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9.接住我妹妹 为梦已远童鞋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贞儿!”离歌不顾一切的跳下来,眼中的焦灼,飞驰的身影如鹰隼直扑而来。ziyouge.com

终于,她抓住了叶贞的手,冷剑挥过,直接砍断了绳索。下一刻,离歌一把扣住叶贞的腰肢,将她提溜在怀里,冷剑狠狠没入石壁。

下降的速度太快,锋利的剑锋直接在石壁上划拉出清晰的口子,但终于停止了下降的速度。

不远处,青藤蜿蜒。

“贞儿你怎样?”离歌一人托着两人的分量,而脚下又没有落脚点,整个人悬空着,手掌都磨出血来。

叶贞不敢动,只是抱紧了离歌,“我没事。”

崖壁上的沙石嗖嗖的往下掉,如果剑身撑不住两个人的分量,她们都会死。叶贞仰头望着上头照样悬挂在崖壁上的耶律楚,“只恨没能杀了他。”

“只要活着,就有机会。”离歌深吸一口气,想要借助轻功上去,苦于没有落脚点,纵容有深厚的功夫也难以发作。

“离歌,替我杀了耶律楚。”叶贞切齿。

离歌冷了眉目,“你疯了吗?”

“没有我,你一定能上去。”叶贞眸色如血,“杀了他。”

“叶贞你清醒点好不好?”离歌怒然,“我哥为何临死都为你谋划,不是让你去做以身殉情的蠢女人。他相信你,相信你能坚强的活着,可是又怕你过不去心里的坎,这才给你责任,其实是给你活下去的借口。叶贞,你到底明不明白他的苦心?”

“他明知自己将死,却还要搏一搏,何曾不想与你白头偕老。他如此努力的想要活着却不得,但是你呢?他留给你的是他所能给你的最重要的东西,为了这大彦朝的江山,你可知他付出了多少?为了你他可以放弃一切,你为何不能为他拾起一切?”

“贞儿,你是个聪明的女子,为何到了自己身上却如此不明白?你若想死,办法有千千万万,你若想报仇,只要一声令下,何必自寻死路?值得吗?你对得起我哥为你谋划的一切吗?他可是临死都想着你!这辈子,他唯一放不下的,就是你。”

叶贞的羽睫轻轻挥动,陡然滚下泪来,嘴角苦涩至绝,“那就让他在奈何桥,多等我几年。反正都已经等在那儿,也不差一时半刻。”

离歌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放心吧,不管多久,我哥都会等你。”

重重点头,叶贞的眼底寸寸微凉,她勉力伸出手,想要拽住那根藤蔓,但还是差了一些。但叶贞又不敢有太大的动静,生怕离歌的剑会当场绷断。

小心翼翼,然则距离目标太远。

“贞儿,抱紧我。”离歌咬了牙,“如果……如果真的要死,我们一起死!要活,就一起活!”

叶贞抱紧离歌,“好!”

深吸一口气,离歌看准了脚下的一块凸出的石块,忽然将剑拔出崖壁。身子陡然下坠,脚下刚好踩着那块石头,借着石头的瞪力,离歌快速运用轻功飞起。

两人终于牢牢的抓住了藤蔓,藤蔓有些青苔,叶贞一下子打滑,所幸被离歌一把拽住了肩,才算在崖壁稳住了身子。

“贞儿,撑住,往上爬。”离歌咬着牙,忽然松手,稳稳落在叶贞身下,“我在下面给你殿后,你赶紧上去。”

叶贞眼眶一热,点了头,勉力顺着藤蔓往上爬。

离歌,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念着她的。说起来,许是慕风华也会嫉妒。两个女子之间的惺惺相惜,甚至于以命相付,连寻常的亲姐妹都自叹不如。

藤蔓打滑,叶贞只能一步一脚印,因为身体垂直的缘故,她只能艰难的踩着石壁。偶尔打滑,离歌就会把肩膀凑过来,任由叶贞踩着她的肩膀往上爬。

“贞儿,坚持住!”离歌是习武之人,不管哪方面都比叶贞强上百倍,否则她不会落在叶贞身下,替她殿后。

悬在崖壁上,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的往上爬。

远远的,叶贞看见了照样悬在半空,靠着匕首和藤蔓往上爬的耶律楚。眼底的光冰冷如刃,但不似方才的血染。

“贞儿,别想那么多,上去再说。”离歌咬着牙,本就受伤的手掌在藤蔓上留下一道道血痕。但她素来坚韧,岂会轻易放弃。

叶贞点头,继续往上爬。

然一条藤蔓哪里能承受两个人的力量,上头开始出现裂痕,随着两人的攀附,裂痕越来越大。以至于最后,叶贞已经不敢动弹,“离歌,藤蔓受不住两个人的力量,你会轻功,你先上去再说。”

离歌抬头看她,眼底的光冷得教人微颤,“我们说过的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。”

叶贞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“你上去,我还能有一线生机。”

闻言,离歌默然不语。

“若你还当我是你妹妹,就听我的。”叶贞怒然,“你成功的机会比我多,相信我。我不会再轻易放弃,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。我会完成墨轩的心愿,我会收回皇权,撑起他的万里江山。”

离歌松了口气,“好。”

上头响起了慕风华急促的声音,“阿离?阿离你在哪?”

“慕慕,我在这里!”离歌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,大声喊着。

“阿离?”慕风华就站在悬崖边。

叶贞仰起头,看见了慕风华焦灼的容颜,果真是天不亡我。

正要开口,谁知手上的藤蔓忽然一松,原是藤蔓绷断。刹那时两人齐齐下坠!说时迟那时快,叶贞只觉得腰间一沉,身子却快速往上飞去。

底下,是离歌的嘶喊,“接住我妹妹!”

叶贞惊惧的回眸,却只看见离歌的身子越来越远,如同折翅的蝴蝶急速往深渊坠落。她想拉住离歌,却只是伸出手握住了空气。

下一刻,顶上的慕风华不顾一切的跳下来,一掌将叶贞击上悬崖。

叶贞的身子重重落在悬崖边,眼睁睁看着慕风华一袭青衣在风中翻飞。

“离歌……”她嘶喊着,然离歌的身影却在她的视线里越来越渺小,连慕风华都跟着渐渐消失在迷雾里。

深渊杳渺,谁断生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