的冰冷无温,一贯的面无波澜。

外头响起清晰的叩门声,而后是店小二的声音,“客官,您的饭菜。”

耶律楚睨了叶贞一眼,顾自去开了门,而后端着饭菜进来。盯着饭菜看了良久,耶律楚忽然道,“你先吃。”

“怎么,现在就怕了?耶律楚,你不是很能耐吗?能逃出戎国进入大彦朝,何至于连饭食都不敢吃?”叶贞冷笑着,“你这般畏首畏尾,我保证不出一个月,你就会死在这里。”

“你给我吃!”耶律楚冷喝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走过来,睨一眼桌案上的饭菜,两菜一汤好不凄凉,“看样子狼主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,怎样,要不要我上禀朝堂,为你拨几两银子换换口味?我这个已故的孝仁皇后,还是能助你一把的。”

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,叶贞不慌不忙的坐下。

耶律楚的视线死死盯着叶贞,如今他已经是草木皆兵,什么都不敢。哪里还有半点戎国狼主的气魄,俨然就是丧家之犬。

说来也是,戎国通缉,若是大彦朝再有波动,他估计就该被人生擒,而后死无葬身之地。反正戎国已经公布,狼主耶律楚病逝,想必就算大彦朝擒了耶律楚,也可以任意处死而不惹上两国之争。

是故耶律楚小心翼翼不是没有道理的,毕竟他身边的叶贞并非泛泛之辈,她的心思,可怕得宛若轩辕墨第二。

耶律楚吃了太多轩辕墨的亏,哪里敢对叶贞放松警惕。

“味道还可以。”叶贞慢慢吃着饭,一脸的惬意。

蓦地,她面色一沉,身子稍稍僵直。

耶律楚惊得面色聚变,整个人慌乱的连退数步。

叶贞忽然笑了,笑得何其讽刺,“怕了?现在才刚开始。岂不闻龙困浅滩?当日墨轩如何被逼无奈,今日就该换你尝尝各种滋味。不过很显然,你做不到墨轩的深谋远虑。你这副熊包样,委实对不起你的狼主之名。想想你在城楼上挟持我的模样,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真是可笑至极。耶律楚,我建议你去照照镜子,估计能自己吓死自己。”

“你骗我?”耶律楚恼羞成怒。

叶贞慢慢吃着饭,补充体力,才能杀了耶律楚。她要用一贯的冷静,逼得耶律楚发狂,逼得他生不如死,“你可以不吃,不过你要小心。你知道的,我这人没别的毛病,就是能忍。所以你最好等我吃完再说!否则万一我吃了毒,隐忍不发,你可就死定了!”

“你!”耶律楚冷了眉目。

“哦,我倒是忘了,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。可惜啊,你这怕毒的毛病,无药可解。更何况,就算你中了毒,我也不会救你。我是巴不得你死的,所以呢……你别指望我会救你。如果你中了毒,我就会杀了你!”叶贞笑着开口,那一抹笑意何其冰冷刺目。

耶律楚稍稍一怔,站在桌案前一动不动。

叶贞笑意清浅,当着他的面,吃了饭菜。

此刻的耶律楚必须相信,为了杀他,叶贞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但没有叶贞,耶律楚只怕自己会死得更快。手中有把柄,不管是戎国还是大彦朝,都不敢对他妄动。

可惜叶贞是个双刃剑,谁敢动她,她就会让谁付出血的代价。何况这里是大彦朝,再不是昔日的戎国。到了自己的地界,就由不得耶律楚做主。

轻轻擦拭着嘴,叶贞笑得倾城,“狼主不介意,我这吃剩下的残羹剩菜,你可以勉强果腹。否则以后这几天,你会活活被饿死。”

耶律楚咬牙切齿,“你这个毒妇!”

“毒妇吗?”叶贞冷笑两声,“都说了是最毒妇人心,何况我是大彦朝最高贵的妇人,这颗心当日要剧毒无比。耶律楚,你慢慢享用吧,不然我担心你这身子,可撑不到我登上高阁的那一天。如此,岂非可惜?”

“我会杀了你!”耶律楚几乎疯狂。

叶贞眸色冷冽,“从墨轩死的那一天起,我就已经死了。如今你所见的只是一副躯壳罢了,委实没什么作用。你要杀只管杀,只要我的血溅上你的脸,你就离死期不远。这大彦,但凡动过我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。你若不信,只管试试。”

耶律楚眸色通赤,一天一夜不曾进食,整个人都有些晕眩,产生了诡异的幻觉。他甚至看见了自己的坟墓,而后冰冷的尸体……

“好!既然不能活,那就一起死。临死还能带着大彦朝的皇后下地狱,也算值得!”耶律楚忽然拔出袖中的匕首。

下一刻,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,紧接着是急促的喊声,“贞儿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