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8.最恨成为别人的威胁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终其一生,他最爱的是你。ziyouge.com”离歌定定的望着叶贞。

叶贞的眉睫稍稍抬了一下,脖颈处有少许鲜血涌出,却已经麻木得不知疼痛。

离歌哽咽着,“为了你,他放弃了皇位放弃了如画江山,若不是想与你长相厮守,他不会冒险进入戎国。你该知道,若不是他自愿,没有人能强迫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。贞儿,他对你的爱,一点都不比你少。只是他的时间太少,容不得他与你说清楚。”

“就像你说的,他本来就是个工于心计的人,他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,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好好的活着,而不是与他一起客死异乡。贞儿,他就算死也想着你,念着你,是真的爱得太深。”

“你该明白,像他这种人,根本就不可动情。一旦动了情,随时都能死无葬身之地。无论前朝后宫,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护着你,如此算计着你,也莫不是爱你太深的缘故。贞儿,别说傻话。若你真的爱着我哥,就好好活着。你放心,等我杀了耶律楚,我就送你回宫。既然我哥要你君临天下,那这天下就是他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。我会帮你!”

叶贞眼眶泛红,扭头望着眼珠子不断转动的耶律楚,她知道,他一直在想脱身的办法。只是这是悬崖,这是离歌,无论向前还是退后,耶律楚都只有死路一条。

要么跳崖,要么死在离歌的手上。

总归逃不开这两者之间的。

“耶律楚,别妄想能活着离开。不管我是生是死,你都死定了。”叶贞冷笑着,遮去眼底的盈动流光。此刻的她,骄傲得不可一世,眸色微沉,有着与轩辕墨何其相似的凌厉,“要么你与我一起跳下去,要么……离歌会杀了你。”

“忘了告诉你,离歌这一身的功夫,你连她半个脚趾头都抵不过。所以我劝你,最好早作决定,否则……我来替你选。”那一刻,耶律楚有些惊惧的望着叶贞。

这个女人,不但不惧死,甚至于一言一行都有着凌然之风。宛若天生的王者,或者说,是与轩辕墨极为相似的,淡然自若。

不管遇见什么事,都能保持着最安静的容脸,眼底没有半分涟漪。

“你们!”耶律楚咬牙切齿,握着匕首的手微微颤抖着。他看了看叶贞,而后又看了看冷剑在手的离歌。

离歌这一身的杀气,除了慕青,只怕无人匹敌。

“如何?”叶贞反问,此刻好似被困的并不是她,而是耶律楚。这般的反客为主,让耶律楚慌了神。

人,尤其是经历过高高在上的人,对于失去或者死亡的恐惧,会高于寻常人。

“狼主,你的手抖了?”叶贞冷笑着,“彼时你杀死自己的弟弟,也不见你的手抖一下,如今反而惧死,不是叫人笑话吗?杀人就该有杀人的样子,还记得你在赤峰殿内,怎样杀死那些无辜的宫人吗?彼时如何,现在就怎样,你只管试试便是。”

音落,离歌的剑咣当一声出鞘,寒光烁烁,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。只要耶律楚稍有异动,离歌绝对会以命相付,绝不手下留情。

是故就像叶贞所说,不管叶贞是生是死,耶律楚都死定了。

离歌,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伤害叶贞的人。

彼时她待月儿如此,今日待叶贞也如是。

反正她的手上,从不乏血腥味。

耶律楚越发的惶惶不可抉择,死死盯着离歌的一举一动,而后死死按住叶贞的肩头,那柄匕首更是不敢离开叶贞的脖颈分毫。皮肉割开,少许的血液沿着脖颈缓缓而下,叶贞微微凝眉,却是面不改色。

“耶律楚!”离歌冷戾低喝,“你放开叶贞,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惨。东辑事,从不乏杀人手段。你若不信,我留你个活口,让你一一试验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。如今叶贞在我手上,你能奈我何?”耶律楚冷然,眸色少许涣散,“只要我动动刀子,我们就同归于尽。既然我逃不掉,拉一个皇后垫背,也是极好的。反正你们的皇帝已经死了,我送他的女人下去见他,也算是一场功德。”

离歌齿寒,“功德?就你这种杂碎也能说功德二字,委实不容易。耶律楚,你最好给我搞清楚状况,如今叶贞求死,但我不想她死。如果她执意如此,我还是会成全她。所以你别妄想用叶贞来威胁我,我这人最恨别人威胁。”

叶贞笑了笑,“正好,我也最恨成为别人的威胁。”

语罢,她冷眸望着一旁的耶律楚。

那一刻,耶律楚有一种被人算计的冷冽,隐隐觉得心中慌乱。尤其是叶贞这个眼神,好似无惧生死,更如同下定了眸中决心。

“离歌,若我不死,我便成全墨轩,做他此生未能完成之事。除了孩子,他唯一能给我的便是他此生谋划了多年的江山。他担不了,那就我来扛。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望了望回头杨,眼底的光忽然变得极为可怕。

离歌的身子稍稍一怔,下意识的明白了叶贞的心思。

她们相处这么久,叶贞与她的默契早已不言而喻。如今叶贞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,显然已经做了决定。

他说:于这一生唯一做错的便是送她入宫。

他说:于这一生唯一做对的便是爱上了她。

他还说:我会在奈何桥边等你,看你这一次,如何还能与我说,我愿与君绝?

“耶律楚,一切因你开始,就由你结束。至于我是生是死,就看天数吧!”叶贞笑得诡谲,眼底的光带着隔世的肃杀。

耶律楚稍稍一怔,谁知便是这一愣,却看见叶贞整个人撞过来。那力道,委实是殊死一搏,或者说是发了狠的。

“贞儿?”离歌一声惊呼,整个人都扑出去。

然还是晚了一步,叶贞撞着耶律楚,两人齐刷刷往悬崖下摔去。

耶律楚的匕首狠狠扎在崖壁上,勉力挂在那里,叶贞却直挺挺的往下坠。她狠狠的瞪着悬挂在崖壁上垂死挣扎的耶律楚,因为双手绑缚,她无法攀援崖壁的青藤,整个人急速朝深渊坠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