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5.杀耶律辰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稍稍一怔,耶律楚的匕首已经架上了她的脖颈。ZIYOUGE.COM她冷冷的抬眼,看见耶律辰从外头冲进来,容色紧张,眸色焦灼。不觉嘴角微扬,清浅道,“许是瞒得过旁人,却瞒不了十三爷。”

耶律楚杀气腾腾,“就算你一直跟着我又能怎样,叶贞如今就在我的手中。”他的匕首就落在叶贞的脖颈上,一如当日在石国的模样。

耶律辰站在那里,拳头紧握,“旁人不知道密道所在,我却一清二楚。你当日杀了所有的工匠,但有工匠遗落了图纸在我手中。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耶律楚,你杀伐太重,如今是自食其果。放开叶贞,我便让你安然离开,再不跟从。”

“事到如今,你觉得我还能放开叶贞吗?她可是我的护身符。”耶律楚咬牙切齿。

叶贞冷笑,“是催命符吧!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耶律楚恨然,而后盯着耶律辰,“让开,放我们走,否则……我现在就杀了叶贞。”

耶律辰的身子稍稍一颤,叶贞眸色微冷,迎上他焦灼而担虑的眸子,“十三爷,你走吧!不管在戎国还是在大彦朝,我都不会跟你走。”

“贞儿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害了你!”耶律辰不甘心,他一路从戎国跟到这里,之所以没有惊动任何人,其实也是有私心的。

想着能不动声色的将对叶贞的伤害降低到最低,没有太多的人,就不会激怒耶律楚,就不会危及叶贞的性命。

再者,轩辕墨既然已经死了,若是……若是救回叶贞,他愿意放弃一切,只要叶贞愿意跟着他走。他不介意效仿轩辕墨,一叶扁舟护芳心。

只可惜,不管他怎么做,叶贞的心死了就是死了。

“叶贞已经是行尸走肉,这条命生与死早没了分别。”叶贞冷了眸色,“此生若说还有心愿,那便是大仇未报,没能手刃仇人。”

“想杀了我,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!”耶律楚切齿,“老十三,你给我滚开。”

耶律辰让了身子,眼睁睁看着耶律楚挟着叶贞朝着门口挪动。

“贞儿?”他忽然喊了一声,直勾勾的看着叶贞,“你真的不愿与我一起?就算我为你死,也换不回一个你吗?”

叶贞嘴角微扬,眼底的光掠过一闪即逝的肃杀,“我不愿。”

“好!好!好。”他连道三个好,而后慢慢垂下头去。

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蠢货!”

谁知他刚要出门,那耶律辰却像疯了一般扑上去。许是没有料想到耶律辰会如此不顾一切,别说叶贞,就是耶律楚也愣了半晌。就是这迟疑的一瞬间,耶律辰已经抓住了那柄匕首,使劲的掰离叶贞的脖颈。

叶贞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耶律辰一把推开,狠狠摔在地上。

一抬头,她看见耶律辰不要命的跟耶律楚扭打在一起。那柄匕首寒光烁烁,被耶律辰死死握在手心里,锐利的切口不断淌着血。

耶律辰,就像不要命的主,发了疯似的抢夺那柄匕首。

只要拿下匕首,耶律楚就无计可施。

一瞬间,所有的主动权好似都落在了匕首之上。

叶贞快速回过神,急忙起身,一眼就看见摆在桌案上的花瓶。说时迟那时快,她二话不说操起那花瓶就冲上去,但这两人因为扭打在一起,叶贞根本无法下手。

看见了高举花瓶的叶贞,耶律楚的眼底越发杀气腾然。

到底是征战沙场的耶律楚,他忽然一拳砸在耶律辰的脑门上,直打得耶律辰不知东南西北。

叶贞骤然看见耶律楚嘴角扬起的杀意,胜利的笑,“十三爷小心……”

她来不及喊出口,便已经看见耶律楚的匕首狠狠刺进了耶律辰的身子。

匕首拔出来的时候,叶贞看见鲜血如柱般的涌出耶律辰的身子。

“十三爷?”叶贞的花瓶狠狠砸下去,耶律楚身子一撇,刚好落在他的肩上。

耶律楚吃痛,手中的匕首砰然落地。却抬起脚,狠狠踹在耶律辰的身上,直接将耶律辰踹出去。耶律辰的身子在地上滑开数米远,而后重重的撞在墙壁处,鲜血染红了衣襟。

“十三爷?”叶贞忽然哽咽,手中的碎瓷片再次刺向耶律楚。

可她哪里是耶律楚的对手,反被耶律楚扣住手腕,一脚踹在小腹处,狠狠甩出去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低低的喊着,微弱的呼吸教叶贞落泪。

“你又是何苦?”叶贞艰难的匍匐在耶律辰身边,低眉看着他不断喷涌的鲜血,瞬时泪如雨下,“你何必一头撞进来,这不是你的恩怨,跟你有什么关系。就算你死了,我也不会感激你,你装什么情痴?”

耶律辰笑了笑,没有血色的脸上溢出一丝释然,“能为你死,我觉得很好。”

叶贞泣不成声,“这世上为我死的人太多,我要不起。你放心,我是大夫,我可以治好你!”

“还是不要治吧,就这样挺好。我死了,然后活在你的心里,就算不是全部,也能占据一席之地。不管是愧疚还是感激,只要你能记住我,便是极好的。”耶律辰奄奄一息,他垂下眼眸,呼吸微弱至极。

叶贞嘴角溢着血,抬眼看着步步逼近的耶律楚,咬牙切齿的嘶吼,“耶律楚!”

耶律楚拾起地上的匕首,抚着被叶贞砸得脱臼的胳膊,一步一顿的走过来,“果然是郎情妾意啊。不过那又怎样,最后赢的人还是我。耶律辰,你从来都是输。知道为什么?就是你的性子,心慈手软如何成大器?”

他终于蹲在叶贞的身前,指尖挑起叶贞的下颚。

“你别碰她!”耶律辰无力的喊着,却已经到了绝境。

“其实父皇一直都属意于你,可惜立太子那日你却逃得无影无踪。现在你还要与我抢?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有什么资格与我抢天下?如今你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里!”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贵妃娘娘,看着耶律辰为你死的滋味如何?要不要我再补他一刀,让他死得更痛快一些?”

叶贞恨到极致,“你敢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