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1.归去来兮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站在悬崖边很久,定定的望着回头崖三个字。

前方已无路,到此请回头。

回头?如何还能回的了头?她早已回不了头。

“贞儿?”身后一声清朗之音,风阴站在那里。

叶贞回眸,眼底的欣喜逐渐被灰暗取代。到底,那个人,只有她分辨得清楚。有些人,只一眼就会刻骨,即便容色一样,神不相似又如何能相提并论?

“风阴?”她生涩的喊出他的名字。

她这一走足足一年多,宫闱里的旧人旧事,原已生疏至此。

风阴笑了笑,看着她淡漠疏离的神情,只是点了点头,“也就是你,能一眼看出我不是皇上。”

“刻在心里的东西,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。”叶贞走过去,“你何以会在此?”

“自然是为你而来。”风阴深吸一口气,“皇上……皇上的事情我都已知晓,师父早就传信与我。所以现在……我等你的选择。”

选择?

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选择?

既然选择不了自己的,那就选择不属于自己的。

反正这条路都是轩辕墨为她选的,就当是为完成他的遗愿。

叶贞别有所思的看着风阴良久,“既然你都在这里,那离歌和慕风华也应当相安无事吧?”

“我就知道瞒不过你。”风阴颔首,“他们没事,只是你……”

“我累了,一辈子被你们算计来算计去。”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以后,我愿手握生杀,再不为人棋子。”

语罢,她快速走过风阴身边。

“贞儿?”风阴忽然扣住她的手腕,四目相对,他垂了眉目,“对不起。若不是当年你救了我,也许就不会有今日的局面。”

叶贞冷笑两声,“你是说我救了一条毒蛇,结果现在被毒蛇咬了一口?早知今日何必当初。风阴,忘了那些年那些事。以后,我是君,你是臣。”

她拂落风阴的手,再也没有回头。

风阴定定的望着叶贞傲然离去的背影,君臣?以后,她是君,他是臣。原本那个与他有着红线之约的女子,早已不复当年的模样。是他一手铸就了今日的叶贞,从毁灭到重生,从重生到浴火,他又何曾给过她机会。

如果……如果当年不是拿她身世的秘密换取了自己一命,如果不是拿她的生死,换了宁氏一族,也许今日她还是鲁国公府的北苑,过着自生自灭的日子。虽然痛,却依旧能伴着她的娘亲,过人世间最简单平凡的生活。

而非一次次被推到风口浪尖。

所以从相遇,他便打着最卑微的赎罪心态。

可惜……说什么都,为时已晚。

原是他一步错,步步错,早就为人棋子,还谈什么八年之约?可笑……

叶贞推开那座院门,里头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。早前的人,早已消失不见,唯一残存的是黑暗的茅屋内,放置在桌案上的那副棋局。

素白的手,执起那枚黑子。叶贞定定的看着棋局,分明是一副杀局,有人步步急退,有人欲擒故纵,也有人固步自封。

环顾四周,什么都没有。

“师父早就走了。”风阴站在外头,“小皇子在我手上,等下了山我就还给你。”

叶贞看了他一眼,“我不想再为人棋子。这辈子,当过先锋,当过守将,也当过弃子。如今,我只想做下棋之人。”

风阴点了头,“你的心思,委实能做到这些。”

“我若回宫,你当许我什么身份?”叶贞昂起头,捏紧掌心的黑子。

“后宫三千,早已被我驱散。如今你回来,自然是未央后位。”风阴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稍稍轻颤,眼底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。

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后位?!”

这辈子,她有幸做两次皇后。一次已故,一次重生。

不知是可悲还是可叹。

走出茅屋的时候,叶贞低眉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腕,那根红线早已不知所踪。是上天注定要她重新来过?还是命里注定,他再也不会回来?

风阴的掌心摊开,是一条鲜艳如新的红线,“贞儿……”

叶贞羽睫微扬,唇齿凉薄,“不必了。以后都不必了。”

那个堪与她系上红线的男子,早已不复存在。人都没了,还要这个作甚?

她转身,徒步走下山。

山风冷冽,吹打着她的罗裙。翻飞的罗裙拍在身上,发出哗啦呼啦的响声,那声音扣人心,痛入骨。

以后还是一个人坚强,从前怎样,以后便怎样。

兜兜转转,始终都是一人。

及至山脚下,鬼卫齐刷刷的列队跪在她的身前。风阴将小梧桐重新交还叶贞的手上,长袖轻拂,只是清浅道一句,“皇后辛苦。”

叶贞抱着小梧桐的手稍稍颤抖,低眉望着自己的孩子,那眉目间的轮廓与轩辕墨何其相似。眼眶一热,心如刀绞。却是昂起头,冷冽的环顾众人,一言不发。

以后,只做下棋之人。

“我会宣告天下,另与你身份。当年的贞贵妃,今日的叶皇后,都不过是一张黄绢罢了!”风阴低低的开口,“以后这大彦朝的江山,便以你为尊。而我,明面上还是君,却再也不会置喙分毫。你放心,我将辅佐你,让这大彦朝的江山都于你手中安稳下去。”

叶贞点了头,“帮我明正孩子的身份,以后,他便是皇室的长子嫡孙。轩辕逸!”人生得几闲逸之日,寥寥寂寂,终归没落在斜阳晚照。一入宫闱,再不得舒心闲逸,却是命中注定,谁都无可更改。

风阴颔首,“好!”

垂了眉睫,叶贞望着怀中小梧桐稚嫩的面孔,小小年纪,就将担起这万里沉重的河山。她忽然明白了当日轩辕墨所有的承担,如此之重,压得人喘不过气。奈何这君王之名昭告天下,便是不死不休。

归去来兮,谁不归?胡不归?

风吹来墨莲的清香,那是谁在午夜的时候,弹一曲琵琶,几多离殇。叶贞抱着小梧桐,一步一顿走向马车,睨一眼伏跪在地的所有鬼卫,心底所有的希冀一点点沉寂在黑暗深处。以后,她只能与地狱为伍,再不得昔日的笑靥如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