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0.能让他死而瞑目,唯她一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跪在悬崖边,不哭不闹,只是死死盯着正欲爬上岸边的耶律楚。四目相对,耶律楚顿在那里。他不知道叶贞要做什么,用极度惊惧的容色盯着叶贞一动不动。

良久,叶贞举起了石壁边的石块,“耶律楚,我们的恩怨,就此了结。”

“叶贞,有话好好说。我……”耶律楚惊恐不已。

“去下面说吧!”叶贞冷了眉目。

“贞儿!”一声低喝,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快速而来。夏侯舞飞快的跑过来,一把拽住叶贞的手,“为这样一个人脏了自己的手,不值得。你若执意在过往的记忆里不肯出来,那离歌和慕风华就算白死了。”

叶贞的身子稍稍一颤,眼眶红了一下,却再没有掉下泪来。

拿下叶贞的石块,夏侯舞笑了笑,“其实要对付他,何必劳你动手,让我来。”

语罢,夏侯舞从一旁拿了一根小树枝,就这耶律楚的口鼻戳了几下,“喂,死东西,你杀了这么多人还想逃出生天,你特么真不要脸。我告诉你,这世上皆有因果。我今日不杀你,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自我了断。你若执意不肯,那就看看老天爷的意思。”

她这树枝在他的鼻间不断的摆弄,力道不大,却瘙痒难耐。

耶律楚强忍住,一张脸憋得乍青乍白。

忽然一股喷嚏,耶律楚的身子陡然往后坠落。

夏侯舞伸出脑门探了探,“真是一个喷嚏误终身。这可怪不了我,我可没要他命。都说了是要放他一命,何至于这般想不开。”语罢,她略带调皮的扭头望着面无表情的叶贞,“爹说,你的手最好还是别沾太多的血,免得影响轩辕墨的生程。”

叶贞的羽睫骤然扬起,“你说什么?”

徐徐起身,夏侯舞走到叶贞的身边,“我们为你从大彦朝赶到戎国,又从戎国赶回来,你可别辜负我们的好意。就算轩辕墨回不来……”她顿了顿,“你还是叶贞。”

叶贞不说话,只是定定的望着悬崖底下良久良久。

夏侯舞站在一旁,一个人的心里经历了太多,渐渐的就会空了一切,忘了一切。她想着,此刻的叶贞应该是绝望的,不管是对爱,还是对于生命。但是她必须活着,因为多少人为了她的绝望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也许这就是矛盾所在,也是叶贞所有的纠结所在。

她想死,却又舍不得太多的东西。

悬崖底下突起的平台上,离歌与慕风华仰望着上头,面色纠结。

“如此骗她,怕是不好吧?”离歌犹豫着。

“既然是老狐狸设的局,只管做着便是,若然有什么后果,就扒了他的狐狸皮。”慕风华咬牙切齿,“若不是他拦着我,我哪里会来得这样晚,一早杀了耶律楚带你们上去。”

离歌轻叹一声,“大抵也只有这样,贞儿才能放弃寻死的念头吧!”

慕风华冷哼,“为人身后做棋局,他倒是惬意,换你我这般惊心动魄。哼,若是还不成功,我便要他好看。”

闻言,离歌浅笑盈盈,“你能敌得过他?”

一句话,让慕风华的面色陡然暗沉,“还有你,怎可独自冒险。你可知方才你推了叶贞上岸,委实将我吓得半死。你若……”

他忽然顿住,换了话语,“不知好歹的东西,若不是早有准备,你哪里还能谈笑风生?”

离歌挑了眉眼,“看他。”

顺着离歌的视线望去,风阴就站在悬崖峭壁,脚下放着一圈绳索。便是他一早等在这里,救下了离歌与慕风华。只是……他就这么站在这里,仰望着高不可攀的女子,很久都没有改变仰头的姿势。

离歌站在他的身后,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。

“风阴?”离歌低低的喊了一声。

风阴徐徐转过身子,眼底的光黯淡了一下。那张与轩辕墨一模一样的脸上,慢慢溢开心痛过后的镇定,“这算不算置诸死地而后生?”

“许是吧!”离歌点头,“说到底,是我哥占了你的位置,原本她与你才是真的……”

“那又怎样?”风阴垂下眉睫,“是我出卖了她,否则她何以走到今日的地步。”

离歌苦笑两声,“也算是你成全了他们,虽然结局并非你我想象,但好赖他们相爱一场。就算生死相隔,心也会在一起吧!”

风阴昂起头,望着高不可攀的悬崖峭壁,“许是该上去了。”

一侧有个小洞,风阴就是从这里下来的。

“你如何知道我们会在这里遇险?”离歌跟在风阴的身后。

风阴顿住脚步,“师父说,耶律楚的行进路线大抵就会途径这里。早前我便让鬼卫截住了前路,原也想着可以直接杀了耶律楚救下叶贞。然……她那性子,你们也是知道的。太过刚强,如今绝望得不再相信任何人。若是不置诸死地,如何能浴火重生?”

“你们那消息也是师父放出去的,师父料定你会亲自追赶,所以一早就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们。叶贞一定会不顾一切想要耶律楚死,就算同归于尽也是在所不惜。而你,一定不会让叶贞死。这一个为一个的,到了最后谁都不会死。”

“耶律楚初来乍到,自然不会知道,这回头崖的半道上有一条路,直通半腰。这里的人都知道,原也不是什么密事。我便在这里等着你们,也算是为她做了些事情。彼时你们身处戎国,我无力为之只能望洋兴叹。现在……我把一切都还给她。”

慕风华忽然眉目一沉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皇上生前最希望的事情,便是收回一切皇权。所以……我会帮她覆灭东辑事,收回锦衣卫大权。”风阴站住良久。

“就凭你们?”慕风华嗤冷。

风阴冷笑了两声,眼底的光寒意灼灼,“怎么,驸马爷不信?”

慕风华握紧了离歌的手,“倾尽天下,无一人能与他抗衡。”

闻言,风阴冷了容色,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晰,“错。这世上,能让慕青死而瞑目的,唯有叶贞一人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